29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洲:鬼谷传人 > 第七百零九章 老鸠入坑
    “老头子我算是把底给交了,就想问你几个问题。”
    “请说!”
    傲辰这才有几分客气,显然是有点相信姜老太爷的那番话。
    “你告示上所说的《本经阴符七术》可是真的?”
    “绝无虚假。”
    “你当真愿意外传?”
    “本来是的。”
    “本来?也是,你小子什么都吃就不吃亏。”
    “心神劫非同小可,若让你们妄自尝试,必然会祸乱自家乃至天下,现在我不这么想了,你们走火入魔,我正好让武伯伯替天行道,堂堂正正一统中洲。”
    “咳咳——”
    姜老太爷被傲辰的气的再次咳嗽,这回连一直默不作声的偃长河都瞪着傲辰,张口闭口都是你们,打击面能不能不要这么广?我不就找你爷爷比个机关人?
    “别装了,你身体比偃老爷子还好,装什么咳嗽!”
    “你这小子真不讨人喜欢。”
    “我都不玩了,还敬你们干嘛?不高兴你去找那些个狠命坑我的人讨说法,个个阴狠毒辣,逮着一个针眼能挖出一个窟窿,我都不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傲辰把头歪到一边,坐没坐相,身子左倾,右腿搁在扶手上,那嚣张的样子看的姜老太爷身后的护卫想打人。
    反倒是姜老太爷对此一点都不在意,他早过了在意繁文缛节的年纪,沉思了一会,郑重其事的道:“总之一句话,《本经阴符七术》你不外传,可以,但若外传,不能少了老头子我,当然该付的价码,老头子我照付。”
    “可以。”
    “心神劫当真那么可怕?”
    “那么?”
    与人对话,傲辰总能抓住最关键的字眼,算是一种职业本能。
    “老头子我跟紫衣侯那老无赖有交情,问过他。”
    闻言,傲辰假模假样的客气道:“早说嘛,早说小子也对你客气点。”
    “他什么人缘我不知道?早说怕你连茶都不会请老头子我喝吧?”
    “呵呵——想不想试试?”
    想想紫衣侯做人宗旨,提他,傲辰还真不会请他喝茶。
    姜老太爷重新注视傲辰,狐疑的问道:“这事还能试?”
    “当然,在我这儿没什么是不行的。”
    “好,你让我试试。”
    “那你让他走远点,省的一会大惊小怪。”
    “你——”
    姜老太爷的护卫立时就一副吃人的表情,他一身征战无数,死人堆里都睡过觉,以前跟老太爷一起和人干架,肚子让人划了一尺多长的口子,用腰带一扎,照样继续砍,现在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说他大惊小怪。
    “东怀,你先退开,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你都不用管。”
    明知是下马威,顺带想拉他下水,可姜老太爷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了,这小子还是不相信自己。
    “是!”
    “您老稳住了!”
    傲辰一点都没有当小辈的自觉,手掌一翻,数道真元从多个要穴打入姜老太爷的体内,姜老太爷抑制着自己的功力,任由傲辰的真元刺激着体内多处隐蔽穴位和经脉,这是最近傲辰才钻研的一项本事,这么爽的劫不能只让他一人享受不是?
    还没来得及观察傲辰的真元,姜老太爷的脸就红了三分,神智开始迷糊,感觉血脉喷张,体内像被人放了一把火,瞳孔急剧放大,看紫祺的眼神像是在沙漠中干渴多时的人看到了水,骇的紫祺水壶没拿稳,洒了半桌子的水。
    这姜老太爷毕竟上了年纪,傲辰也不敢乱来,万一没人性的扑向紫祺,他可拦不住,于是手掌又一抚,刚才打入的真元又被傲辰收了回来。
    “这就是心神劫?”
    短短的十来息,姜老太爷感觉像是从火山岩浆里走了一趟,全身大汗淋漓,后背都湿透了大半。
    “想得美,这就是其中一道小菜,七情六欲、功名利禄、爱恨情仇……关关都得过。”
    傲辰这是在给自己下保险,越多的老怪知道他对心神劫有研究,他相对来说就越安全。
    “……”
    姜老太爷端起茶杯饮了一大口,手还有点发颤,他这把老骨头经得起这么折腾吗?可是不求突破,就此安享晚年?想想自己英雄一世,想想自己那一大家子人,唉,儿孙忧愁担不尽啊,而且心神劫过后那可是重返青春啊!
    姜老太爷的心乱了,像年轻时用命赌人生,慎之又慎,迟迟不敢做决定。
    ……
    机关人比试,这在江湖上可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好多人都感兴趣,加上偃家来的阵势又大,现在连本不想来的人也都来看热闹了。
    这下皇城那个叫热闹啊,巡街的人翻了三倍,傲辰的一干朋友们也都来了,包括步锦岚和温静娴他们,不过没见石敢当,说是晚几天来。
    “你们不知道,我们这次简直是堪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整个城的人耍的团团转,你们猜我们用什么了?”
    步锦岚一脚踩在椅子上,右手激动的在空中挥舞,口水溅射、说的那个叫慷慨激昂,什么犹豫、担心,全都不存在的,不时还卖起关子,只是大家都翻白眼,没理他。
    “嘿嘿,打死你们都想不到啊!就一朵花,一朵山里不多见、也不少见的花……从十文钱被我们抬到了一两银子,三十万两黄金就这样哗啦啦的出去了,就这还不够,怎么办?回去,来不及,找朋友,那穷山僻壤哪有什么朋友,于是我……”
    从外面走进来的傲辰听到这话,接茬道:“于是你就去了春秋阁,厚颜无耻的拿个条子,写我名字当抵押。”
    “呜,哈哈哈哈——”
    还有这么借钱的,周围不少人都笑喷了,东倒西歪。
    “呃,我这不是怕写我名字不够分量,借不出来嘛。”
    步锦岚脸上呈现出大写的尴尬,你们百晓楼做事都这么快的吗?不就借了大半月,犯得着禀告吗?
    “那我谢谢步少侠你看得起我?”
    “不用,不用……我们又开始新一波的砸钱,每天都把那些花搜刮一空,价格涨到了惊人的二两银子一朵,全城的人都疯了,全城空巷,连流鼻涕的娃娃都上山采花去了。”
    “我一瞧,差不多了,就……”
    “你?”
    傲辰挑了挑眉头,睨视步锦岚,挤出一个字眼,表示严重的怀疑。
    “我跟静娴谁跟谁,一样,一样。”
    牛皮吹顺嘴,忘了收,把功劳都划拉到自己身上了,被拆了台子,步锦岚脸都不红的认了。
    “哦——”
    大家都在起哄,步锦岚脸皮厚,静娴可不行,被闹了个大红脸,却没辩驳。
    傲辰瞅着静娴,没变化,就会瞎吹牛,坏坏的怂恿道:“要毒哑他吗?我有药!”
    “你们,你们还听不听故事了?”
    步锦岚听着就有点胆怯,毒哑他是不可能,可毒哑个一年半载,这位爷干的出来,不能让他继续这个茬。
    “听听,你继续说。”
    “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嘿嘿,兵分几路,把收来的那些花儿全都给卖回去了,不但没亏,还翻着赚了回来,哈哈,厉害吧?没想到吧?”
    “那帮傻老冒都抢疯了,死老鸠更傻,跑去借印子钱,把我们的花全都买下来了,各家药铺的人直接就跟他翻脸了,当着街就打起了,有的还直接退租了,我躲在暗处看,差点没笑出声。”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没有,更厉害的在后头,老鸠前脚买了花儿,我们后脚就抽身,一城人发现花突然没人买了,全傻了,想想那画面我都乐,接下来我找到那家放印子钱的,狠狠揍一顿,成了他们大当家的,带着人进城找老鸠一家讨债,把他们家底都给掏光了,连锅我都给砸了,几千号人坐地上一起哭,那个场面可壮观了,但我步锦岚什么人?压根没理他们,坑了咱兄弟还想讨了好去,是吧?嘿嘿,这一出一进,我们不但没亏,还反赚了一百多万两黄金,”
    “干的漂亮!”
    拿人家的好心当驴肝肺,就得这么对付,大家伙不少人都竖起大拇指。
    “更漂亮的在后头,这时候静娴出来说了画龙点睛的一句,大当家的,听说他们认识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石敢当,我们还是再给他们点时间吧?你们没瞧见,刚刚还嚎啕大哭的他们一个个都没声了,那些人的脸色,变来变去的,你怪我、我怪你的,可好玩了。”
    “接下来呢?”
    这下大家都来劲了,现世报最有意思了,不断的催促。
    听到这,连傲辰都忍不住点头,这一手确实玩的漂亮,对老鸠来说,损失一百万两黄金还在其次,对声望、对人心的打击才是最厉害的,那些遭受连带损失的也会将恨记在老鸠身上,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有几人?这老鸠以后要有的受了。
    “我脚一跺,头一撇,说石敢当石大侠那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英雄好汉,这些个山野村民怎么可能认识,肯定骗人的,还是剁手跺脚挖眼珠子,扔到街上要饭,兴许我们还能收回点本钱。哈哈,被我这么一吓,那帮人差点没尿裤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我大腿说他们真的认识石敢当。”
    步锦岚一脚蹬开椅子,当场就表演了起来。
    “于是我把他们串成葫芦串,挂在飞禽脚下带他们去石敢当家,嚎叫响彻长空,一路现过去,到了石家庄我又押着他们游街,这些人差点没让人当街打死,都说石敢当家的女人可以当男人使、男人可以当牲口使,真是一点没说错,还没到石敢当家门口,他婆娘提着一根狼牙棒就杀出来了,哇靠,那个叫厉害,说她是石敢当的弟弟我都信,三下五除二的把老鸠一家人打的人仰马翻,裤衩都打飞好几条,最后老鸠全家跪地磕头才罢手,那个头磕的嘭嘭响,眼泪都汇成河了。”
    步锦岚说话粗俗,在座的女子都红着脸啐个不停,想走却舍不得不听。
    “这时候石大个和他妹妹出来了,居然没看穿我的易容,我就说他这人心思粗、眼珠子不亮吧?没劲的是他居然还认这门亲戚,娘的,这种烂亲戚留着孵蛋吗?我当时就不干了,说家有家法,行有行规,这亲手写的条,摁的手印,不能说你石敢当的亲戚就不作数了吧?要不你给我还了?当时我本来是想石敢当拒绝,我顺势劈了那死老鸠,然后佯装给石敢当面子放过其他人,可那傻大个傻的无可救药,怕是连脑浆都练成肌肉了,见我动手居然跟我干起来了,尼玛,这脑子都抽成浆糊了。”
    “然后你就被干掉啦!”
    论武功,石敢当强点,但是他硬桥硬马,不及步锦岚灵活多变,要动真格的,胜负不好说,当着面,他们这伙人哪会给步锦岚面子,自然是喝倒彩。
    “啊呸,我是被看穿了,那傻大个喧宾夺主,把我晾在一旁自说自话,说欠的钱他解决,但是两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得,吃力不讨好,不过我留了个心眼,那借条我没交出,一年四季我照着节日去!”
    “同去,同去,一定得叫上我。”
    “还有我…我也去。”
    ……
    “石大哥是碍于他妹子吧,说起来,石大哥的妹子挺漂亮的,一点都不像石大哥五大三粗。”
    许郢面色微红的道,这趟他也一起去了,扮阔少收花的就是他,他对石敢当妹妹的印象挺好的,感觉很乖巧、很善良的一个姑娘,像朵清新宜人的茉莉花。
    “别是找错了吧?”
    在座的不少人都怀疑,大象群里进了一只小绵羊,画风怎么看都不对。
    “不可能把?听石敢当说他妹子身上的胎记,小时候的事都对上的啊?”
    “什么心思啊你们?石敢当的妹妹就得像石敢当啊?人家像她娘不行吗?”
    步锦岚见自己说了这么一大通,居然没一个夸自己,都谈起了石敢当的妹子,气得差点晕过去。
    “师叔,师叔……”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是很好听的萝莉音,声音越来越大,很明显是朝他们这儿来的。
    靖阳反应最大,他刚成婚,总觉得自己老了很多,扫视众人后嘟囔道:“谁这就成叔叔辈的?这么老,以后离我远点,别坏了我的帅气。”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跑了进来,小琅儿着急的跑在前面,小若儿略慢一些,看到房内这么多人,有点害羞,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来。
    小琅儿跑到傲辰面前,摇着手臂道:“师叔,师叔,师父收我和小若儿为徒了!”
    “所以呢?”
    “礼物啊,你都叫你师叔了,你不该给我们礼物嘛?”
    从小小琅儿就被宠着,可不怕你人多,见傲辰故意装傻,皱着鼻子在原地蹦个不停,她可听说了,这个师叔会做个很厉害很厉害的盒子,还有会发光的项链,那才是的宝贝呢!
    《神洲:鬼谷传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神洲:鬼谷传人请大家收藏:神洲:鬼谷传人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