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协的强大是勿庸置疑的但是法协的弱点也是极为明显的纯法师部队在行进间是非常危险的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看科嘉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可是几次大的动作科嘉都巧妙的避开这一点让一众看客们异常的恼火。
    法协出兵岭南的举动当然瞒不过有心人科嘉也没打算怎么隐秘甚至鼓励会里的法师们有偿出售这一消息赚了不少的外快。算起来这是法协最远的一次出战了行军问题几乎引起了雪域所有旅者组织的注意可谁也没有料到科嘉居然采用这么无赖的手段。
    忙的焦头乱额的谷雨抽出相当大的精力来关注这件事儿结果被科嘉的答案气得直接暴走瞬间进入了狂化状态要不是白露拼了命的拦着没准儿就直接拎着斧子找科嘉去了。
    从这一刻起再没有人会以常规方式考虑科嘉任何预测科嘉举动的行为都是自讨苦吃气得吐血也没人可怜。
    远在岭南的紫衣对此也是深有同感任她怎么去想也没有料到科嘉的手段居然如此的匪夷所思居然把彩虹花园的安全问题托付给了红河谷让她紫衣有什么问题去找曲折解决。紫衣险些以为科嘉疯掉了可随后出场的曲折苦笑着证明了科嘉再正常不过了。
    想要问个清楚明白科嘉却扔下一个后脑勺走了异常潇洒。事关红河谷的颜面问题曲折也没有理由自暴家丑所以紫衣只能把这个疑惑装在肚子里了。
    摆平了岭南的纷争纠葛科嘉马不停蹄的赶回雪域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迫使科嘉一快再快。火舞和刹娜都不是娇嫩的角耐力或许比不过科嘉但度都是强项。两人行改作三人行多少有些尴尬宿营休息的时候科嘉也不得不扎起两个营帐。
    搞不清是什么时候刹娜与火舞突然间就变得熟络无比将科嘉独自扔开一边两个女孩子凑在了一起或是研究战斗搏击技巧或是谈论一些不允许科嘉旁听的话题晚上也成了她们两个睡在一起科嘉自己对着空荡荡的帐篷枯坐到天明。
    说起来科嘉也满好奇的怎么也没有想到火舞这个狂战士居然也去进阶了战魂勇士而且也进阶成功了。狂战士与战魂勇士谁强谁弱科嘉分不清楚但火舞已经是可以二次狂化的高阶狂战士了放弃了总觉得可惜。
    最让科嘉费解的是火舞的战魂竟然是鹰得到的能力是迅捷提升和鹰眼视觉这与她以往的战斗方式并不合拍。
    而当火舞拿出自己的武器时科嘉再也保不住下巴。从前凭借一把巨型战斧纵横战场的女狂战士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手握长弓千米之外狙杀敌人的阻击弓手。
    不过所有的疑惑在火舞亲身演示了一番之后全都清楚了狂战士的力量并没有浪费火舞使用的长弓……或者称之为巨弓也不为过它需要极大的力量才拉的开。如此强力的巨弓拥有的射程和射都是极为惊人了搭配上合适的弓箭其贯穿力、杀伤力足以令人咋舌。
    鹰眼视觉可以保证火舞拥有千米以上的有效视野保证火舞可以轻松的瞄准命中或静或动的目标只要它不小过一只苍蝇。
    以科嘉现在的精神力警戒范围最多不过一二百米过这个距离就无法感应到杀意、敌意了在这个距离之外的袭击就无法作出快有效的反应。
    同样的科嘉目前有效的攻击范围也不过这个距离当然了禁咒不在此列。
    科嘉的实力在现阶段的旅者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也就是说其他旅者也很难面对这样一个能够在千米之外动攻击的对手。其他职业还好一些比如战士可以凭借灵活的身法利用地形掩护靠近火舞多少有一些取胜的希望;骑士可以凭借巨盾防御住劲射的箭枝利用战马的冲锋快靠拢也有胜利的可能;唯有法师身单体薄的法师遇上火舞这样的对手基本上可以直接判定死亡了。
    这不是说所有进阶了鹰魂的弓手都能做到的鹰魂不会提供力量的加持没有足够的力量就不要想拉开巨弓也就没有了夸张的射程。空有千多米的鹰眼视觉却无法拿出有效的攻击手段来只能当作侦察来使用了。
    火舞还有一样巨大的优势近战!
    狂战士的狂化能力和耐力持久虽然被剥除了但是近身战斗的技巧和经验不可能消失不见足够的空间距离也让火舞有了充分的换装时间所以呢当对手拼死拼活好不容易靠近了她却愕然现巨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巨斧心情跌宕之下很有可能就此饮恨。
    当然了火舞必须保证在三招五式之下就要搞定对手体力和耐力不允许她进行长时间的剧烈运动。
    还有一点非常尴尬的是火舞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武器。市面儿上买得到的巨弓质量只能说是一般持续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准确率和强度都会严重下降而且也无法挥火舞全部的力量总是要留几分劲儿就这样还是要经常的更换。
    巨弓的价格绝对不便宜它需要数十道工序精心制作而且需求量一向不大产量自然就低进一步导致了价格的居高不下。以火舞现在的更换频率来计算再考虑特制箭枝的价格大概五六年之后就有科嘉现在欠下的身价儿了。
    所以呢火舞必须要尽量保证每一箭的准确率还要保证不会浪费在价值不足的目标身上苛刻的条件使得火舞在很短的时间里练就了一手好箭法。
    其实火舞对巨弓还能忍受相比较箭而言这弓还是能忍的。无论是价格还是消耗特制箭枝都要远远过巨弓。到现在为止火舞已经实验过了十来种箭枝了没有一样能让人满意的。硬度不够的有、贯穿力不够的有、容易炸裂的也有毛病各式各样但有一点相同那就是贵一个赛着一个的贵离谱的贵。
    这两样条件极大的限制了火舞的实力挥而且火舞身上除了当初从科嘉那儿分得的一条空间腰带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件儿值钱的东西了当初从骑士团离开始带着的那些个值钱家什都换成金币拉断射空了。
    “我现在特悔咋就进阶了这么一个要命的职业啊!”
    火舞恨恨的把已经失去弹性的巨弓扔在地上。
    “试试这个。”
    “什么?好漂亮啊!”
    “这是我的战利品嘿嘿!”
    “这是长弓我用着轻。”
    “试试再说喽。”
    “好吧听你的。”
    火舞接过科嘉递出的长弓试了试拉力露出了笑脸。
    “有箭么?我的箭不合适。”
    “有啊这可是好东西贵着呢。”
    “还能比我的贵?”
    长弓用的箭枝一般要比巨弓特制的箭枝便宜三分之一所以火舞不信科嘉的话。
    “奇怪这箭上怎么还有花纹呢?”
    “那是符文不是花纹。”
    “魔……法箭?”
    火舞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错儿所以才贵嘛。”
    “你疯啦!拿魔法箭试弓!”
    “没关系反正是自己做的。”
    “是啊他自己弄得没了再做就是了不用担心的。”
    刹娜急着看效果出言帮忙劝说。
    “好……吧真奢侈。”
    在团里的时候火舞也不是个节省的人出来之后自己担负自己的花销了自然学会了节约。
    “这东西浪费了犯罪呀。”
    火舞一边念叨着一边寻找的目标把魔法箭随随便便射出去的念头她是想都不敢想的总也要换回点儿什么才对得起这箭。
    “那儿!射它!”
    刹娜一眼就看到只雪鹰出现的远处的天空中雪白色的身影在蔚蓝的天空中异常显眼。
    “哪儿啊?”
    科嘉的视力要比两个弓手差了好远顺着刹娜的手指看过去也什么都看不清。
    “看我的!”
    火舞向前迈出一步校正身姿弯弓搭箭风起处碎随舞弓、弦、箭、手纹丝不动一静一动之间强烈的反差吸引了科嘉全部的注意力。
    其实科嘉不看这儿他也看不清远处的目标他是没的选择不过却意外的现这火舞也是蛮漂亮的女孩之前从未仔细留意过一直当她是一个疯疯癫癫丫头来着。
    科嘉的胡思乱想被一声轻响打断紧随着的就是刹娜的惊呼声可怜的科嘉用尽了眼力也看不清楚到底怎么样了想要问一下吧两个女孩子却都愣愣的不知受了什么刺激。
    “这弓……”
    好半晌火舞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却不理会科嘉的问话只是喃喃自语的抚摸着手中的长弓。
    “这弓啊月神殿出品曾经在我这里哝就这里穿了个大洞!”
    科嘉指着自己的胸口对火舞说道。
    “搁我就射你脑袋看你还活不活!”
    刹娜也从惊讶中缓过神儿来了说不清为什么突然就对科嘉不满起来。
    “现在是不行喽那会儿也没试过估计是活不成。”
    科嘉一本正经的回答换来刹娜狠狠的一个白眼儿。
    “它有名字么?”
    “有啊神器谱第十三篇晨曦就是它了。”
    “晨曦?月神殿……晨曦。”
    两个女孩子都被这个唯美而凄凉的名字深深的打动了不需要诉说不需要解释只听过月神殿就会明白这弓为什么叫晨曦了。火舞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晨曦用心去体味弓身上的每一个花纹那份儿专注让人不敢去打断。
    “晨曦么从今往后它就是我的了!”
    火舞举起晨曦映着阳光大声的宣告。这才是火舞应该的样子科嘉微笑着欣赏眼前这神采飞扬的女孩儿。
    “是不是有人给我解释一下刚刚射中什么啊?我这又拿弓又拿箭的总该知道猎物怎么样了吧啊?”
    “如果你动作够快的话那儿或许还能找到几个鸟毛。”
    刹娜指了指刚刚雪鹰飞来的方向。
    “是雪鹰么?”
    “怎么知道?”
    “那个方向那个高度。”
    “知道还问。”
    “不敢确定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雪鹰有多变态。”
    科嘉一开始就猜测可能是雪鹰可又不敢相信雪鹰的视力非常好反应度一流而且一身羽毛可比钢甲的防御力。看两个丫头刚刚的表情绝对不是没有命中也不是轻伤了事儿最大的可能就是秒杀这就让科嘉更加怀疑了雪鹰怎么也不至于这么弱才对。
    “再厉害也逃不过晨曦的一击啊!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直接在空中爆开了。”
    狼魂同样给了刹娜足够强悍的视野范围雪鹰凌空爆裂的画面她看的很清楚所以才会那么震撼。
    “爆开?这么说雪鹰还会魔法了?”
    “啊?什么意思?”
    “晨曦再厉害也不至于把目标射的爆开吧。”
    “嗯我也觉得奇怪。”
    “所以喽雪鹰爆开是因为魔法箭的功劳。”
    “不理解小舞你明白么?”
    火舞当然也不明白两个女孩一同把问讯的目光放在科嘉身上。
    “我在这箭上附了一个魔法只要撞击到防御魔法或者是斗气就会爆裂开所以雪鹰才会尸骨无存。”
    科嘉用制作魔法卷轴的方法在箭枝上刻了聚魔阵然后随便附了个魔法在上面只要遇到魔法和斗气抵抗就会爆出魔法冲击很有想法儿。
    “那我也要魔法箭。”
    见识到了这种新式魔法箭的威力刹娜自然不肯放过。
    “呃……那个……”
    科嘉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刹娜用的短箭同样可以制成魔法箭难度不会很大。只是刹娜用箭的频率消耗的度和火舞完全不同如果要供着刹娜用魔法箭的话即便只是偶尔用一用科嘉也不用再想干别的了全天候工作还未必供的上。
    “这魔法箭太奢侈了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关键时刻还是火舞出声给科嘉解了围。
    “我知道一个任务能够拿到月神殿另外的一件神器别人或许无法完成但是科嘉一定可以的。”
    火舞冲着刹娜眨了眨眼睛。
    “月神殿另外的神器?你说的是……影舞月刹弓么?”
    在提亚弓手不是主流职业在月神殿兴起之前也没有哪一个神灵眷顾这一个职业所以弓手通常被归类到战士职业中算是其中一个分类。
    在很久以前在月神殿出现之前弓手是一个很单纯的职业对于先天条件的要求也很高。想要成为弓手的人必须要身高臂长要有足够的力气要有一双犀利的眼睛。那个时候的弓手都是大力士因为只有力气大才能使用强弓硬弓才能保证杀伤力。
    近战选择的武器多是锋利的长柄战刀可以说他们并不是很惧怕被人近身虽然技巧可能差了一些但胜在身体条件好很有一拼之力。
    曾经有人试验过以灵活来代替力量并明了短弓希望能以灵活的身法和足够的射击技巧来应对敌人。可事实证明这并不可取短弓射出的箭枝力道太弱无法突破法师防御魔法面对全身铠甲的骑士也无可奈何而剑士们的身法技巧不会比弓手低。算来算去似乎这样的方式只能克制硬弓手了可一旦给了硬弓手射箭的机会在那恐怖的射下灵活的身法就变得苍白无力了。
    这种情况直到月神殿的出现才有了改观月神殿的神术和月神殿特制的短弓解决了力道的问题让短弓一样射出足够力道的箭枝虽然比不过长弓硬弓但也足以威胁到对手了。短弓比长弓硬弓的射要快很多辅以灵活的身法弓手的实力有了极大的提高面对其他战斗职业也不再处于绝对的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