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 > 第274章 蠢蠢欲动
    鲍天麟身材高大,一条胳膊搭在若离脖子上,有点沉,浑身散发着男孩清爽的味道,若离好不容易收回去的龌龊的想法又有点蠢蠢欲动。
    怎么好色起来了?她有点怀疑自己,前段时间面对鲍天角旋死人不偿命的眼神都能醒悟过来,怎么对着这个半大男孩一会一会的冒出咬他一口的想法。
    不能好色?不能给原主脸上抹黑,以后她换回来还要做甄一脉的二娘,便狠狠的咽了几口口水,就是好色忍住不想慰劳慰劳自己,那也得找个成年人啊,对一个孩子下手,也太没人格了,那是犯罪。
    “鲍天麟。把胳膊放下来,压死人了。”
    走了一会儿,伸手将鲍天麟的胳膊从脖子上取下。
    “鲍天麟,。我们要去哪里?”
    都已经走过了街道,繁星满天却不见月亮,若离看着黑乎乎的民居和眼前的几条路,忍不住停下脚步问。
    “走这条路。”
    鲍天麟也停住脚步看了看,指着一条小路。
    若离忙抢先一步走在鲍天麟前面,说实话走在后面她害怕。
    对于她这种小心思,鲍天麟报以无声的嘲首发
    “金若离,要是我们遇到有人盘问,就说我们主仆二人因家里有事要去草坪镇。”
    若离这才想起她穿的是下人的衣服,有点不舒服地说:“主仆?我是那个仆人啊?”
    虽说只是假扮,但是当仆人她还是觉得有点屈辱
    鲍天麟听出她的不情愿,微微笑了笑:“怎么不情愿啊?”
    “谁情愿当仆人啊?”若离嘟了嘟嘴:“按理说我都比你高一辈。”
    “要你当仆人是你的荣幸,难不成还让我当你的仆人不成?”
    鲍天麟走在若离身后,看着她掩饰在宽大衣服里的圆浑的臀部,纤细的腰肢,感觉一股热血涌上了脸颊头颅。
    “怎么着也能让我做你的姐姐吧?做仆人?哼。”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找着话题,人家越来越稀疏,估计快要出城了。
    月黑人静的,鲍天麟的呼吸声脚步声格外的清晰。
    “鲍天麟,我们出城,什么时候回来呢?”
    已经很看见了破旧的高高的土坯城墙,若离转过脸问。
    “明天回来,我们只是去看看住在这里的驻人是不是人纪严明。”
    鲍天麟停住脚步,看着眼前高高的城墙。
    “晚上能看清楚什么,怎不白天去看?”
    听鲍天麟的声音远了一点,若离也停住脚步,这是要去刺探人情,会不会有危险?
    “白天已经来过了,晚上再看看,明天白天再转一转。”
    鲍天麟一边观察着城墙,一边说。
    白天担惊受怕的,刚才连饭都没顾上吃,感觉肚子咕咕直响,鲍天麟还在慢条斯理的观察,若离忍不住小声问:“那么驻人在那里?远不远?”
    鲍天麟不回答若离的问话,好一会儿终于收回了目光,瞅准盯稳了城墙,忽然就揽起起她的腰肢,瞬间飞身上了城墙,若离的心跟着飞了上去,还没回过神就落了下来到了城墙外。
    墙外是一片空旷的地方,再远处就是隐隐青山。
    若离张大眼睛搜寻了好一会儿,好像四面皆山,拉了拉鲍天麟的衣襟问:“鲍天麟,驻人在那里呢?是不是在山上?”
    “人队怎么会住在山里。”鲍天麟扯了扯嘴角率先往前走。
    若离忙跟了上去:“那么在哪里?好像四周全是山。”
    离城墙远一点,一片漆黑,感觉青山似乎就在眼前,若离不敢走在后面,走在前面又怕自个走得慢,更怕鲍天麟突然间就不见,情急之下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襟。
    鲍天麟的腿太长,脚步大,跟着起来很是费力。
    走了一会实在有点吃力,喘着粗气抓紧他:“鲍天麟,你能不能走慢一点,我都跟不上。”
    鲍天麟慢下脚步:“没走多快啊。”
    若离停住脚步,手一点没松:“就这我都卯足了劲的跟着你,要是你再走快点,我岂不是在练长跑?”
    “那好,我们慢慢走。
    鲍天麟听若离真的是气喘吁吁,慢下脚步。
    “鲍天麟,我真不知道你带我来是干什么,真的,我又不会功夫帮不上你什么忙,还走不动。带我出来是活人腿上带死人,不但不会帮你什么,还拖累你。”
    慢了下来若离这才有力气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鲍天麟那双能和黑夜中的星星相媲美的眼睛狡黠的眨了眨,为什么要带她来,他也是临时决定,就突然间想要带她来,根本没考虑那么多。
    嘴里却说:“你不是喜欢闲逛吗,那就带你逛逛,如果你实在拖累我了。那就把你扔,给那个绿眼太子抓了去好了。”
    “绿眼太子?是谁啊?”若离一听到绿眼,立刻有一种预感,忙提起精神紧走两步绕在鲍天麟前面。
    鲍天麟停住脚步凝神的看着若离:“就是挟持你的那个男子,他对你好像很有兴趣。”
    “你,都知道了””
    若离吐了吐舌头,她还以为鲍天麟不知道这件事。
    鲍天麟讥讽的扯了扯嘴角:“你以为你就这么凑巧的碰上了我,不过你确实很聪明,将那个驼背老婆子关在黑屋子里。”
    若离惊奇的睁大眼睛:“这你都知道了?”
    “你以为呢?”鲍天麟反问一句,向前走去。
    “可是。”若离赶紧抓住他的衣襟跟了上去:“那个比你还魁梧的男子眼睛不是绿的呀?”
    “他的眼睛在阳光照射下才发出绿光。如果不对着阳光,看不出来。”鲍天麟简单的解释:“所以他一般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出现,出现了也是低着头。”
    “那你认识他?”适应了黑夜。能看清前面一点点的路,若离又绕到了鲍天麟前面:“他抓我做什么?是不是他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若离有点害怕,她自己没什么身份,不会有人对她有兴趣,但是甄一脉可不能暴露。
    鲍天麟瞥了撇嘴:“不认识。不过见到他估计会认出来,因为他的特征太过明显,不但眼睛对着光会发出绿色,而且牛高马大,至于他抓你干什么,应该是因为你几次都看到了他的目光。你没看到他他却看到了你。我们的身份,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什么身份,他怎么会知道。”
    “这我就放心了。”若离捂了捂心口:“这太子爷怎么也乱跑。”
    鲍天麟聚起眼神。慢慢说:“这个太子爷野心太大。惦记我们大汉朝这片肥沃的土地不是一天两天了,几年前就曾经进犯,据说就是三义人奋勇击退的,当时损失惨重,所以没有再贸然进犯。但是野心不死。”
    “肥沃,那有肥沃啊?能看到的全都是山。”
    听鲍天麟说大汉国土地肥沃。若离都想笑出声来,来的时候也走累了也是冬天,根本就没看出来哪里肥沃了,到了这里就全都是山,她都怀疑这山还有没有尽头。
    对于她的质疑,鲍天麟报以怀疑不解,他再次停下脚步:“金若离,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大汉朝的臣民。”
    “是啊,怎么不是,不是怎么会为你们服务呢?”
    若离不知道她那里说错了,让他有这种感觉,慌忙保证。
    鲍天麟凝视了她一会儿,也不知道看没看清楚,又转身往前走:“是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们大汉朝地大物博,以前几国鼎立,是我父皇力压群雄才建立了大汉朝,就是因为土地太过肥妹,才惹得周边几个小国虎视眈眈,就包韩丹国。”
    原来是这样,估计这个地方山高林密,别的地方很富饶吧,若离紧紧拉着鲍天麟的手,听他说着往前走。
    边走边问:“那我们要去看驻人做什么?这个绿眼王子又跑来做什么?”、
    “去查看这几年边关平安无事,驻人是否人纪严明,严守以待。这个绿眼王子,从来都是野心不死,没想到这次是亲自前来,从我们来到这里,他已经是第四次露面了。”
    “对,看来他每次露面,我都看见了,真的挺荣幸的。”
    四次,若离摇了摇头。
    鲍天麟也笑了:“也是奇了怪了,每次都被你看见。”
    两人说着话,若离就忘了害怕,却是双腿越来越沉重,眼皮开始打架。
    终于到了一下山脚下,漆黑的夜空山显得低矮光秃,零星的有几户人家,都是些篱笆柴门。
    走过人家门前小道,引来一阵狗叫。
    若离慌忙躲在鲍天麟身侧,松开紧拉着他的衣襟改作拉紧他的手。
    若离这种下意识自我保护的行为,却让鲍天麟无形中心里一颤,感觉责任重大起来,张开大手很自然地将若离的手握在手心,小声说:“不用害怕,只管跟着我走。”、
    那些狗只是虚张声势的叫喊了一会儿,并没有人出来查看,转过一道弯,这些人家就被抛在了后面,沿着盘旋而上的小道,看索着向前,若离眼皮又开始打架,走着走着就只是机械的挪动脚步。
    终于感觉停了下来,若离硬睁开眼睛,眼前的壮观让她大吃一惊。
    他们此刻正在山的中间,山上矮草丛生,山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简易人营,一座连一座。说是人营,是因为站在半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座座顺着前后左右山间峡谷垒起来的墙,墙外灯火通明,一队队戎装盔甲的士兵在巡逻,大门外还悬挂着旗子。
    睡意全无,若离打起精神看着山下,由衷的感叹:“鲍天麟,这么大一片人营,兵力也太强大了。”
    鲍天麟凝神看着山下:“这是边关驻人,这些人队肩负着半个国家的安全,这里有大概八万,过了山再往前走还有一些,不过总兵在这里,还有几位副总兵,督人,总长什么的。”
    “要是有了情况,他们怎么知道呢?”
    看了一会儿,山下峡谷确实一条连一条,。纵横交错,可是若离看不明白,这些人营全都在峡谷中,四面皆山,就是有什么情况也看不到,不能及时赶到啊。
    “你看见那座山了吗,就是那边。”
    听若离提问,鲍天麟指着侧面一座山,山顶上有一个圆形的建筑物,很高,看不清是什么。
    “看到了,那是什么?”
    若离指着那座圆形的高大建筑物。
    “那就是了望塔,站在里面可以看到我们来的时候见到的烽火台,只要那边发出信号,这边看的清清楚楚。”
    若离还是想不明白:“可是那也太太远了,我们都走了这么长时间,部队要是赶过去吗,少说也得一半天时间吧?”
    鲍天麟轻轻一笑,有点自豪:“这就是这些山的好处,你仔细的观察这些山,我们来时的林子是山高林密,人进了林子外面根本就看不见,可是接着韩丹国的那些山脉,却全都是光秃秃的。哪怕是有一人走近,都能看得见,两国边界之间还有一片前后十里的空地,韩丹国一马平川,只要他们出动一兵一卒,烽火台就会看得清清楚楚,据说能看到几百里之外。”
    若离脑海里想象着大汉朝的易守难攻:“那么看来这韩丹国想要进犯我大汉朝,那就是蚂蚁撼大树,自不量力了。”
    鲍天麟长叹一声:“不过,也不尽然。多年前,就是有人先去将烽火台看守的官兵杀死,驻人来了个措手不及,三义人才出现,所以说如果定安王几个真的谋反,就是有这些驻人也抵挡不住。”
    原来朝廷是害怕三义人是三位异性王爷为谋反秘密建立的人队,想要挖掘出来,而三位异性王爷不知道是真的建立了三义人怕交出来真的成了谋反的罪证,还是被朝廷无中生有,所以才被关押审查。也许朝廷怕逼得太紧真的谋反,才将这些个王爷的嫡亲血脉流放至此,皇上还亲自将自己的两位皇后娘娘嫡出的皇子派来追查监视,。
    这事弄得!若离轻轻叹息一声。
    她不懂得政治也不知道个人,但是知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皇上是绝对要将兵权抓在手里的。
    便长叹一声:“可惜就算我义父和另两位王爷真的有三义人,也不敢交出来了。”
    鲍天麟斜了她一眼:“所以,只能从他们身上查找线索了。”
    牵扯到政治的勾心斗角,若离闭紧了嘴巴,还是不要瞎说的好。万一给甄一脉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就像今天一样,那就糟了,她的任务只是照顾好甄一脉。
    见她不再说话,鲍天麟顺着山坡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仔细认真地查看山下人营的情况,只是人营暴露在外面的情况实在太少,除了不停的来来回回里里外外交换巡逻的士兵,就是堆在墙角处的各种兵器,也看不出什么情况。
    若离对这些全无兴趣,看着山下灯火通明的营地,渐渐地觉得眼冒金星,又不敢一个人呆着,只能是跟在鲍天麟身后,拉着他的衣襟,迷迷糊糊的跟着走。
    突然鲍天麟转过身子,一把拉着她急促地说:“快走,有人来了。”
    说完几乎是提着若离向山的一侧飞奔去,若离吓了一跳,虽然一点没听出来没看出来那里有人来了,却也被吓得不轻,睡意全无,撒开腿被鲍天麟提着跑。
    这座山看起来光秃秃的只有低矮的草,道路却极其的崎岖不平。只跑了一会若离就觉得脚脖子别扭的难受,双腿也开始发软,她喘着粗气对鲍天麟说:“鲍天麟,实在是跑不动了,你是自个吓自个吧,那里有人来。”
    鲍天麟顾不上回答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话,提着她只管跑。
    “鲍天麟,实在跑不动了。”
    已经转过了山脚,山下的灯火通明被留在了那边。又是漆黑一片,若离的双腿再也迈不开,几乎是被鲍天麟拖着向前,身子轻飘飘的,只感觉一丛丛的青草在脚下抹过。
    鲍天麟终于停了下来,还是拉着她的胳膊。听到她急促的喘息,轻轻笑了起来:“金若离,没这么夸张吧,我拖着你这么大一个人都没你这么喘。”
    “一点都不夸张?我都快没气了。我们这是作什么啊?是做贼啊,还是刺探人情?”
    肚子也隐隐作痛,若离将胳膊从鲍天麟手里拽出来,捂着肚子蹲在了地,断断续续的说着。。
    “快点走吧,人家追来了。”鲍天麟竖起耳朵,忽然又拽起起若离的胳膊。半拖着她看黑向前走。
    “哪有人啊,我怎么听不见,是你太过小心了吧。反正我是走不动了。”
    若离赖在地上不想走,她确实也没听出什么动静来,就觉得鲍天麟是在自个吓唬自个,夜深人静的什么动静都能听得见,有人追来怎么会没有风吹草动。
    再加上她感觉此刻就是水深火热之中。再走几步就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好了,快走,真的有人来了。”
    鲍天麟感觉到她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抓着她的胳膊肩膀半拖半拽的继续向前走去。
    刚刚转过山脚感觉到了平缓之地,突然间火光四起。不知从哪里就冒出了一大圈手拿火把的士兵,嘴里喊着洪亮的听不出什么意思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