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笔聊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陈抟彭祖
    陈抟……
    这名字对苏阳来说可谓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穿越之前,苏阳便听过陈抟的传说,说是唐朝末年,契丹兵起,陈抟在闲逛之时,看到了一个妇人挑着两个孩子,口中吟道:“皇帝身上挑。”后来人们才得知,这妇人挑着的两个孩子,便是赵家兄弟,一个为宋太祖,一个为宋太宗。
    穿越之后,在苏阳刚踏入修行门路之时,正为玄真之法苦苦煎熬,也为一身气运无所隐藏之时,春燕教导了苏阳“五龙蛰法”,方才让苏阳进退自如,而这五龙蛰法的创造者,便是眼前道人,绝对的神仙中人。
    “啊哈哈……”
    苏阳脸色一变,拱手而笑,说道:“原来是老祖游历人间,小子眼拙,不辨仙颜,惭愧惭愧,小子心仰老祖久矣,今日能见老祖,自当尽心,端茶倒水区区小事,不在话下。”
    这也是自家娘子的半个师傅,苏阳恭恭敬敬。
    陈抟颔首,抖抖身上道袍,说道:“我们这就去吧。”
    “嗯!”
    苏阳点点头,等着陈抟老祖用“御五龙法”,想要亲眼目睹一下这御五龙法在陈抟老祖用来,应该会有什么变化。
    但是苏阳失望了。
    陈抟迈步往栖霞寺方向而去。
    苏阳往家中方向看了一眼,同陈抟一并往栖霞寺那边走去,两人所走道路,皆是就近之路,路上也有寂静街区,也有热闹街道,但陈抟走在这红尘之中,无论热闹和寂静,始终自在洒然。
    “老祖有什么事要嘱咐小子?”
    苏阳在陈抟面前,态度极低,毕竟眼前之人算是锦瑟师傅,和自己也有香火之情。
    “到山上再说。”
    陈抟笑道。
    此话说完之后,陈抟步伐快了起来,苏阳在旁迈步跟上,倏忽间风声呼呼,两侧景物迅速倒退,两个人一前一后,自金陵城中急速奔走,没过多久便已经来到栖霞山下,沿着栖霞山路迅速往上,不过片刻功夫,陈抟和苏阳便已经来到了栖霞寺内一小院之中。
    在这院落之内有光秃秃的一棵树,正是早先掉尽叶子的五谷树。
    “你可是来晚了。”
    院落之中,早已经有人等着,苏阳往那里看去,是一身躯臃肿,胡子花白,鹤发童颜的老者,身上披着一件玄色衣服,看不出佛道,只是对陈抟打招呼道。
    “是这小子太会藏了。”
    陈抟摇摇头,径直坐到了老者对面,说道:“他学了我的五龙蛰法,本就会藏,又学了仙门医术,变幻气息,多了伪装,还有九霄神化的本事,茅山的一些东西,若非他一直打量我的符咒,让我瞧出了他红光罩定,紫气缠身,这会儿还不定到呢。”
    “茅山的本事?”
    鹤发童颜的胖老者仔细瞧着苏阳,摇摇头,说道:“不像,不像,这不是茅山的本事,和茅山的相错甚远,倒像是……嘶……”
    什么东西让你恐怖如“嘶”?
    苏阳打量一下自身,他自觉在陈抟以及眼前这仙人面前,自己没有什么秘密,因此坦坦荡荡。
    “这位仙人是?”
    苏阳拱手请问。
    “彭铿。”
    老仙人说道。
    “彭铿?”
    苏阳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之人才是恐怖如斯,在他面前,孔子,庄子都是晚辈,这是一个厨师,房事,养生,炼气四方面的大能者,彭祖!
    “原来是彭祖。”
    苏阳恭敬行礼。
    “一个老不死的,对他那么恭敬做什么?”
    陈抟似不满苏阳态度。
    “你不过也是转轮王的门客,眼前这人可是转轮王家的半个主人。”
    彭祖打量苏阳,看着陈抟好笑说道:“现在你让人家端茶倒水,将来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哈哈哈哈……”
    陈抟哈哈笑道,指着苏阳说道:“我是他娘子的半个师傅,他修的也是我的五龙蛰法……”
    “对啊。”
    彭祖笑道:“在他身上的那些本事中,你的五龙蛰法是最粗笨的……”
    两个人棋局未下,已经开始斗起嘴来。
    “我给你们沏茶。”
    苏阳说了一声,走进院落里间,这里早已经有茶壶摆放,苏阳瞧瞧茶叶,只是寻常,非是仙品,也就冲烫一下,将茶端了上来。
    待到上来时候,看两人身前已经多了一个棋盘,陈抟执黑,彭祖掌白,两人已经杀了起来。
    棋盘木面金黄,不知是什么木材,其中纵横十九道,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点点有神有气,非是凡俗之物,再看黑白棋子,应当都是玉石而成。
    在苏阳想来,仙人下棋,应该只是娱心,但看到陈抟和彭祖两人走起棋路,却分明就是为了置对方于死地,棋子纷落如雨,黑白彼此纠缠,小到一子,大到布局阵势,两人分毫不让,杀念极重。
    这种下法,和苏阳平日没事,同颜如玉的娱乐局全然两个概念。
    “哗哗哗……”
    有风吹来,五谷树枝干哗哗作响,苏阳在棋盘之中抬起头来,看着五谷树的枝干,透过枝干,清楚的看到上面的天空,一轮明月当空,几朵乌云在上飘浮,失去了树叶的五谷树,树皮越发的干枯了。
    “小兄弟,你也是求仙之人,你认为什么是仙?”
    彭祖忽然问苏阳道。
    什么是仙?
    苏阳听到之后想也不想,说道:“长生逍遥自在便是仙。”
    “哦。”
    彭祖笑了,手中仍旧毫不迟疑的落子,看苏阳又问道:“那么仙在红尘,还是仙在山林。”
    红尘,山林。
    “想在哪就在哪。”
    苏阳回答道,倘若成仙还要规定区域,那就不是真逍遥。
    “哈哈哈哈哈……”
    彭祖又笑了,对陈抟说道:“你看,我早就说了,近来求仙之人,有大误念,一个个都要往偏僻山林,到了幽静山林,和世俗断了来往,平日里就是寻草寻药,捣炼金丹,如此舍弃了荣华富贵,来修不死之身,即便修成又如何?偏离了人世间的一切,失去了逍遥真味……陈抟啊,这就把人修成王八了啊。”
    有一说一,确实。
    苏阳心中暗道,一味的增添寿命,最多就是修成一王八,就算活了千万年,也没什么滋味,君不见天上的仙女都个个思凡,争着往人间下嫁。
    比如《嫦娥》一篇,嫦娥说:广寒十一姑不日下嫁。
    不过苏阳不能笑,这是彭祖在调侃陈抟,陈抟修行之时,四朝皇帝来请他出山,其中不乏送来金钱美人,但陈抟全然拒绝,在山林之中自我修持也是逍遥,只是最后不曾求得天仙,以尸解得逍遥。
    陈抟哼了一声,说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防。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山林之中,能合为道日损,清闲自在,比起人间碌碌红尘更为舒坦,像是你,死了四十九个老婆,五十四个儿子,损了元气,坏了本身,最终不也落得尸解。”
    陈抟这么一说,刺中了彭祖过去心事。
    “仙能长情,仙当制情。”
    彭祖感叹道:“美色淑资,幽闲娱乐,不致思欲之惑,如此念头通达,车服威仪,知足无求,所以志趣专一;八音五色,以悦视听,所以心神安逸。凡此皆以养寿,而不能把握度量,反以为害。”
    这是彭祖的肺腑之言。
    苏阳在一旁轻轻点头,这对他来说就是前车之鉴。
    陈抟和彭祖两人互相伤害一阵儿,此时反而默默无言,手中棋子也缓慢下来,棋局逐渐焦灼。
    苏阳给两个人添茶,而后坐在一旁,抬头看着五谷树上面丫丫叉叉的枝干,在心中定爻,依照《大衍易书》起了一卦。
    密云不雨,待机而动。
    水天需。
    明珠土埋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
    苏阳琢磨卦辞,在易经和周易之中比对,终究过于含糊,便向着身边两位仙人请教水天需应该如何解。
    “谋望有成,婚姻必行,求财如意,上上之卦。”
    陈抟为苏阳解卦。
    这可当真是上上卦。
    苏阳来到这里,为的是什么?报仇,拿钱,结婚,这三者按照了谋望有成,婚姻必行,求财如意,当真是让苏阳十分称心,只是要行此卦象,那时密云不雨,待机而动。
    这是让我不要主动出击吗?
    苏阳琢磨经意。
    正在琢磨之时,院落外面有疾风盘旋不定,让陈抟和彭祖两人都面有厌烦,各自放下棋子。
    “里面可是陈抟老祖?”
    院落外面有声音传来,十分沧桑,说道:“华山元真特来求见。”
    元真,你怎么不叫成昆?
    苏阳提着茶壶,给陈抟和彭祖两位添茶。
    “你可就是当今名声极大的元道人?”
    陈抟听到声音之后,问道。
    元道人……
    苏阳一听这名字,大冷天气的发抖,手脚发凉,无他,这个元道人就是为苏阳施展神魂天降的那一位,也是太子陈阳身边的一大亲信,属于苏阳的大仇敌,也是横在苏阳和陈阳之间最大的一座山。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苏阳脑海中念想极多,面色心跳却一片安定,静静的看向陈抟和彭祖两位大仙。
    “进来吧。”
    陈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