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度化师 > 第五十一章 冒险(五)
    虽然被冷落让高少云很是火大,不过为了大局着想,他还是沉住了气,眼前这个人可能对自己以后的路有着巨大的帮助,他不能争眼前的一时之利。
    “胡老大,既然今天你有另外的客人,我们就先不打扰了,改日再闲聊吧。”说罢,高少云带着自己的一干手下,抬着那几个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人离开了。
    今日本就是一次对胡柯的试探,借此探出了胡柯的底牌,对于他们来说,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至于别的嘛,都是意外收获。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胡柯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放松,他的眉角愁云更浓,下一次的王战,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对付许多。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
    “那我就多谢穆兄弟了,你要留下来一块吃饭吗?”胡柯吩咐让人把桌子收拾好,问道。
    “不了,我来之前就已经吃过了,你只要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就行。”穆惊帆转身离开,他此行的目的也同样达到了。
    临近午夜,这商业街也失去了白日的繁华,冷寂的空气在空中弥漫。捂着隐隐发痛的右臂,穆惊帆向着医院走去。
    即便只是稍微出了下手,但穆惊帆毕竟是重伤之躯,此刻随便活动一下都让他感觉到经脉那撕裂的疼痛。
    “这次回去要被李叔说了,唉。”黑夜将他的影子拉长,一位少女站在影子的黑暗处,那幽色的眼瞳死死的盯着穆惊帆。
    果不其然,一回到医院,穆惊帆就看到了在自己的病房之中冷着脸的李桐,毕竟穆惊帆说是吃个饭,可是足足出去了五六个小时啊。
    以穆惊帆的性子,李桐还以为他又碰到‘阴魂’然后打起来了呢。
    当然,虽然不是‘阴魂’,但其实也没差,穆惊帆还是出手了。
    以李桐的眼力,自然看出了穆惊帆身体上的不自然,他之前离开医院的时候,右臂可没有这般看上去无力。
    “你又出手了吧。”
    “对不起,李叔,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我会好好养伤的。”知道李桐发现了自己的不适,穆惊帆立刻光速认错。
    面对穆惊帆如此诚恳的态度,李桐也不好说什么。
    “这是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都不爱惜我又能怎么说你呢,还是照顾好自己吧。”李桐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
    穆惊帆知道李桐是关心自己,只能乖乖回到床上躺下,眼神呆呆的望着窗外的夜色,在月光的陪伴下进入梦乡。
    夜晚的中都市,同样暗潮涌动。
    在一处秘密据点中,少女看着周围因为同伴的死亡而失落的众人,眼神之中露出决然之色,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袁昕安,明天我有事出去,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了。”那抬起头来的‘阴魂’,正是白天质疑她的那位,袁昕安似乎在众人之间也颇有威望的样子。
    她看着底下众人迷惑的样子,心中暗暗有些失望,这些人与她一样,都是曾经受到过‘阴魂’袭击的人类,只是袭击之后,不知道怎么得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少女则是其中的一个特例,她虽然获得了力量,却并未像其他人一样,改变体貌特征。也正是因此,她才能顺利的将其他人集结在一个小团体内。
    “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去求助他了。”少女清秀的面容上有一丝不情愿,不过并未被其他人注意到。
    时间到了几天后,穆惊帆一如既往的吃完医院的早餐,然后默默等待着胡柯的消息。
    虽然对方在信息里面说这几天就会联系他,穆惊帆却不得不心急。当初他在张渊用来下套的那个据点中所见到的文件,虽然很有可能是张渊用来欺骗他的一个***,但是穆惊帆又怎么可能忽略那微小的真实的可能性呢。
    如果铁云楼真的被转化成了‘阴魂’,届时他又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们父女呢。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穆惊帆一直到中午才等到胡柯的消息。
    “在哪里?”
    “晚上11点,皇室国宴地下1层。”电话那头用沉闷的声音说道,虽然在极力的模仿着胡柯的声线,但是与本人还是有那么一丝不同的。
    “看起来对方已经提前一步动手了,那我就没有必要再等着了。”穆惊帆一翻身下了床,片刻之后他已经到了医院的屋顶之上。
    几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恢复个七七八八了,就算伤势没有痊愈,对付几个普通人还是小菜一碟,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穆惊帆将自己的神经调整到最为活跃的时刻。
    一路在楼宇间穿梭,穆惊帆径直向着皇室国宴进发,对方既然要准备在哪里伏击他,此刻必然正在进行事前的准备工作。
    穆惊帆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等到对方晚上准备好之后再过去故意中对方的陷阱,那也太恶趣味了。
    站在皇室国宴的顶层之上,脚下就是之前所在的极奢厅,借助魂火不灭之势的强化五感,穆惊帆能够听到其中有诸多嘈杂的脚步声。
    一个男人不断的催促着,听上去声音极为的耳熟,穆惊帆脑海中浮现那个带着眼罩的独眼大汉,此人声音与他一模一样。
    “顶层都占领了?看起来胡柯这个小老弟有点弱啊。”
    耳中所听到的脚步声大多都清脆且沉稳,穆惊帆也没有一开始就打草惊蛇的迹象,转身跳下,然后从大厦的后门潜入,一路悄咪咪的来打大厦的底下。
    虽然以往也曾听说过一些传闻,但是穆惊帆没想到这里的地下空间竟然会这么空旷,简直就是‘别有洞天’。
    如此空旷的空间自然不单单只是停车场这么简单,那停车场之后有一道大门,其厚重的样子就完全不像是普通的门,再加上那门口附近坐着的两位黑装男,那大门之后毋庸置疑,就是中都市极为有名的‘极乐世界’。
    作为中都市最有名的销金窟,‘极乐世界’自然是在**、世家与黑道之间赫赫有名,只不过,穆惊帆没想到的是,这个地方竟然被胡柯掌握在手里。
    “怪不得别人都对他这块地盘虎视眈眈。”穆惊帆才明白其中意味,只是眼下这种情况,似乎并不像是胡柯出事了的样子。
    这个赌场还在正常营业,那也就意味着是出了一些别的变故。
    “也罢,我就等到晚上,看看你们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穆惊帆离开了此处,暂时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坐下,静静的看着大厦之中人来人往。
    夜深人静,穆惊帆缓缓走入大楼之中。因为今晚的事情,大楼里的闲杂人等都已经被完全清理干净,留下的只有那上百名‘安保队员’。
    “先生,请随我来。”在引导之下,穆惊帆跟着走进了‘极乐世界’。
    此处不单单只是赌场,还有中都市最有名的地下拳赛,也同样在这里举办,而胡柯他们家今天,所要借助的就是这块地下拳赛的场地。
    “擂台赛吗?一点新意都没有啊。这帮人争夺地盘这么随意的吗?”穆惊帆对眼前的铁笼子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个地方充满了违和感。
    “穆先生,你来了啊。”胡柯看见穆惊帆,走上前来问好。
    对于对方对自己的称呼,穆惊帆倒没有任何的在意,此时的他,已经在心中暗暗的怀疑起了胡柯来。
    今天所发生的的一切都有着微妙的违和感,但是穆惊帆没有什么证据,所以也只能把这份怀疑暂时放在心里面。
    毕竟,他也有求于对方。
    胡柯的眼神闪烁,他没有想到穆惊帆竟然会来的这么早,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对方竟然就已经赶到了。
    “看来,那个人在他的心目中很重要啊。”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表示。
    “嗯~~我是不是来的太早了点?”
    “不会,既然你已经到了,我们也可以现在开始,只要你不介意的话。”
    “我应该介意什么呢?”
    胡柯不多言,领着穆惊帆向擂台走去,穆惊帆此时才注意到这擂台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人,其中就包括之前所看到的那个老者以及高少云。
    穆惊帆的提前到来让几人的眼神闪烁不定,但大家都是蛰伏多年的老狐狸,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乱了方寸。
    “那么,我的对手在哪里?”穆惊帆装作没有看到他们眼神中的异光,转头问道。
    “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穆惊帆坐在铁笼旁,闭目养神,感知全开,仔细的寻找着那个会成为自己对手的人。
    与此同时,一个壮汉从顶层乘坐着电梯缓缓降下,气息凝重,身体上不时的发出嘎吱嘎吱的类似于金属摩擦的声音。
    最最重要的是,穆惊帆从对方体内感觉到了能够威胁到自己的能量。
    “他们也不是毫无准备啊。”穆惊帆心思微动,那电梯已经从逼近底层。
    待到胡柯将那人领进来是,穆惊帆终于看见了对方的样子,面部被一个沉重的面具遮挡住,只有其中冷漠的眼神投射而出,直勾勾的盯着穆惊帆。百度一下“度化师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