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秋剑歌 > 第二十四章:子不教父之过
    时间莫约又过去半月有余,已入秉冬时分,虽未迎降初雪,但也算是寒气逼人。
    原本围聚在魏阳郡的无数江湖势力也全部尽数离去,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中各个江湖势力或新添结识,也自然有结怨仇隙的,江湖人间的纷争乃是隐藏在利字之下喜或恶,喜恶随心,此皆机缘巧合,分说不定。
    当然也有既有旧恨又添新仇的,诸如巨刀门与五马帮在城外的拼死搏杀绝不是个例,但无论结果如何,也都算偃旗息鼓,当然仇恨的种子并没有消除,而是暂时隐藏,甚至会愈演愈烈,等待这下一次的血腥碰撞,除非一方能够将另一方杀尽死绝方可终止。
    而将所有人勾引到此地的税银被劫一事也已经算是彻底告一段落,官府并未声明已追回被劫税银,只是宣布长丰江水匪被彻底清除,从此再无匪患之忧。
    魏阳郡八县一城的数百万百姓们倒也乐得如此,拍手称快,税银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反倒是水匪则一直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从此祸患不在,也算幸事。
    关于那税银之事似乎也慢慢的消失在百姓的心中,虽说疑惑,但也只是偶尔提及,到后面几乎已经彻底忘记。
    大雍的百姓们还算的上富足,绝大部分的人无论家境如何,这冬还是能过的去的。
    冬日里算是所有百姓们一年中最闲的时光,乡下里不少人便涌到了城里置办些过冬的必不可少的物资,所以此刻的伏泽城内比平常还要热闹几分。
    家境殷实的会买上几车细煤,搭个椒房,取暖熬冬,差一些的则会备好薪柴,烧好火炕,倒也可以。
    没有貂裘大衣几件厚实的棉袄和几床棉被同样可取,各家各户在备上几坛烈酒,几扇腊肉,享受着难得的冬日惬意,算是给自己辛忙一年的犒劳。
    伏泽城郡守府后院中。
    一人身穿着华贵的冬衣,在一旁少女丫鬟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着,步履蹒跚如同刚学走路的幼童,腿总是不受控制的踉跄着,没走几步竟然差点摔倒,幸亏被身旁的丫鬟扶住。
    稳住身形后,这人似是心中愤怒,一把将搀扶自己的丫鬟重重的推倒在地。
    狰狞着脸怒吼道:“古秋,宋长平,本少爷跟你们没完!”
    而那少女丫鬟皱着眉吃痛着,小脸上还有些怖意,不敢言语,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连忙站起身来,再一次扶住自家少爷。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伏泽城里最大的纨绔,崔浪。
    距离王府外的那次冲突已经两月有余,崔浪这俩月之中一直卧在府内养伤,这俩月对他来说简直是万蚁噬心,太过于难熬。
    毕竟外面那么热闹,那么多趣事,皆都错过了,对于浪公子来说如何能忍?
    终于俩月过去了,伤口也算是痊愈,这几日开始学着走路,但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成了个跛子,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内心的掩埋许久的仇恨再一次迸发而出。
    此刻罗玉姗走入后院之中,见到了自己儿子,脸色上浮现出一抹心疼。
    “娘~”崔浪见到自己的娘亲到了,脸色的狰狞之色消失,反而露出一抹委屈道:“我是不是真的会成个瘸子啊?”
    “浪儿,没事的,没事的,你不会瘸的,娘托了关系找到了皇宫内最好的御医,已经赶来为你医治。”罗玉姗温声而道。
    崔浪听后脸色浮起一抹喜色,连忙道:“多谢娘!”
    “傻孩子,你是我儿,娘就是豁出命去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罗玉姗心疼之余语气格外坚定。
    “娘,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让那古秋和宋长平跟我一样。”崔浪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恨意来。
    罗玉姗的脸色同样浮现出一抹愤恨:“上一次正好恰逢税银被劫一事,你外公自然不可能在这种瞩目的时候来到伏泽城,如今风波算是过去,娘一会就跟你外公写信,让他来到伏泽城,给你主持公道…”
    听到此言,崔浪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一抹快意。
    “对了,娘,我听说那古秋和宋长平同时被皇上赐婚,成为将来的驸马,这样的话,会不会不好对付?”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目光中有丝疯狂的嫉妒。
    那驸马爷的身份可绝对是皇亲国戚,在大雍朝内绝对是极为尊贵的存在,而且他可还听说,那灵公主和华公主两位皆是国色天香,他做梦都想嫁与公主,却不曾想,到头来竟便宜了自己心中最恨的二人。
    罗玉姗听后不由浮现抹轻蔑之色,不屑道:“天下谁人不知,皇上因何赐婚给他们二人,虽说身份尊贵了,但皇上可巴不得他们出些事情…”
    “只要不取他们的性命,问题应该不大。”
    崔浪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也是点了点头。
    罗玉姗自然也将崔浪的表情看在心里劝慰道:“浪儿,你若想当那驸马倒也不是不可以。”
    崔浪一听顿时一喜迫切问道:“娘,该怎么办?”
    “你这几年你争些气,多立些战功,博个好前程…”
    “在等你爹成了一品大员,在加上你外公你的两位舅舅到时候联名向皇上开口赐婚,倒也不是一件难事。”
    “当然了,你爹和你外公都是次要的,你自己争气才可。”罗玉姗接着道。
    听到此,崔浪心里不由感觉一阵无趣,不过碍于罗玉姗还是连忙应答道:“娘,你放心,孩儿一定争气…”
    罗玉姗听后甚是欣慰的笑了笑。
    “对了,娘,此事要不要告诉爹?我爹的手腕还是很厉害的…”崔浪开口问道。
    罗玉姗听到崔云彰顿时浮现一抹不悦,原本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品诰命夫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出了税银被劫一事,那一品诰命夫人不知道要往后推迟多久了。
    “指望你爹?”
    罗玉姗极为不屑道:“哼,指望他你这一刀可就白挨了,我之前倒以为他是个人物,心生仰慕,现在却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竟是个懦夫,儿子都差点瘸了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
    “而且我才知道,你爹为了平息那古秋和宋长平二个小屁孩的怒火,竟然将一个乾昌武院的直入名额送了出去,本来那个就是给你准备的,这下可倒好,只能另想办法了…”
    崔浪听后也顿时一愣,随即失声道:“爹居然将本来给我的乾昌武院的名额送给了那两个小杂碎?”
    他自然也知道那乾昌武院究竟意味着什么,却被他爹送给了他最恨的人,心中一时有些想不通,甚至都有些动摇。
    “浪儿,无妨,明前初春乾昌武院开院,定有你一个名额,你就放心吧…”罗玉姗见到崔浪此刻有些不正常,连忙劝慰道。
    崔浪脸色恢复了些,连忙道:“多谢娘亲,那此事还是别告诉爹了,等我外公来了再说吧…”
    罗玉姗点了点头:“那浪儿,这几日你先别着急,一切等你外公来了给你主持公道。”说罢之后便就离开后院。
    见到罗玉姗离开,崔浪立在原地,脸色愈发阴沉暗恨,具体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良久之后,回过神来,见到自己身旁的小丫鬟,心头怒火无处发泄。
    “啪~”一道脆声响彻。
    丫鬟的身躯再一次摔在地面之上,原本冻得泛白的小脸开始变得涨红起来,惊恐的望着崔浪,不敢说话。
    “滚!给我滚!”高声怒吼道。
    “逆子!你敢!”而恰巧此刻崔云彰正好走入后院之中,见到这种场景,顿时大为火光。
    疾步而来,手掌挥动直冲着崔浪扇去,被一旁已经站起来的小丫鬟拦住。
    小丫鬟目光泛泪,连忙求饶道:“老爷不可,老爷是奴婢不好,因小事触怒了少爷,还请老爷不要责罚少爷…”
    这小丫鬟虽然年纪小,但是却也知道,若崔云彰这一巴掌落在了崔浪身上,那么她日后会更加不好过,甚至都有可能被暗中逐出郡守府。
    她家中穷困,若要是被逐出府内,或许一家人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所以她在府内纵使再委屈,也得受着。
    坚强懂事的让人有些心疼。
    听到这丫鬟的言语崔云彰的巴掌终究没有落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缘由,终究点了点头道:“你下去吧…”
    小丫鬟捂着脸告退。
    “逆子,若让我看见你再敢打骂下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崔云彰冲着崔浪怒道。
    “不就是个丫鬟吗?我打了能怎么着?”崔浪不服气道,在他看来此事再理所应当不过,而且他也正在气头上,语气颇为不客气。
    “你!”心里一怒,再一次挥动手掌想要好好教训他一下,但望着此刻一脸不服的崔浪终究没有下手,这个年纪对他动手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叹息一声,他心里想不明白,他怎么有会有这种不争气的儿子?
    同时也明悟了,自己或许是一个好郡守,但绝不是一个好父亲,如今崔浪这样,跟他绝对是分不开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