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术士 > 第43章 死人无湮
    听到张无意这话,几乎所有的人面色都是一凛。
    “在这大殿内?似犬神那般邪恶的法宝怎么敢露面?”红发尊者哼了一声,气焰却压低了不少。
    “怎么,红发师兄认为我堂堂一派掌门也会说谎不成么?”张无意的神色变得凛然起来,他伸手一拂,那扇沉重无比的殿门便缓缓的关拢。
    “你这是要做什么?”百花山和未名谷两派的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看着张无意问道。
    “诸位莫要惊慌。”张无意某种闪烁着沉着的神色,“你我皆为正道中人,难道你们害怕在这里被我们太和门谋害不成?”
    红发尊者和那个赫云大师面色都是一阵通红,皆不好意思回答了,过了一会,那赫云大师轻轻咳嗽一声,以缓解现场的尴尬气氛,说道:“张师兄是否有什么要紧的话要与我们说?”
    “大师猜得没错,我正是有意要与你们商洽关于犬神献世的事情。”张无意沉声道,“这个人,我们怕是不能留存在世上,一万五千年前那场神魔大战之后,犬神便销声匿迹了,自此踪影皆无,此乃天下至阴至凶的兵器,如今忽然现身我太和山,实在是颇多诡异之处,更令老夫担忧的是,此时的犬神已非碎片,而是被一个污脏老者手持,并且此人现在正身在我山门之中,这也是我之所以下飞书给你们未名谷和百花山,请求将今年的比武盛会提前的原因之一。”
    张无意说完,拿眼睛瞟了一眼众人,便闭口不语,专等着他们的回应。
    未名谷的红发尊者,以及百花山的赫云大师此刻都沉默不语,他们专注的听完了张无意的话,便全部陷入了深思之中,确实,一万五千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一场莫大的浩劫,苍生无所逃避,彼时整个世界几乎都濒临毁灭,若非天界诸神的联手抵御,只怕此刻在座的诸人都已不复存在。
    “那么,张掌门是什么意思?”红发尊者面色阴沉,他摸着自己的红胡子问道,“不过老夫有言在先,即便是这等大事,你们太和门也休想籍此逃脱罪责。”
    “呵呵,至于晚辈们比试的事情,我们还是等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刘道明终于开口了,清瘦面庞的他,看起来是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太和殿大门被咚咚咚的敲响了。
    “谁?”张守正皱起眉,大声问道。
    “师傅,师叔,大事不好了!”外头是一个弟子慌乱的声音,“山下出事了,出大事了!”
    现场的所有人都禁不住面色一变,刚刚张无意所说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心中发寒了,现在忽然又有弟子跑来说大事不妙,这任谁都会揪心的。
    张无意伸手一拂,太和殿的大门便缓缓的发出沉闷的声响,打开了,外头竟然是阴云密布的,他眉头一皱,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是万里无云,青天白日,就这么一会功夫,天就变了?不光是张无意,包括刘道明张守正,以及百花山未名谷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凛,心中暗道不妙。
    门外是三派的众弟子,此刻都聚集在太和殿前的广场上,对章五牛与奕云天的事议论纷纷,而门栏外站着的,则是一个失魂落魄的太和门弟子,他衣衫不整,满面汗水,浑身发抖,正扶着门框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见门开了,赶忙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跪倒在张张无意的跟前,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师傅,大事不好了,山下的牛家村出事了。”
    这个弟子是负责采买的,山下的牛家村一向受太和门的庇护,为太和门供应青菜和大米,这一天是例行的采买日,这个叫莱宝的弟子下山采购青菜和大米,却愕然的发现一件让他无比害怕的事情——整个牛家村变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的村民们都变成了行尸走肉一样的东西,他们不但攻击自己,还不畏惧武器的伤害,只有把头颅砍下来,才能使他们彻底死亡。
    莱宝把事情大略的说明过后,便呜呜呜的跪在地上哭了起来,没有别的原因,一切只因为他本身就出自牛家村。
    “师傅,师叔,你们要为我做主啊!”莱宝哭的很惨,肩膀也因用力抽气而不住的抖动着。
    “你先起来!”张无意抑制柱了心中的震惊,伸手去搀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徒儿,他的眉头高高皱起,只觉得心头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一般,用沉痛的目光扫视一眼众人,说道,“众位,你们如何看待这件事?”
    “行尸走肉……”红发尊者摸着胡须,沉思着,“这个恐怕跟那九尾妖狐有着莫大的关联,可是,九尾妖狐不是已经被……”
    “天下三大妖魔,一是九尾妖狐,另一个是魍魉,还有一个是魑魅,魑魅已经在一万五千年前的那次神魔大战中被击毙,神形俱散,如今只剩下了魍魉和那九尾妖狐,能够夺人魂魄,并暗中操纵的,很难说是他们中的哪一个,但是无论是哪一个,天劫的征兆都已经明白无误的出现了,诸位,我们我们暂且还是放下门派之间的恩怨,好好的商议一下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困境吧。”张无意说道。
    天劫,是这个世界上每隔上万年必出一次的劫难,当九大魔物中的三个同时出现时,劫难便在所难逃,而现在,人们认为三大魔物已经陆续出现了——那便是犬神、魍魉、九尾妖狐。
    “我们我们还是按照就近原则来解决问题,先把藏匿于太和山上的那个犬神持有者找到,将犬神重新击碎,再去商议别的步骤吧。”赫云大师提议道。
    “我同意!”张守正说道,“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去寻找魍魉或者九尾妖狐的踪迹不迟。”
    张无意扫视一眼众人,说道:“如果各位没有意见,那么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好!”
    众人起身,向殿外走去。
    太和山下,襄阳城外,一个身穿白衣,背着一柄金色长弓的长发少女正缓缓的走在官道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前段时间的细雨纷纷,将这土路变得无比泥泞,路上行人稀疏,每个人的脚步都非常的艰难,有些人在抬脚时,甚至需要用力才能抬起,而更有甚者,有些人竟然把脚拔出来了,鞋子却仍旧留在泥泞中,不时的有过路人咒骂着倒霉的天气,弯腰捡起鞋子,继续赶路。
    白衣少女缓缓的行走在这路边上,毫不介意路上的泥水溅起的泥点飞溅到自己的衣衫上,她面色苍白,眼神木然,似乎不知道自己将要走向何方。
    天色渐暗,行人越加的稀少,少女仍旧在走着,她脱离了官道,沿着一条乡间小路行走着,行走着,路两旁的庄稼地里,庄稼正在茁壮的成长着,它们是热爱春雨的,春雨贵如油,这样的绵绵细雨,滋润了这些渴望雨水的庄稼苗苗们。
    白衣少女似乎不知劳累,不知饥渴,一如既往的走着,在一处荒野前,她停顿下来,木然的转身,望着前面一个个突起的土包。
    这里,赫然是一片乱葬岗,乱葬岗,夕阳下,普通人所看不见的无数冤魂在哀鸣着,他们在为自己不公允的命运做着死后的抗争,他们无法脱离禁锢自己肉体的乱葬岗。
    少女凝眸,她似乎能够看到凡人所看不见的东西——鬼魂。看到这些鬼魂,白衣少女木然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渴望,竟然是渴望这些冤魂么?
    白衣少女挥挥手,一条白烟一般的,半透明状态的长虫从她的头顶飞出,不,这不是一条长虫,而是一条魂魄之龙,串门用来收集死人的魂魄,这个白衣少女,赫然是被魍魉杀死的无湮。
    无湮此刻的面色苍白无血色,是的,她身上没有半点血色,因为她本已不是活人,当然无需再有血色。
    乱葬岗的冤魂们哀鸣着,四处逃窜,似乎无湮的到来,带给他们无限的恐慌,可是乱葬岗四周似乎有一道肉眼所看不见的无形屏障,任凭这些鬼魂野鬼如何的逃窜,都无法挣脱这个地方的束缚,他们哀嚎着,哀嚎着,似乎感知到了末日的降临,这个吃人的世界,竟然连死人都不会放过么?
    魂魄之龙飞舞着,肆无忌惮的窜入乱葬岗,进入了亡魂们本就不平静的世界,它的两个锋利的前爪抓取着身边一切它所能抓组到的亡魂,魂魄之龙在乱葬岗上空飞舞了一圈后,它的前爪中便已抓到了十几条亡魂,似乎是抓够了,它又盘旋一圈,嘶鸣一声,向着无湮的方向俯冲下来,停留在无湮的肩头,竟是无比的驯服。
    “就这些了么?好的,足够我维系半个月的生命了。”无湮的声音木然,干涩,一如她苍白的面色,她深呼吸一口,竟然把龙爪上的那些亡灵魂魄系数吸入了口中,如同在咀嚼着一场饕餮大餐,贪婪,而又狼吞虎咽。
    吃下这些灵魂之后,无湮的面色变得有些血色,不过依旧苍白,只是眼神多了几分灵活,她抬起头,望着苍穹,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少年的影像来——奕云天,是的,无湮此刻十分思念自己曾经的徒弟,就是凭着这份思念,她才硬撑着逃脱了魍魉的魔爪,一路走到了襄阳城,她是用走的,因为此刻的她实在是太虚弱了。
    天空阴云密布,黑夜过早的降临,远处的天际乌云滚滚,遮盖住了头顶的月亮,整个乱葬岗一片寂静,自从魂魄之龙在乱葬岗抓游魂以后,他们便各自钻回属于自己的那片棺材板内,瑟瑟发抖,不敢复出,生怕被抓了去,从此魂飞魄散。
    “云天,你在哪?”无湮记不得她把奕云天放在了太和山,她只能依稀记得自己走过的路,凭着这模糊的记忆,她一路摸到了这里,饥渴却止住了她前行的脚步,让她不得不先找这些游魂果腹,是的,如今的无湮已经不是活人,她只能依靠这些死灵来充实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否则她将魂飞魄散,从此在这天上人间,再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