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世子的崛起 > 八百三十一,草原的欢庆+按部就班的蒙古
    马蹄踏得夕阳碎,卧唱敖包待月明。
    草原上,早晚总是最难熬的,巨大的昼夜温差,使得寻常人难以忍受,不过从小在草原长大的孩子早习惯那些。
    早春,天气逐渐回暖,万物生发,北方河流逐渐解冻。
    对于草原而言,冬天是最危险的,冬天母马产仔,冬天粮食紧缺,天寒地冻,牛羊经常被饿死。
    所以当初卫青和匈奴作战的初期,匈奴人总会在秋天越过阴山抢掠,因为那时南方百姓的粮食刚好收获。
    等到冬天,卫青又率领大军越过阴山抢掠,因为那时母马待产,是草原最虚弱的时候。
    所以对于马背上的民族来说,熬过冬天,每一年都值得庆祝。
    而今年格外隆重。
    因为在开春时喜讯到来,铁木真的大军在纳忽崖之战中彻底击败乃蛮部大军,乃蛮部的首领太阳汗战死,其子西逃。
    随后大军凯旋,草原上载歌载舞欢庆,整个草原各个部族首领纷纷携带贺礼来贺,表示臣服铁木真。
    自此,整个草原东起大鲜卑山,西至金山以西,所有部落都已经纳入铁木真统治。
    而大蒙古国真正成为整个草原共同承认的统治王国,铁木真自号成吉思汗成为大蒙古国最高统治者。
    打乃蛮部的战争也出奇顺利,起初听说乃蛮部是西面最强大的部族,太阳汗甚至狂妄的先出兵,扬言要踏平东面的乞颜部,砍下铁木真的头颅。
    为此,虽已统一东面所有草原部族的铁木真也十分重视,先派出先锋哲别和速不台侦查袭扰乃蛮部大军,随后铁木真率领中军大军亲自随后更进。
    结果中军还在路上,前方就传回战报,前锋哲别以少胜多,击溃了乃蛮部大军!
    这令铁木真都大跌眼镜,太阳汗之前还叫嚣着要东进,要砍下他的脑袋,结果连自己的前锋都打不赢!这算什么?一条只会叫,不会咬人的狗?还是只有舌头没有牙齿的狼?
    无论哪种,铁木真大失所望的同时也十分高兴,下令大军急速进军。
    哲别虽然击溃了乃蛮部大军,但他人少,在大草原上,只能击溃,无法歼灭,乃蛮部必然有再战之力。
    随后,随着中军到达,与前锋汇合,他们继续推进,又接连几次击败乃蛮部。
    乃蛮部大军虽一败再败,不过还一直保持战斗力,因为草原上很难打歼灭战,他们还大多都是骑兵。
    直到纳忽崖之战中,太阳汉战死,乃蛮部彻底投降。
    ......
    欢庆的宴会已经接连好几天还在持续,晚上人们喝酒唱歌,围着火堆跳舞,白天男人们骑马射箭,比斗马术,或出来单打独立。
    只要可汗高兴,这样的大会还会持续下去。
    而更高级的金帐中,则变成各部首领拍铁木真马屁的时候。
    或者说这些年来铁木真的作为确实值得吹捧。
    无论哪种,大帐中最为热闹,等到午夜,众多部族首领慢慢去睡了,大帐中就只剩下铁木真的子女,他的两个兄弟,众多大将,还有他最信任的奴隶木华黎。
    外人走了,是时候要说说内部的事,“今年我们高兴,南方的景国也很高兴,我努力那么长时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找我们的仇人,残忍杀害我们兄弟姐妹,我们祖先的仇人金国报仇。
    没想到如今终于有了和金国一争高低的实力,他们却变成那样。”
    “景国太可怕了。”铁木真的弟弟插嘴:“他们只用了不到一年,金国前前后后有几十万大军被打败,最后如果不是李星洲停手,金国可能已经不在了。”
    “他为什么停手?”铁木真长子术赤问。
    右翼万户长兼千户长博尔术想了想:“可能是在提防我们,也可能那个李星洲是个好色之徒,他得到了金国皇后,于是就撤军了。”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起来,都听得出博尔术是在调笑金国的皇帝,连自己媳妇都保不住。
    毕竟到他们这个地步,都明白权势到一定地步,想要女人轻而易举,不管外面如何传言,像李星洲那样,率领十万大军打败金国几十万军队,打得金国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物,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撤军。
    而作为游牧民族的蒙古人更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李星洲想要,他完全可以把金国打到灭国,然后再抢过来。
    “如果他要了个女人就退兵,我反而觉得是另有图谋了。”铁木真道。
    这就是士大夫和莽夫的脑回路区别了,当初宋朝很多士大夫也以为把狼喂饱了,人家就不咬你了。
    可在狼的眼里,既然有咬不还口的猎物,我干嘛去别处拼命?直接把你咬死全吃了多好。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都赞同铁木真的看法。
    “今年冬天,景国人也没和我们继续贸易。”有人提出“我们需要的盐铁,景国人没及时送到,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马。”
    阿刺海别吉连忙站出来:“父汗,各位叔叔,景国人不是有意违约的,景国的皇太孙给我送来信,说他们的商队路过夏国时被扣押了,至于马匹的交易,开春之后会继续,他们将再次派遣商队北上。”
    她说这话有些维护李星洲,理由很简单,因为和景国的生意往来,她留在父汗身边,得以延缓一年出嫁。
    恰恰这一年救了她,汪古部的老可汗在去年冬天病重,已经没法起床走路了。
    父汗再怎么也不可能把他嫁给一个无法起床的人,况且父汗如今已经平定乃蛮部,一统整个草原,拉拢汪古部就没那么重要了。
    汪古部也很识趣,不敢再提及婚事,父汗也有意偏袒她,所以故意不提这件事,这婚事就这么过去了。
    私下父汗还悄悄给她说过,之前的做法对不起她,往后她可以自己挑选一个喜欢的儿郎,因为如今草原之上,已经无人不敢不从成吉思汗的号令,她不用再为家族去拉拢外援了。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和李星洲做生意开始,阿刺海别吉自然有了袒护之心。
    听她说明情况,立即有人骂起夏国来,他们之前就与夏国有一些矛盾,自然不会说好话。
    不过大多都是边境上的冲突,和金国的国仇家恨没法比。
    “今年我们要打金国么?”哲别问的最直接。
    “之前我们应景国的邀请,出兵乌沙堡,不过依旧没法攻破乌沙堡向南,只在周围劫掠一番,好在根据三公主的计谋,我们从景国人手里骗了很多好处。”合撒儿笑着说,他辈分高,很多时候都留守后方,这次也是。
    也是他出兵配合景国进攻,虽然只是意思了一下,遇到北方乌沙堡连绵堡垒,抵御,他们在周边劫掠一番便回师了,不敢深入南下。
    “哈哈哈,那个叫李星洲的人听说只有二十岁,算是天下人杰,不过再厉害还是没我们的三公主聪明。”木华黎道。
    这话扳回一城,引来大家高兴。
    不过事情还在于哲别提出的要不要打金国。
    “我觉得可以打,如今的金国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强大了,像被打断四肢的是猛虎,只剩下不灵活的牙齿还能咬人。”博尔术开口。
    “唯一能拦着我们的牙齿就是乌沙堡,还有禁卫军,李星洲撤兵之前放走了所有金军俘虏,让金国国主很快又组织起一支上万人大军,全部囤驻在北面乌沙堡一带,明显是为了防备我们。”
    “我猜这十有八九是李星洲的主意,他不把金国人打死,只把他们从猛虎打成一看门狗,然后拴在北方替他监视我们!”铁木真沉声说。
    “这个小娃娃真是狡诈的狐狸,他一面和我们做生意,一面却这样提防我们。”速不台愤愤不平。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还不能跟他翻脸,景国是南方最强大的国家,而在我们的南面还有夏国,东面还有金国,他们都和我们接在一起,而景国没有。
    这可能是李星洲不在往北打的用意,他暂时不想和我们有争端。”铁木真对众人说。
    “胆小的南人!”
    “唉,我也不想跟他们有争端。”铁木真说,“当务之急是向东吞并金国仅有的土地,向南吞并夏国。”
    “大汉,那我们要打哪边?”木华黎提出问题。
    铁木真没有立即回答,“我估计等开春以后,金国能在乌沙堡周围囤驻两三万军队,我们可以试一试,如果打得过去,那就打,如果打不过去就劫掠为主。
    至于夏国,只能不断派兵骚扰他们的北方。
    另外还需要一队人马往西走,去把那个逃走的太阳汗的儿子屈出律给我抓回来!”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开始各抒己见的抢差遣。
    其中最吃香的无疑是攻打金国,众多悍将纷纷请命,哲别,速不台,木华黎,忽必来、博尔术、博尔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等等,可谓猛将如云。
    打金国不只是距离近,能立功,还因为金国对草原实施的减丁政策让草原人恨之入骨,几乎到国仇家恨,不死不休的地步,没人不想打金国。
    铁木真考虑了一会儿,开口道:“这次我会亲自出征,木华黎,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都随军去。
    至于袭扰夏国的任务......”他说着看向三公主:“阿刺海别吉要和景国人做生意,要经过夏国,再说你比那李星洲还聪明,骗了他的东西,这件事你来决定,你觉得谁可以胜任?”
    面对父汗的询问,阿刺海别吉丝毫没有怯场和慌乱,她扫了众人一眼,随后到:“哲别叔叔!”
    被点名的哲别也立即出来行礼,表示服从。
    如果在别的国家,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插嘴军国大事还要作为决策者,定会有人觉得荒唐,但在这里不会,一来铁木真从小就宠爱这个三公主,二来她从小就聪明,说得很多话,做的事都很靠谱。
    不过他们不会知道,如果历史没有发生改变,阿刺海别吉以后还会是监国公主,在铁木真出征的时候,总理整个大蒙古国,为远征大军稳定后方。
    为此,李星洲甚至不惜代价派出杀手,就是想提前解决了这位监国公主,毕竟刺杀铁木真不现实,刺杀阿刺海别吉还是有机会的,可惜误打误撞,杀手被夏国人扣押了.......
    铁木真决定主攻方向,三公主点了她觉得靠得住的人,剩下的苦差事,去西边抓回太阳汗的苦差事落在速不台身上。
    三公主果然也有眼光,此时哲别已经开始发光,但他离他的巅峰还远得很,这位后世被称为“大蒙古国第一猛将”的人物袭扰夏国,保护商队,简直是大材小用了。
    随后,三公主又提议,应该学习景国,发展商贸,才能富国强兵,大家也觉得有道理。
    但往南发展做生意肯定做不过景国,不过他们也有优势,那就是西边,如今河西走廊在夏国手中,过不了玉门关,景国商旅要西行经商,大多只能走海路。
    于是西边那些国家就是大蒙古国可以做生意的好对象。
    经过三公主一番分析,铁木真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决定收买聘用一些从西面来的商人,组织一支五百人的商队,带上他们的特产西行以示友好通商。向更加西面的国家表达希望做生意的意愿。
    这件事总体就有提出主意的三公主负责。
    ......
    之后,盛大的聚会又持续了五天五夜,慢慢才散去,各部首领开始回家,同时也带回了成吉思汗的召令。
    召集草原上的各部会师斡难河以东,这是第一次草原上如此大规模的部队集结,也是第一次所有部族队伍的集结,预计需要三个月左右。
    而能集结起来的队伍最终估计有十五万左右!
    在此之前,草原从未如此团结,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可以整合所有部族之力,集结一支超过十万的大军!
    更恐怖的一点在于,这支大军人人有马,全是骑兵!
    十五万骑兵!无论其装备如何,在草原上都是令人恐怖的存在。
    而这些骑兵中,有十万人将在成吉思汗亲自率领下向东南攻击金国。
    两万人会在哲别率领下向南方袭扰攻击夏国北方边境,并保护三公主和景国的贸易往来。
    三万人会在速不台率领下向西追击太阳汗逃跑的儿子屈出律,顺带护送五百人的商队到金山以西。
    蒸蒸日上的大蒙古国,在开春之后也开始逐渐按部就班忙碌起来。
    此时,南方的景国也好,李星洲也好,暂时还算不上他们的心腹大患,也不会过多却考虑太遥远的问题。
    不过李星洲却早开始考虑他们的问题了,只是他们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