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密码 > 第093章 状况之外
    “滴滴滴。”
    电话那边的人直接挂掉电话。
    陈萱看着手机,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
    队长忽然打电话过来问李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看向对面李成问“李成,你跟咱们队长该不会有什么秘密吧?”
    “放心,没有的。”李成坦白地说“他说要去查我爸爸的事儿,刚才忽然打电话给你,应该是怀疑……”
    陈萱看着李成问“怀疑什么?”
    李成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还没想好……”
    陈萱“……”
    她真想问李成是不是来搞笑的!
    真没想好好的话,就别以知(情qg)人的姿态乱带节奏嘛。
    陈萱无语地拿起自己的变态合计,继续看着。
    李成手机铃声忽然响了,他扫一眼,是陌生人发来的短信,随手点开,里面的内容让李成变了脸色。
    “你父亲的事(情qg),我已经在帮你了,希望以后,我让你办事,你不会让我失望。”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给队长打电话,让队长出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陌生人?
    李成盯着手机屏幕,半晌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慢慢的,外出的董国成也回来了,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一回来立马趴在办公桌旁边,拿着卷宗,全神贯注地盯着。
    陈萱则是心平气和地看着他的变态合计。
    李成握着手机,看看董国成,又看看陈萱,他握紧手机问“队长,那个人约你出去,跟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董国成问“想知道?”
    “嗯!”李成佯装无所谓,心跳却忽然加速。
    这是他头一次瞒着队长。
    他不知道是对是错,但他知道的是他可能没那么快下定决心。
    “那个人跟我说,当年的杀人案,真正的凶手其实另有其人,只不过凶手家的背景不错,在杀完人之后,他买通全村的人,把杀人的罪名嫁祸到你父亲的(身shen)上。”董国成平静地陈述道。
    李成问“有证据吗?”
    “暂时还没有。”董国成表(情qg)凝重“他说如果我们努力的话,会查到证据。”
    “李成老家在哪儿?”陈萱疑惑地问。
    李成想都不想地说“李家村,你应该不知道,就是非常偏远的一个农村。”
    陈萱说“农村?那在十多年前,应该也没有多有钱的人,对吧?”
    李成知道陈萱的意思,心(情qg)也变得更加沉重。
    “也不一定。”董国成说“农村里出去,也有混的不错的。”
    “所以我们就从这方面下手?”陈萱盯着董国成。
    既然对方是通过金钱买通全村的人,证明对方家里应该很有钱,她们在调查的时候,只要重点关照一下,当年李家村里有钱的人都有谁,应该可以排查出来凶手吧?
    董国成点头“嗯。”
    陈萱听到这里,翻开卷宗,着重观察涉事人之中,到底谁比较有钱。
    董国成对那人的说法,半信半疑,不过他们现在又找不到更好的角度去调查这件事,所以只能按照对方的思路回答。
    两个人闷在办公桌前,看着卷宗。
    李成却始终静不下心来,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好像坐在砧板上似的,整个人浑(身shen)不舒服。
    到下班的时间,董国成刚说一句可以回家,他一阵风似的从办公室里抛开,留下董国成和陈萱面面相觑。
    董国成问“以前他都是最晚回去的吧,今天怎么突然跑这么快?”
    “可能是突然发现特别关键的证据,想回家确认一些呗。”陈萱笑着说。
    董国成一愣“希望他的证据有用吧。”
    这个案子已经卡在他的心里,长达十多年,如果真的可以还那人一个清白……
    他也希望这个时间可以早一些。
    天渐渐地转冷。
    李成回到家中,心(情qg)还是平静不下来,他接一盆凉水,给自己冲了个凉水澡,可是(身shen)体却好像还是火辣辣的。
    那股燥气,始终挥散不去。
    李成坐在(床)边,握着手机看短信,如果短信之中,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久意味着他们可以用正当的方式把父亲救出来。
    可如果他真的同意这些人的请求,成为他们之中的医院,那等到将来,这些人要用到他的时候,他肯定得背叛警察局,背叛他的工作。
    他该怎么选择?
    是要把父亲救出来,还是该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
    李成想不明白,双手插入头发之中,那么想了半天,他的心里仍旧是一团乱。
    他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可以帮助她救很多人。
    他也想救父亲……
    李成想不出来该怎么解决,犹豫着摸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喂,妈?”
    孙寡妇欣喜地问“你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
    “有点儿想你。”李成不敢做出任何的选择,所以,他想把做选择的权利,交给孙寡妇。
    孙寡妇“行啦,想说什么话直接跟妈说,别拐弯抹角的。”
    “妈,你想让爸出来吗?”李成开门见啥。
    这么直接,孙寡妇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偷偷地回头,卧室里没有别人,只有她一个人。
    她垂眸,自从上一次儿子拒绝郑雅以后,郑雅在看到她就没有好脸色,这几天更是带着宿舍的人一起孤立她。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她年纪大,跟这些小姑娘也玩儿不到一块儿去。
    孙寡妇握着手机的手,逐渐的收紧“他是我丈夫,当年犯罪的人也不是他,单独从我的立场来看,我确实很想让他出来。”
    李成心(情qg)意外地沉重。
    把这个决定交给母亲做,其实他也知道母亲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以为听到这样的答案,自己的心(情qg)会很轻松。
    可真听到这个答案,他居然会很不舒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儿子,你可千万别忘啦,你是一名人民警察。”孙寡妇骄傲地说“人民警察应该尊重自己的事业,我想,如果你爸爸在外面,他也应该不希望你为了他走歪路。”
    “好,我知道了。”李成的心(情qg)放松很多。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