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密码 > 第124章 不正常的痕迹
    董国成看了一眼,果然在哪里看到了不正常的痕迹,这是他在现场的时候没有留意到的,放大一看,哪里居然有点点血迹。
    最主要的是,哪里虽然也有人经过,但是挨着水的部分,很多水草像是被人为扯断了一样,不贴近了看根本看不出来,如今把照片放大,才总算是让人看清楚了那些草的断口痕迹。
    董国成跟冯正浩对视,接着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有了线索以后,接下来在勘察就显得容易的多了。
    三人重返现场,仔仔细细地勘察一遍以后,又找到一些线索,只是这些线索只能证明死者确实是死于他杀而不是自杀,却没有更进一步的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就在陷入死局的过程之中,李成回到刑侦大队,告诉他们,在走访附近村庄的过程之中,发现有一户人家的男主人昨天夜里和朋友喝酒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而其他家庭的情况都正常,所以他们怀疑死亡的就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
    所以他们就把这个人带到警察局里。
    冯正浩闻言,忙问人在哪里,李成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带到他的面前,过来的女人神色有些紧张,又有一些慌乱,甚至还带着一些担忧,一副害怕死者就是她家人的表情。
    女人的气色并不好,脸上雀斑很多,肤色偏黄,她看到冯正浩就问:“警察,死者应该不是我的丈夫吧?”
    带着些许期盼的语气,让冯正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在农村里,大部分情况下,男人就是一个家庭的劳动力,如果这个男人去世了,那么可以说这个家里唯一能赚钱的人就没了。
    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会对一个家造成多大的影响,冯正浩其实也清楚,所以他不太敢回答这个问题:“也还不确定,要你看了才知道。”
    “我们家全靠他了,要是他去世,我们孤儿寡母的课怎么活呀。”女人说着,直抹眼泪,虽然还没有看到死者,但是她似乎已经认定了死者就是她的丈夫。
    是的,距离他们村不远的地方出了命案,而且同村的其他家庭都没有人失踪,只有她丈夫不在家。
    女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
    “也还没有确定不是吗?”冯正浩随口安慰着,可实际上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的安慰到底有多贫瘠,如果去世的不是这个女人的丈夫,那就会是其他人的家人……
    反正有人去世,总会有人痛苦。
    冯正浩林这人走到解剖室的门口,主动推开房门,看着抽泣个不停的女人,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残忍。
    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能仁慈,收起那不应该的悲悯,他说:“进来吧。”
    刘翠走到门口,看到躺在解剖台上面的尸体,往前走的脚步停住,她不敢再往前走了,因为她害怕走过去了,真的会看到她丈夫的尸体。
    可是她又必须往前走,因为她必须要确认已经去世的人并不是她的丈夫,进退的念头盘踞在她的脑海之中,困扰着他,让她瞬间变成风箱里的老鼠,两头为难。
    跟在她身后的人也没有开口催她,大家都知道做出这个选择并不容易,因此现场的众人都一致的保持沉默。
    过道之中安静得可怕。
    刘翠低着头,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着,最后忽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快步地往前走,她一下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当尸体的样貌闯入视线中的刹那,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人抽走,紧接着不受控制地跌落在地上。
    她痛苦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是他的!怎么会是他呢?”
    说着说着她捂着脸不受控制地哭了,从地上爬起来,她趴到死者的身上,大声哭嚎:“老郑啊,你说了会死在我后面啊!可你咋比我先走了呢?”
    女人哭丧的声音并不好听,但是悲痛的情绪感染了周围的每一个人,在场的众人不看也知道死者就是这位女士的丈夫了。
    大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女士的同情,只是同情改变不了什么,冯正浩往前一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刘翠拉住死者的胳膊:“你既然都已经去世了,那就别在这儿待着了,我带你回家。”
    “我们送你吧。”冯正浩开口说:“不然地方那么远,你自己也不好走。”
    “麻烦你们了。”刘翠慌忙用手背擦着眼睛。
    “还有你丈夫是死于他杀。”冯正浩一边和李成抬尸体,一边跟刘翠解释:“所以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题。”
    “他杀?”刘翠一听到这句话,抽抽搭搭的语气里都是恨意:“肯定是周铁那个混蛋干的!前段时间老郑出去跟这几个混蛋喝酒,完了老郑喝醉了,那几个人就撺掇着他打牌!你说喝醉的人跟没喝醉的人怎么打牌啊?老郑肯定赢不了!所以老郑就欠了他们很大一笔钱……”
    她边说着边擦眼泪:“这几天周铁就一直催着要账,我们家里穷,没钱给他,他叫叫嚷着要杀我老公!如果我老公真的被人杀了,那杀害我老公的人肯定是他,不会是别人!”
    刘翠的话说得斩钉截铁,董国成闻言急忙追问:“那周铁家在哪儿呢?”
    “等到地方,安置了我老公的尸体,我马上就带你们过去。”刘翠说着,还骂骂咧咧地说:“这孙子要毁了我家,要毁了我,那我肯定不会放过他!”
    她这话刚说完没多久,车子就到了刘翠家门口,刘翠在家的客厅铺好被子,让人把尸体放在被子上以后,直接领着人气势汹汹地出了门。
    他们家在村子的最东头,而周铁家在西边的第五户,所以没走多久,就到地方了。
    刘翠也不等警察,直接抬手敲门:“周铁!你在不在家!”
    “在!”略带着些微轻浮的声音从屋里面传来,随后房间大门被打开,吱呀吱呀的声音分外的扎耳朵,门里面露出一张显得油腻的脸,他看到站在门口的刘翠,眼睛好像是瞬间亮了:“哎,老郑媳妇,你咋想着过来找我了?”
    刘翠也不跟他含糊,开口就问:“我老公不就欠了你一点儿钱吗?你要是实在是想让我老公还钱,那你可以好好地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