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密码 > 第163章 失血过多
    “我跟他只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你们别当真。”男人望着地上血流遍地的陈建树,冷血地拿着手机往外面走:“很不好意思,你们警察这么忙碌,我这个同学还这么不懂事的打电话骚扰你们,他真的很不对,我替他向你们道歉,还有我会替你们教训他的。”
    他说着,把手机丢到一旁,接着拔出陈建树腹部的刀。
    卫生间的门被人关住。
    痛苦的哀嚎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成了绝曲。
    警察局里,女警察接完电话,奇怪地说:“刚才那个人的叫喊声,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什么情况?”冯正浩问,这几天他的妻子都不在家,而其他的警察又都有事儿,所以为了打发时间,他就特意跑来警察局里申请上夜班。
    女警察说:“刚才有一个人打电话喊救命,还叫的特别惨,然后另外一个人打电话说他们正在开玩笑,就把电话挂了。”
    “可以定位他们现在的地点吗?”冯正浩问。
    女警察听话地调出手机信号的位置:“在第十卫生间附近。”
    “……”冯正浩闻声立马抓着衣服站起来,同时拨打医院的电话,当冯正浩赶到第十卫生间的时候,就看到一滩鲜红的液体,从卫生间里蔓延出来,一道道血迹顺着卫生间向下,滴滴答答,让人烦不胜烦。
    他拉开卫生间的门。
    里面的男人肚子处有一个明显的伤口,伤口处插着一把水果刀,而血液就是从那个伤口处渗透出来的。
    陈建树瞪大眼睛,躺在卫生间里,已经没有呼吸。
    医生赶过来,做了急救措施,把人带到医院抢救,仍旧没能抢救过来,最终还是因为失血过多,离开这个世界。
    冯正浩的心情非常的沉重,前段时间才跟这个人接触过,整体来说,这个人并不是个好人,可是看到一条活生生的性命突然消失,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让人封锁现场,他打电话喊来刑侦大队的三位成员。
    这个时间,大家都已经回到家里,准备睡觉了,接到电话,三个人从各自的家里出发,用最短的时间赶到现场。
    陈萱负责勘察现场:“死者临死前经过激烈的挣扎,从刀口处来看,对方桶的应该不止一刀,所以我推测杀害对方的应该是个男人,这个男人的个子比死者高,而且力气也要比死者大,所以即便经过激烈的挣扎,死者仍旧没能逃脱。”
    卫生间的地板上全部都是血液,众人搜查完现场,只发现了一根长长的头发,一个护腕,还有几枚指纹。
    除此之外,现场再也没有留下其他的线索。
    这个夜里,众人的心情都不好受,第二天来到刑侦大队,核对完指纹后,众人发现这枚指纹的主人居然是彭安乐。
    是个女人。
    女人不可能是这件事的杀人凶手,但是事情并没有绝对,万一这个女人的个子很高,力气也很大呢?
    董国成把人喊到刑侦大队,询问。
    叫彭安乐的女人非常的配合,到了地方,几乎就是董国成问什么,回答什么。
    董国成问:“姓名。”
    彭安乐低着头:“彭安乐。”
    董国成又问:“性别。”
    “……”这并不是个开玩笑的时候,因此彭安乐只好压住自己想要询问董国成自己看起来是不是很像女装大佬的冲动,恭敬地回答:“女。”
    董国成慢条斯理地记录着:“年龄。”
    彭安乐老老实实地说:“23。”
    “从小到大有没有学过武术?”董国成问。
    彭安乐摇摇头:“没有,我比较喜欢烹饪。”
    烹饪的话,切菜的技术应该不错……
    董国成藏住眸中的精光:,继续问道:“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传唤你吗?”
    彭安乐继续摇头,她确实不知道,今天在公司里呆得好好地,忽然有警察局的人来公司,让她去警察局一趟。
    说实话,她到现在还很郁闷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陈建树去世了。”董国成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彭安乐的脸。
    彭安乐越听越奇怪:“陈建树?是谁?”
    她认识这个人吗?
    “第十卫生间。”董国成提醒。
    彭安乐还是想不明白,第十卫生间又怎么了?这个叫陈建树的人跟第十卫生间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个人死了以后,董国成会来联系她?
    “陈建树是在这个卫生间里去世的。”董国成继续开口:“你懂我的意思吗?”
    彭安乐老实地摇头。
    好吧,她确实不是很懂。
    “现在这个卫生间里发现了你的指纹。”董国成目不转睛地看着董安乐:“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被你杀的。”
    “我?”彭安乐简直一头雾水:“我干嘛要杀一个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这个不管怎么想好像都解释不通啊。
    “他跟你有关系。”董国成把死者的照片推到彭安乐的面前:“见过吗?”
    彭安乐把照片推到自己的面前,认认真真地看了老半天,这才点头说:“认识,就是那个在公共卫生间里偷拍别人的变态对吧?”
    董国成点头,大方地承认:“没错,就是他。”
    彭安乐算是明白了董国成的意思:“你是说,他是死者?”
    “嗯。”董国成看着彭安乐问:“现在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我就记得那天晚上,我跟男朋友一起逛街,突然很想上厕所,可是那条街上的卫生间又经常有偷拍的变态。”彭安乐皱着眉头回忆当晚的事情:“我也害怕被人偷拍,所以就选择第十卫生间……”
    她撇撇嘴。
    董国成问:“然后呢?”
    “在我上厕所的过程之中,那个变态就用脚碰我的脚,我看他的脚比较大,以为隔壁的是个女孩子嘛。”彭安乐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就要多嫌弃,有多嫌弃:“结果……”
    董国成看着彭安乐。
    彭安乐想到自己当时烂好心,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当时我也就没当回事儿,就把脚撤回来,还想着既然这个人在卫生间里碰我,那就证明她可能需要帮助,我问她要不要用纸,她说不需要,声音很粗,像是个男人。”
    董国成意外地开口:“你不怕?”
    “怕什么呀?”彭安乐想到自己当时有那么大的胆子,就想问自己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个子高,脚大声音还粗的女孩子吗?我当时以为他也是那种大块头的女孩子,所以没有想太多。”
    遇到这种女孩子,要是表现得太惊讶,可能当事人也会不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