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 第二十一章 哲学
    白月是强忍着痛揍楚御的冲动离开第一战备训练中心的。
    黄浩然做事历来稳重,就算楚御贡献如此之大,那也不可能直接给个“副处”级,想来,一定是楚御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给黄浩然忽悠了。
    而且最让白月奇怪的是,副处级以上的认命必须需要莫道擎签字才可以。
    想到这里,白月气冲冲跑到了黄浩然的宿舍。
    一脚给门踹开,见到这家伙还在那“复习”。
    “我问你,楚御那副处待遇是怎么来的?”
    黄浩然转过了头,俩手一摊:“不造啊。”
    “你还装!”
    黄浩然无奈的说道:“还能哪来的,翘了老莫的办公室,然后再进去用他的章盖的呗。”
    “混账!”白月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这种行为太恶劣了,不到三十岁的副处,你办事太不靠谱了吧,以后不准这样,知道了吗。”
    见到白月不准备追究,黄浩然陪着笑脸说道:“放心,以后不会了,这是第一次,你放心,绝对没下次。”
    “呵,第一次,鬼才信你,是第一次的话,你怎么知道莫局的公章在抽屉里?”
    “上次你给小明弄副科,一脚给老莫办公室大门踹倒了,然后从抽屉里拿的啊,我看着了,当时你还让我修门来着。”
    白月眨了眨眼睛,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给小明副科级的申请资料好像都是黄浩然帮忙写的,盯梢的也是黄浩然。
    “下不为例,真是的。”
    自知理亏的白月没敢多待,留下了一句场面话就离开了。
    黄浩然翻了个白眼。
    不提这茬自己差点都忘了。
    还好意思说我,我最起码是撬开的,你是直接踹开的,完了还让我修大门,还有,你说不到三十岁的副处不正常,感情不到三十岁的副局和不到十岁的副科就正常了?
    其实当初楚御待遇这事,还真不是黄浩然想出来的,这副处是楚御暗示之后要来的。
    用他的话来说,级别不到,说话嗓音都不够亮,怎么能镇得住那么多大光头。
    黄浩然深以为然,这才递交了“申请”材料,然后自己又“审批”了,局里这才多出了一个“战术指导教官”的职位,副处级。
    离开宿舍区后,白月又去了人事部。
    再三确定楚御签署了聘用合同书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副处她不心疼,她主要是怕楚御再给黄浩然耍了。
    可看过合同后,白月又觉得有点不放心,直接在人事部现场打印了一份“聘用合同书”,而且上面全是霸王条款。
    原文本是一份售楼处的卖房合同,根据上面改的。
    拿着这些全是霸王条款的合同,白月再次找到了楚御。
    楚御多贼啊,都签了一份,再来一份让自己签,想都不用想,肯定有诈。
    可惜,知道有诈也没用,白月揪着他的耳朵直接让他签的。
    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办公室,白月心情大爽,特意给小明叫了过来,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分享一下她的成就感。
    小明先是震惊于楚御的“价值和贡献”,随后白净的小脸上布满了诡异的表情。
    “大姨,你和楚御哥哥就见过两三次面,这么做,合适吗?”
    不得不说,小明智商就是高,知道楚御“得道升天”了,称呼都改了。
    “怎么不合适,你大姨我是副局长,除了老莫,这里我说了算。”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觉得您挺欺负人的,当众揪人家耳朵不说,还特别的不讲理。”
    白月理直气壮的说道:“老娘我一向不讲理。”
    “不是不是,我说的也不是这个意思。”小明表情古怪的说道:“您只有和特别亲密的人才这样,不亲密的人,让您欺负您都懒得多看人家一眼,你俩不会是。。。”
    白月微微一愣,没听出小明的弦外之音,而是喃喃道:“是啊,为什么一见到这小子我就总想欺负欺负他呢,就是看不得他得意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其实也是不生气,一看到他,无论他是笑呵呵的还是愁眉苦脸的,我总觉得这小子心里憋着坏水,就是看不顺眼,手痒。”
    “因为你们上辈子是冤家,哈哈。”调皮的小明说完后转身就跑,然后。。。“咣”一声,直接撞今天早上刚擦过的玻璃门上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后,小明揉着脑门哇哇大哭。
    白月目瞪口呆。
    突然觉得这孩子。。。可能智力有点问题。
    。。。。。。
    总部大楼第七、八、九三层,都是隐门弟子活动的区域。
    和行动队不同,没有什么战备训练中心,没有什么宿舍,更没有什么会议室,弄的和茶楼以及五星级酒店似的,就差一出电梯有人喊“二位贵宾里面请”了。
    此时在第九层,吴道子坐在茶海前,一边品着茶,一边看师妹青云子绘写符箓。
    吴道子所在的归一观最擅符箓,隐门之中众所周知,而且吴道子青云子师兄妹二人,也可以说是局里隐门的大佬级别,隐门弟子皆是以他们为马首是瞻。
    眼看着青云子即将完成,吴道子微微叹了口气。
    长的和欧美奇幻类骑着扫把的老巫婆似的青云子抬起了头:“师兄,师妹这符,可是绘的不好?”
    吴道子放下茶杯站起了身,走过去后,温柔的
    抓着他师妹的手,摩擦着如同钢丝球似的手腕,轻声道:“这符胆,画不的好,师妹的心不诚,符胆,乃是符令之魂,符脚,亦是符令之魄。”
    说完后,吴道子抓着他师妹的右手画了一个“飞”字。
    一般符胆大多数都是“罡“、“井“、“马“、“化“字等字,不过归一观毕竟是玄门正统,擅长的就是符箓一道,所以玩的都很非主流。
    坐回了凳子上,吴道子微笑道:“今天,师兄传授你这飞字符,乃是掌门师兄亲自授予我的绝学,此符可守灵台清明,也就是压制凡人**之用,绘写此符时,一定要记得,面向玄武之位,也就是北,绘这符脚之时,注重一个一气呵成,如同一条竖线相连,符纸,一定要用蓖麻汁水浸泡,最终,便是这符胆了,书写这飞字时,一定要心诚!”
    “师妹记得了。”青云子起身作揖“这飞字符果然深奥,师妹谢过。”
    吴道子仰头变笑:“这有何难,师妹只需记住四字口诀就行了,北、条、麻、飞,北是北侧,条是符脚,麻是符水,飞是符胆,这四字诀便是关键。”
    “北条麻飞!”青云子重重重复了一遍后,再次谢过:“师妹谨记。”
    “这便好,这飞字符,门中女弟子刻绘最是方便,尤其是过了天命之年的女子,威力更盛。”
    二人正说这话,一个身穿道袍的隐门弟子跑了过来。
    “师叔,您前几日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嗯。”吴道子微微颔首:“如何?”
    “前几日,西郊出了一个枉死之灵,那黄浩然倒是通知了一声,可态度恶劣盛气凌人,李师兄气不过,便想杀一杀他的锐气,可谁知这姓黄的扭头就走,带着其他行动队的杀才赶往了西郊,这种事最近月余已是发生了不少回,李师兄便暗中跟随,这才见到那黄浩然居然用了符箓将那枉死之令度了。”
    “什么?”吴道子豁然而起:“可是亲眼所见,那黄浩然用的是符箓一道?”
    “是的,那些杀才们还轰然叫好,李师兄亲眼所见。”
    “好哇。”吴道子冷笑不已:“我隐门中人不远万里屈尊前来助他们降妖除魔,这群杀才却偷师我隐门绝学,无耻,无耻之尤!”
    “是啊师叔,这帮杀才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长久以往,后果不堪设想。”
    “不错,玄门秘术乃是我等匡扶天下之不传手段,岂可让外人学了去,若是心性良善尚可,可这大千世界,又有几人如我等淡泊名利一心求道,若是人人皆学,这天下迟早灾祸四起,不成,你快去,叫其他隐门弟子速速赶来,今日,定要找他们要个说法。”
    。。。。。。
    此时楚御正趴在讲台上,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
    考试已经开始了,下面的大光头们一个个抓耳挠腮的。
    这种情况是楚御意料之中的,他掌握如此多的知识,那是和自身经历密不可分的。
    看过《斩妖箓》,混过炎黄峰,融合过楚富贵的部分记忆,天天和秦悲歌以及炎蛇吹牛b,耳濡目染下,所谓的玄门秘术早就弄明白了。
    万变不离其宗,就和枪械似的,别管是全自动半自动,也别管是什么口径,更不用管什么型号,它就是再变也得发射子弹吧,总不可能一勾动扳机射出一个比卡丘吧,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隐门秘术也差不多,阴阳、五行、八卦、九宫,就是这么点玩意,甭管是哪个门派的,都脱离不了这些,再懂点物理和化学,其实就是那么回事。
    可他是他,大光头是大光头。
    他们虽然秃了,可并没有变强,尤其是智商。
    楚御也没指望这群人什么都会,就是想着一个人会一点,一个团队全都会就行。
    只不过他没表现出来,怕大家有懈怠心理。
    人是没有极限的,尤其是大脑这一块,只要逼一逼,总能突破自我。
    就和王栓柱似的,这小子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他打响指的声音从而分辨出他是喝茶还是要烟,或者是关空调以及开窗户。
    楚御他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打响指干什么,可王栓柱却能。
    这不得不让楚御怀疑这可能也是一起超自然事件。
    当然,王栓柱并不是根据楚御的响指声音来判断需求的,而是计算楚御的抽烟间隔事件、身上是否出汗,讲多话之后会不会嘴干等多种情况进行综合考虑后得出的判断,然后最终确定楚御是要抽烟还是喝水,或者搞空调以及折腾窗户。
    王栓柱,他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
    就如同他现在发现楚御正在“思考”一样。
    而且他知道,楚御“思考”的事情,绝对和现在这场考试无关,似乎,是在思索着宇宙中的终极真理。
    楚御的确是在思考,思考关于泡白月的事情。
    自从降临后,一共见了白月三次,可每次见到的时候,都让他内心生出一种特别荒谬的感觉。
    泡这个“白月”,那会不会让另一个“白月”吃醋啊?
    自己降临的时候,那个白月嘱托以自己,让自己一定要把这个白月泡到手。
    这娘们,会不会是试探自己呢?
    楚御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换位思考的话,如果降临的是白月,留守的是自己,那么自己会不会让白月“泡”自己?
    楚御认为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做,这不等于是鼓励老婆出轨吗。
    可出轨的对象还是自己啊,严格来说,这并不算背叛自己。
    不过问题的核心还是白月到底是不是在试探自己?
    一时之间,楚御想不出一个头绪,烦躁的敲了敲桌面。
    他这一敲,王栓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楚御的身边。
    “楚哥,您有什么指示。”
    作为第一个“投靠”楚御的人,王栓柱有着极为特殊的待遇,那就是不用参加考试,只要给楚御伺候舒服就行了。
    关于这件事,黄浩然个几个头头脑脑们还开会讨论过。
    十三个行动队,多一个王栓柱不多,少一个王栓柱不少,可问题是不能少楚御啊,而且能给楚御伺候好的,目前来看只有一个王栓柱,赵志刚没事就在楚御面前晃悠,结果楚御根本不记得这家伙是谁,弄的老赵回宿舍接连好几天就把脑瓜子插被窝里低声饮泣。
    最后大家认为,合适的人就应该放到合适的岗位上,王栓柱不用干别的,专心伺候好楚御就行。
    别看王栓柱在楚御面前点头哈腰的,平常的时候走路俩眼珠子都不看人,往房顶棚上,不知道的还以为颈椎有问题,嚣张到没边了。
    “我没什么指示。”楚御皱着眉头望向了王栓柱:“有一件事我有点想不明白,我问问你。”
    王栓柱面色大变,就和天塌了似的,演技浮夸的惊叫了一声::“居然,居然。。。居然还有还有楚哥您不知道的事,这。。。这怎么会?”
    楚御微微叹了口气。
    这王八蛋拍了这么久的马屁,还是只停留在流于表面的阶段,拍的一点都不爽。
    “如果你和你老婆穿越时空了,穿越到明年,也就是未来,但是你得回来拯救世界。。。”
    王栓柱连连摆手:“教官您可别开玩笑了,拯救世界哪轮得到我啊,拯救世界的一定是您,要穿越也是您穿越,回来也肯定是您回来,如此重任,没有比您更合适的了。”
    楚御凝望了王栓柱良久,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知道实情。
    “别打断我。”楚御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但是呢,拯救世界之后就得回未来,所以穿越回来之前,你老婆就嘱托你,让你回来的时候泡她,就是泡现世的她,你就问为什么啊,她说她想让现世的自己幸福。”
    “楚哥,您这个假设不太成立啊。”
    楚御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您不是说我拯救完了世界得回去吗,我都回去了,我老婆怎么幸福,总不能是一夜幸福吧?”
    “哦对,差点忘了。”楚御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临回去之前,创造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和现世的你老婆结婚,就是一对变成了两对。”
    “哦。”王栓柱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明白了。”
    “那你觉得,你老婆说的是真是假的,关于让你泡另一个她的事,是不是试探你?”
    王栓柱趴在了讲台上,双手托着腮帮子,一副思考的模样。
    楚御喜欢王栓柱就喜欢在这了,这家伙不但会拍马屁,而且还会思考,只不过大分部时间都在思考如何拍马屁,脑子没用到正地方。
    楚御也不急,就这么等着。
    等了五分钟,王栓柱抬起头,搓了搓牙花子:“楚哥,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
    “为什么?”
    “因为我没老婆。”
    楚御差点暴走:“那你tm这么半天想什么呢?”
    “想如何弄到一个老婆。”
    楚御:“。。。”
    王栓柱急忙说道:“我寻思要回答您的问题,那必要因素得有吧,没老婆我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第一步先思考的应该是如何弄到一个老婆,有了老婆之后,其他的设想才成立,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我要不要泡另一个老婆。”
    “什么意思?”
    “关键的问题是我好不容易穿越了,脑子有病吧泡同一个人,我有这个功夫泡别的姑娘好不好。”
    楚御一巴掌呼在了王栓柱锃亮的脑门上:“你说的真tm有道理!”
    王栓柱呵呵一乐:“跟您学的。”
    楚御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电影导演,想泡谁就泡谁,怪不得没老婆,有这种思想,你能有老婆就怪了”
    王栓柱面色微动:“我突然觉得,您这句话说的很有哲理的味道。”
    “那你告诉告诉我,哲理是什么味道呗。”
    王栓柱和哈士奇似的,把脑瓜子凑过去,在楚御胸口嗅了嗅鼻子。
    “就是您身上的味道。”王栓柱一副陶醉的模样:“您的身上,充满了这种味道。”
    楚御低头自己闻了闻:“真的吗?”
    “千真万确,您上辈子没准就是玛莎拉底!”
    楚御想了半天,这才骂道:“那tm叫苏格拉底!”
    王栓柱挠了挠后脑勺:“啥玩意拉die?”
    “苏格拉底!”
    “哦,苏格他拉die啊,我以为是玛莎她拉的呢。”
    刚走过来交卷的孟勇问道:“啥马拉die?”
    王栓柱:“马莎拉的。”
    孟勇:“为啥不用拖拉机拉呢?”
    王栓柱:“可能马莎有劲吧。”
    楚御一脸呆滞:“不是,你俩在那说什么呢?”
    王栓柱:“哲学!”
    楚御:“。。。”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