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光游戏坊 > 第266章 灵魂波动
    “咚,咚,咚。”灵灵用力砸向铁门,但大铁门纹丝未动。
    所有人都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连那匹骏马都好似明白了。
    “没用的。”骰子大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加上的这把锁坚固无比,你们就是撞个翻身碎骨也撞不开的。”
    这句话对人有用,但对这匹马还是没有用。
    它看见了光明,并深深的记住了光明所在的位置。
    于是,这匹马缓缓伸展着四肢,开始做起了重回光明的准备。
    “哼,真是便宜你们了。”骰子大人在门外说道,“本想将你们都关在更加狭窄的牢房中,现在留下走廊给你们,还不知足?”
    骏马做好了准备,慢慢向大铁门走去,骰子大人还在门外说着话。
    “放心,我不会要你们的命的。”
    骏马背对着大门,站在大门后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它,它是想踢开这扇门?”闪开位置的灵灵逐渐明白了这匹马的想法。
    “踢开门?”这句话被骰子大人听见了,他毫不在乎的说道,“哼哼,这根本就是在做梦,别说只是一匹马了,就算是十匹马也踹不开这扇门。”
    “大家都捂住耳朵!”灵灵忽然喊道。
    话语刚落,骏马两条有力的后腿霍然蹬在了大铁门上,发出了一声惊雷般的声响!
    “咚!!!”
    流星坠地般的声音过后,众人发现大铁门竟丝毫未损。
    “哼哼。”骰子大人得意的声音再度传来,“明白了吗?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打开这扇门,你们还是乖乖地呆在里面吧。”
    骏马没有气馁,它背对着铁门做起了第二次尝试的准备。
    “小牌九,我们走吧。”骰子大人说道,“时间紧迫,我们要重回草原去搜寻那几匹被我击中的黑马。”
    “……是。”牌九他老人家犹豫了很久才回应道。
    他老人家似乎很不习惯被骰子大人称呼为小牌九。
    就在这时,第二声巨响从门内传来。
    “咚!!!”
    比第一次还要响亮。
    “哼哼。”骰子大人轻蔑的笑了笑,“这些人还真是冥顽不灵。”
    “大人!”牌九他老人家忽然激动起来。
    “怎么?”骰子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掷出了手中巨大的骰子,“四啊四,我要四。”
    “动,动了。”牌九他老人家竟然语无伦次起来。
    “什么动了?”骰子大人虽然在说话,但双眼一直盯着已经落在地上仍在旋转的骰子。
    “猫,猫咪。”牌九他老人家在阻止自己的语言。
    正在这时,骰子停了下来,面对阳光的那一面是四个圆圆的红点。
    “什么?”骰子大人总算有了点反应。
    “不,不……是神灵大人。”牌九他老人家慌忙说道。
    “你是说,有反应了?”骰子大人也激动起来。
    但话音光亮,金光骤先,当金光停止时,二人已经回到了茫茫草原上。
    “你,你刚才说什么?”骰子大人一把抓住牌九他老人家伟岸的身躯说道,“有反应?你怀中的神灵有反应?”
    “您轻点晃,轻点晃。”牌九他老人家猝不及防地说道。
    “好。”骰子大人松开了手,“快说!”
    “嗯。”牌九他老人家定了定神说道,“就在那匹马第二次踹门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神灵大人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甚至,甚至还叫出了声,只不过现在……”
    “现在怎么了?”
    “现在,”牌九他老人家看了看沐浴在阳光中的茫茫草原说道,“没反应了。”
    “难道,难道,”骰子大人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我一直都猜错了?被那灵魂附身的并不是在日落一刻会闪烁的黑马,而是,而是……”
    骰子大人与牌九大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匹马!”
    “那匹马,竟然是那匹马!”骰子大人恶狠狠地说道,“这神灵大人也真是的,之前一点反应也没有!”
    “会不会是……”
    “绝不会是巧合!”骰子大人打断了牌九他老人家的话,“一定是之前那匹马**静了,没有任何灵魂波动,所以神灵大人才没有嗅到灵魂的气息。而刚刚,在那狭窄的监狱走廊中,那匹马在黑暗中爆发了,又是嘶吼又是踹门,灵魂波动很大才被神灵大人发现的。”
    “灵,灵魂波动?”牌九他老人家不太理解。
    “对。简单来说,渡神大人那残存的灵魂并不是附身在那匹马的肉体上,而是附身在那匹马的灵魂上,与之紧紧地绑定在一起。当那匹马处于安静状态时,自身的灵魂没有起一点点涟漪,所以连带着渡神大人的灵魂也不容易被发现。”
    “哦,我老人家好像是明白了。”牌九大人说道。
    他想起了之前被收服的那两个灵魂,不管是巨兽还是那条海魂鱼,都是在疯狂与挣扎的状态中令神灵大人觉醒的。
    “嗯。”骰子大人点了点头,但忽然脸上的表情骤变!
    “不好!”骰子大人大声喊道。
    “怎,怎么了?”
    “那匹马,那匹马可是和那些人在一起!”骰子大人慌忙地取出了那枚巨大的骰子,并轻轻地抛了出去。
    “我们必须要马上回到那座监狱!”骰子大人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盯着已经落在地上并微微旋转的色子说说道,“五啊五,我要五。”
    沐浴在阳光下的银色骰子缓缓停了下来,从朦胧一片变得清晰可见。“啪嗒”一声,骰子定住了。
    但朝上的那一面竟然是“六点”。
    “该死!!!”
    伴随着骰子大人的怒吼,金光骤然升起。
    ……
    “咚!!!”
    骏马完成了第五次尝试,但大铁门依然纹丝未动。
    “不要,不要再试了。”阿枣终于忍不住了,“俺的耳膜都要穿透了。”
    也许是听懂了阿枣的话,也许是终于知道面前的门是不可能踢开的,骏马竟然不再“拉弓射箭摆好架子”,而是慢慢趴在了地上。
    “我们,我们……”
    “小点声,那个刚安静了,你又来?”阿枣不满地打断了小狗子的话。
    “好好……”小狗子压低了声音。
    “你想说什么呢?”子奇小声问道。
    “我们,我们出不去了。”
    “就这?”阿枣再次不满起来,“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我的,我的意思是……”小狗子指了指那匹精疲力尽的骏马说道,“这是一匹充满了力量的马。”
    此刻,众人逐渐适应了黑暗,那匹趴在地上的马漆黑的轮廓就像一座小丘。
    “为了将肉烤好,我亲自挑选的马匹,它可谓是强壮极了。”小狗子继续小声说道,“即使在这片草原上,也很难找出比它更强壮的马。”
    “此话当真?”阿枣问道。
    “当,当然。”小狗子说道,“我相马还是很有一套的。”
    “可你之前还说过你那匹老马最擅长奔跑呢。”阿枣反驳道。
    “那,那只不过是有一点点夸大其词,我那匹马在年轻时确实擅长奔跑。”小狗子喃喃说道,“但这匹马不同,我敢打赌在这世界上都找不出比它更强壮的马了。看到那沙包大的两只后蹄了吗?我相信这一脚下去,即使是最强壮的狮子也会被踢成两半。”
    “但可惜的是这扇门远比最强壮的狮子要结实。”阿枣说道。
    “我,我就是这个意思。”小狗子搔了搔头说道,“所以说,我们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吗?”子奇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摸了摸大铁门斑驳的外皮。
    不知为何,虽然明知道很难从这里出去,但子奇既不紧张也不恐惧。相反,他还有一种很安心很放松的感觉,就仿佛回到了家里一般。
    难道,就因为这里是我的出生地?难道,我被这里关出感情来了?
    就在子奇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灵灵蹲在地上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灵灵,你,你还好吧?”子奇的话令争吵中的小狗子和阿枣立刻安静下来。
    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灵灵。
    “你们,你们有没有听到一个声音?”灵灵忽然问道。
    “声音?什么声音?”小狗子问道。
    “我也说不好。”灵灵慢慢站了起来,指着大铁门说道,“就在刚刚,就从这扇大铁门外面传出来的,像,像是猫的叫声?”
    “猫的叫声?”小狗子想了想后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听见。”
    “俺也没注意到。”阿枣说道。
    “我?”看到灵灵将目光转向自己,子奇也皱着眉头想了想。
    “我没听到。”子奇承认道。
    ”声音很微弱!”灵灵忽然激动起来,“就在,就在这匹马踢门的时候,第二次踢门的时候!”
    “啊,姐姐。”阿枣迅速捂住了耳朵,“小声点,小声点。”
    “猫?猫的叫声……”灵灵没有理会阿枣而是自言自语起来,“是那只猫!牌九大人怀中那只猫!”
    “好像,是有一只猫。”子奇回应道。
    “对!有一只猫,据说可以识别恶灵,消灭恶灵。”灵灵仍然在自言自语,“其实我们都知道,万马草原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恶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