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道,一个既熟悉而陌生的词语。如今它已经平凡得让人忘记了过去它存在过的意义,即便我们踩在脚下也不会叫出它的名字,只会当它是一道道台阶,多么悲哀!
    这个世界发展的太快,快得我们可以对一些事物熟视无睹,快得我们甚至可以忘记自己的存在。还有多少人会去祭拜我们的先祖炎帝、黄帝,当我们踏着石阶去敬祖、敬天的时候,很多人永远都不知道我们是行走在鬼道之上,它已经变成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台阶,其实最初的它叫鬼道,是人与天之间的通道,很不平凡呢!
    距今大约有四千年,三皇五帝创造了人世间辉煌,四海颂德,八方臣服,据说连天神都羡慕人间的生活,争相下凡。帝舜更是沉醉于功绩,放逐四凶于蛮荒。天帝等这个机会好久了,人间需要改变世道。四凶未如帝舜所愿,他们各自征服一方之后,合兵再战中原。
    饕餮,拥有与黄帝战败的蚩尤魔神之力,一头一嘴吃尽天下物,吞噬了南蛮生灵,仍然不觉温饱,索性连自己的身体也吃掉。那些南蛮生灵没有容纳之所,也没有身躯,只有化作鬼魂依附饕餮,成为他的臣属。贪吃的饕餮成了最早的鬼王。
    混沌,黄帝的不才子,浑身冒着火,透过烟雾,其形状大致如烧透的土豆一般,因为很难看清楚其真正的面貌,称之为混沌,如同天地初开的迷蒙状态一般。此凶兽食善畏恶,存活于人的七情六欲之中,他独创了魔。他让西戎更好凶狠好斗,以此为乐,心魔便是其化身之一。
    穷奇,白帝少昊的不才子,生为天神,合于虎兽之身,行恶人之道。人道是,“其行穷,其好奇”。他不但是个穷凶极恶之徒,还是口是心非、背信弃义的妖物。其身居虎的凶残、神的道行往来于打斗场,吃善人的鼻子送恶人以礼。东夷的善人没有了,坏人也没有了,只有更坏的人修习了妖道融合兽身,方能跟着他活下来,这就是不给人活路的穷奇,他是妖的始祖。开创了人融合的妖法。
    梼杌,黑帝的不才子,嘴上长有野猪一样的獠牙,脸类人而身似虎,毛比狗长,老虎腿,尾长丈八有余,这家伙比传说的四不像还要怪异,据说浸染了一身的怨气,无比的执拗,打起架来从不知退缩。虽然不如以上三位厉害,但也是雄霸一方的主,其所创伤的北狄生灵,在它铁蹄下打磨之后锻炼成怪,虽然不如妖、魔、鬼那般厉害分明,但也算自成一家,与他们并列称雄。
    这四凶兽个个都有背景,谁也不愿臣服帝舜,驱逐不杀的恩赐反而成为他们逞凶的借口。
    天帝怒,倾大水于中原,四凶兽伺机而动。中原顿时成为洪水猛兽的肆虐之地,洪流卷走万千生灵,饕餮贪婪地敞开血盆大口尽情享受大餐,混沌搅乱人心为了生存而相互碾压、厮杀,穷奇吸食逃亡山丘的小人头,梼杌则是专挑将士们下手。
    帝舜认为,他创下了前无古人的盛世人间,却不知为何惹怒天神,大巫师登木梯而上,天神拒绝与之沟通,一切只有靠他们自己。帝舜的子民便推举曾经下凡的天神的鲧带领人们阻挡洪水猛兽。
    鲧以天界息壤融合自身为人类开辟一个厚厚的四柱空间来阻挡洪水和四凶兽的袭击,让人们得以苟活在这狭小的空间。洪水越来越高,四凶兽和四方蛮夷无畏地攻击着那息壤所建钢铁之墙,疯狂的它们从不惧头破血流,如同体内的血液被鼓舞了,沸腾不息,但依然未突破四柱空间分毫。
    尽管外面山崩海啸,四柱空间内一时安稳,人们甚至在这里贫瘠的空间内开始新的繁衍,禹就在这里成长。年轻的一代听着长辈们讲述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凶险,但也有人偷偷地告诉这些孩子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广阔和富饶。
    这段岁月里,四凶兽对四柱空间攻取未果,并未放弃他们的暴戾,彼此相互厮杀,最后蚩尤饕餮一统妖魔鬼怪四道,以鬼道为大。
    天帝叹息,洪水也不再是当初的洪水,注入腐蚀之力。四柱空间渐渐不再安稳如初,人们慢慢听见外面敲打的声音,声音越来越清晰,恐惧使人们不安、狂躁,帝舜再也无法安抚这刺破人耳的疯狂。人们在苟活和战斗中选择,有的人选择在里面继续等待,有的人选择逃亡,鲧的儿子禹就带领一部分勇士出战,他们面对妖魔鬼怪显得多么不堪一击,但依旧有无数生命前赴后继,只为换取那一小步前进的距离。
    这种死亡的方式,在很多天神的眼中是多么愚蠢和可悲,就是这些不堪一击的血肉之躯,也震撼了某些天神,河伯、应龙、伏羲先后伸出了他们援助的手,助禹带走一部分人逃离这里。
    里面的人们争斗不息,外面的洪水猛兽从未消停,在内忧外患下,鲧的身体和息壤慢慢分离,四柱空间稀薄得可怕,最后那些想逃的人也无法逃走了。他们成了四凶的餐点。
    禹收息壤,在汪洋中建立新土,它不再是用千万丈之高地的阻挡,而是平铺下来,允许部分洪流在息壤之上通过,但不允许他们肆虐。禹寻得定海神珍铁置入万海之源耗尽它的气力,大海从此如哭泣的眼泪,汩汩而流。
    在这片新的土地上,天帝看见走在最前面的禹,他笑着把天上神兵源铁丢落凡间一块,大禹得之,打造了神兵禹王耜,用它斩杀了专食息壤新土的九头怪蛇相柳,这些年轻的一代为了保护这片新土开始反击,宋无忌杀水旱灾难的鸣蛇、化蛇,章亥杀食人凶兽犀渠,还有驯化百兽的伯益等。
    天帝笑了,支持大禹王对蚩尤饕餮的反击,神女瑶姬等纷纷接受天帝的指示,前去相助。蚩尤饕餮率领的妖魔鬼怪在天人合击下开始向四方逃散,他们发现了黑暗的秘密,原来夜间他们可以变得更加强大,以致天神也无法阻挡,又重新夺回他们失去的土地。这样的僵持,持续地消耗,可吃的东西越来越少,贪吃而聪明的蚩尤饕餮妥协了。与大禹、天帝定下了盟约,最终的结果是:
    蚩尤饕餮所率鬼部等居新土之下,主黑暗;大禹所率人部居新土之中,主创造;天帝统帅天部居新土之上,主光明。一个新的秩序诞生了:天主变,人主生, 鬼主谋。
    这是贪吃鬼蚩尤饕餮的计谋,这是天帝的心愿,这是禹的名和利,各有所得、达成一致。
    禹把当下的息壤之地划为九州,天洪渐渐退去,人间开始新的天地,人们尊禹为大禹王。大禹以约盟誓,建祭坛供奉天神的相助,只是与以往的祭坛不同的是,鬼道代替了木梯,走鬼道而祭拜,然而这条鬼道也不是白走的,他代表着杀戮与吞噬,解读天变之语,这是一段痛苦的进程。
    鬼道托着帝王的脚,是上天给王者的道,那些伴随的腥风血雨是变革伴随的伤痛,是天道推进发展的一个游戏规则。
    人们总是在痛苦中才祈求天神,劫难是必须的,饕餮早已张开大嘴等待。天帝、鬼主饕餮都明白:首先是要寻找道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追问谁才是那个该负责的罪魁祸首。人为什么只有死了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在人鬼神中,挣扎在其中总是人。
    世界很神奇,天仙配、人鬼合,主生的人类也很神奇,因为短暂的一生有鬼神难有的悲欢离合,开始越界,鬼道军师诞生也是一个神话传说,随着汉末三国的谋略传奇我们也会慢慢揭开那神话的面纱。我们的书中的主角郭嘉,就是汉末的一个鬼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