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5章---曹操的那个名,郭嘉惹荀晴
    荀晴打听了,是那个弱的有点发白的病痨鬼郭嘉戏弄大家下拜的,瘦削的脸上有双打不开的瞌睡眼,青衫裹着一副骨头架子似的,给人的感觉不太舒服。
    荀晴天然雕饰的脸蛋上,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睛,水汪汪的人见人爱。一进颍川公学就迎来很多双眼睛的注目礼,颇为得意。一颦一笑,不知赢得多少男生的好感。虽然没有肌肤之亲,有些人依然心颤颤的,麻酥酥的,这就是情窦初开前后才有的感觉,搞得那些人心烦意乱,神魂颠倒,又不想放手离开。
    这种青春的感觉,千金也难买。经历过沧桑,再回来面对初恋,怎么也找不回当初的那种颤酥酥的感觉,无论心保留得有多么的完整,它终究老了。荀晴就是颍川公学众多小朋友的初恋,小公主。她享受着小男生近乎膜拜的眼光,不知心里有多舒服。
    说到郭嘉自然不能不说曹操,他年少时籍籍无名,不敢寂寞的枭雄,就瞄准了月旦评的许劭,月旦评相当于现在最大的传媒公司,一经点评迅速传遍中原。曹操备着厚礼求他,他却避而不评。
    曹操一打听更是恼火,原来许劭嫌弃自己是宦官之后,地位卑下,说什么赘阉遗丑。“哇、哇、哇”,血气方刚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要去绑架这杀千刀的。曹操打定主意,说干就干,设法连夜绑架了许劭。
    许劭不仅爱惜名声却更加爱惜生命的人。见混世魔王曹操怒了,他就怯了,那时宦官的势力很大,籍籍无名的曹操真的要杀了他,也不算什么,搞不好臭名也会出名,更让他担心的是自己可能死得悄无声息,而曹家绝对是不会曹操有所伤害的。他由怯而怕。诺诺地道:“君乃是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啊。”
    曹操一番眼,手指轻轻点了几下腰间的佩刀:“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就是说我曹操的,你说是不是啊。”
    许劭忙连连点头,道:“是、是、是。” 许劭也是一相术之士,看出曹操是个为名而来纨绔子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曹操还不稀罕要他给的评价,人家自己什么都准备了。他为了性命,不敢得罪这个无所顾忌小魔王,小心附和着。
    曹操狂笑之后离开,伴随着治世之能臣的名号,二十岁就入举孝廉做了官。之后被司马防慧眼相中,提拔了洛阳北部尉,一手五色大棒打死违反宵禁的汉灵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叔蹇图,使得曹操与宦官之间的关系变得模糊起来,突显了他治世能臣的才能,有人说那是一场谋划,是张让他们用来教训蹇硕的,是要告诉他谁才是太监里的老大。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张让他们给这混世小魔王来个明升暗降发配到地方,做个顿丘令。
    曹操在积极打造名声的时候,而郭嘉在四书五经中修身养性,观《韩非子》、《申子》《商君书》以全法家思维,以《鬼谷子》纵横捭阖,以《孙子兵法》完善谋略,以品茗弄笛陶冶情操。
    这些书籍犹如琼脂yu浆任他吸食,容纳有多少就可以取走多少,如痴如醉的郭嘉自是乐此不疲,消化之后又贪婪地吸取。在颍川公学内,郭嘉算是一个另类的存在,但还有一个人也是很特别的,那就是荀晴,她的哥哥有着郭嘉一样的好学,而她在颍川公学内则是小男生们心仪神望的对象,殷勤的举动和留恋的目光已经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与众不同。吸引她的是郭嘉,那个无视一切的存在。因为郭嘉的无视而招惹了颍川公学的小公主。
    荀晴反复几次从郭嘉身旁经过,依然不见他理睬自己。就“咳咳”有声还不见效果,那她就感觉郭嘉做作啦,有什么了不起嘛,人家已经如此低姿态啦,这是本宫的宠幸,往那个小男孩面前一站还不立刻得到一脸“乐呵呵”,只有郭嘉你给我装清高。荀晴想待本宫拿下你,再把你给丢弃,才算扯平,想到这里,哈哈笑起来。
    抬手拍着郭嘉道:“给个面子,和大家一起玩一会呗。”
    郭嘉从西施、范蠡泛舟而去的美景中给叫了回来,依稀听见有人问他,不太确定是否是“没和大家一起玩”,“啊?”一声,道:“麻烦你再说下什么事情,刚才没在意听?”
    荀晴的眼睛带着气,腮帮鼓鼓的,嘴唇咬了又咬。装得有点过啦,大刺刺地靠近郭嘉的耳朵,发出超级声浪,道:“你为什么不和我玩啊?”一出口感觉不对,立马改口,道:“大家都在一起玩,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来?”尽管改了口,依然感觉自己小脸发烫,耳朵烧热。
    郭嘉淡淡地道:“没有一个人玩,这里面的人也听多,何止千百。”指着手里《史记》
    荀晴瞟了一眼《史记》,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避免上次因激动而出现的失误。对着郭嘉道:“看着我的眼睛,我们这些有血有肉的活人,还比不上那些书中冰冷的文字。”她想以自己清澈而又美丽的眼神直接拿下郭嘉,那是她的独门武器,颍川公学内的小男生还么有一个人可以逃过她那杀手锏,陈群也不例外,速战速决吧。
    而郭嘉笑道:“你们可有西子之艳,文君之才,霸王之力,韩信之谋略,小小萤火怎敢和先人作比较,不自量力哈。”
    荀晴的小算盘没有得逞,反而被狠狠地教训一顿,杀手锏都没有奏效,一时无语气冲冲的走咯。
    郭嘉已经习惯被人非议,荀晴的爱好者陈群等找了几次麻烦,自讨没趣,也就不了了之。
    而越是如此,荀晴越被郭嘉吸引,越想得到郭嘉哥哥的注意,甚至去借阅《史记》来读,想从中了解点郭嘉什么。
    在颍川公学的郭嘉好像是晚熟品种,其他孩子都仰慕荀晴的时候,只有他一人还呆在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