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6章---荀晴的麻烦
    如果说在郭氏私塾中,郭嘉的理想是想成为一个像世祖郭躬那样执掌刑狱的大官,而接触了诸子百家之后,他更想成为孙膑那样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智谋之士。
    荀晴在颍川公学的日子,也渐渐感觉不好过,太多的追求者让她疲惫不堪,她想改变这局面,既不想伤害陈群等人,也不想成为谁谁的女朋友,实在想不出好的解决方法。莫名地想起了郭嘉,想借他来摆脱困境。梳洗一番,还特意佩上荀家特有的香囊,去找郭嘉小哥哥。
    荀家的香囊可是高贵之物,蔓延之处,沁人心扉,久而不散。这种沁人心扉的幽香,立刻让郭嘉从书中醒来,郭嘉从郭图夸耀荀彧的香气中还是有些了解的。荀晴盈盈一拜,甚是亲昵的道:“小女子,有一事请教郭嘉哥哥,还望帮忙。”
    郭嘉把手放在嘴边,看着不同寻常的荀晴,不同寻常的礼,不知道又是什么鬼事情,就道:“谢谢你的高估,只要我行,不会惜力的。”
    荀晴大喜,继而撅起小嘴,又害羞地道:“来到颍川公学,你也知道追求我的人颇多,来学校就是想和你一样好好学习的,这不是适得其反吗,请小哥哥教教我如何摆脱麻烦。”
    郭嘉哂笑道:“如此正好为荀家觅得一佳婿,自己挑的佳婿比将来不知道嫁给哪个老汉可美的去啦,这等好事还要犯愁吗,呵呵。”
    荀晴看郭嘉在戏笑于她,脑子已经打转很久的话,脱口而出,道:“恩,嘉婿!不知嘉公子准备什么时候去和大家说,我看好你哦。”感觉颇为得意。
    郭嘉没有想到荀晴的脑子也会转得如此快,一不留心让火烧到自己身上了,就道:“小妇人,要以身相许来报答我嘛?”嘴里虽然如此说,其实并不想把这个麻烦丢给自己。只是为难一下高高在上如同公主般的娇小姐。
    荀晴耸了耸鼻子,似要流泪道:“你个登徒子,不给人解决问题,净占人便宜。”
    郭嘉适可而止地说:“办法嘛也不是没有?”
    荀晴一下眼睛开了花,放开矜持抢话道:“我果然没有来错,你果然有办法,快说,快说!”
    调笑的时候,郭嘉已经分析出大致,轻松的道:“追求你的人不少,大致应该有几派,而各个派别都有头目,先让头目约束本族子弟不能私下打扰于你,然后就几个比较有脸追求者咯。而这些优秀的头人都有追求你的资本,你就告诉甲你喜欢乙的最大优势,告诉乙喜欢丙的最大优势,最后构成一个环绕封闭的圆圈,等到那个集合所有优势的人出现,估计也到毕业咯,到时候决定权在你咯,要或不要,自己看着办吧。”
    荀晴俨然一笑,感情这样既没有喜欢谁,又把关注的热点从自己身上甩出去,让他们窝里内斗去。既解决萦绕自身的麻烦,也消耗了他们多余的精力。就道:“我发现嘉哥哥你好有魅力,好迷人,我把这个香囊送给你咯,算是酬谢。”
    郭嘉虽然喜欢,但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荀晴只是表达自己的心意,对郭嘉的拒绝一点也不介怀,反而想到以后和郭嘉走在一起的美丽故事。
    荀晴按照郭嘉的方法,果然让众多追求者安静下来许多,彼此相互牵制的效果,确实不错,偶然不懂规矩都不用自己来解决的。不适合游戏的人自然都被丢到圈外咯。而众追求者潜意识的达成共识,只有十全十美的完人才能配得上荀晴,无疑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荀晴本人,她依然是颍川公学少年学子心中的女神。荀晴虽然仅仅是执行者,但她也颇为自豪,私以为郭哥哥的就是他自己的。
    由于荀晴的喜爱,她总是背着郭嘉把自己和他联系在一起,众人可能只是醋意,而陈群慢慢发现郭嘉愚弄了他们了而独享荀晴的心。就联合其他小子们打来清凉的井水,趁郭嘉读书时,给他浇一个清醒的水澡,而郭嘉为保护比黄金还贵的手抄书籍,水四面袭来,郭嘉只有把书籍抱在怀里,弯着身子任其泼洒,这种傻傻的模样,让大家干得更加起劲。开始倒还舒服些,渐渐有股凉意袭背,这种凉渐渐让人发抖。大家看到这种呆鸡行为,不知过瘾,郭嘉的小身板不经逗,有些抽搐而倒下。这下大家慌了,不就是几盆凉水吗?又不敢喊叫先生,只有喊叫郭嘉,祈求快些醒来,如果此刻郭嘉是装的,他们也不会太生气的。荀晴听鈡贞说男孩子正在打水戏弄她的郭哥哥,就跑去找老师帮忙,见到郭嘉十分痛苦的样子,公学的老师慌忙地背着郭嘉去寻医,其他也顾不上了,实在是运气了得,出门不远就遇见一位迎面而来的江湖郎中,旁边跟着一个女孩。他拿出金针,以娴熟的技巧在郭嘉身上施针,那女孩不停地搓nong着郭嘉的手。那郎中道:“你幸好遇见我了,不然这小子就废了。即使这样以后也会畏寒畏热。总比没了性命要好。”教书先生道:“是,是!都是小孩子家的嬉闹,下手没个轻重,怎么几盆凉水就闹出这等问题,真让人不解。”郎中道:“人的体质不同,这小子身体板,本身就差,骤然冷热交替,身体不适还是轻的,重则可以死人的,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能再有了。”教书先生道:“先生说得是,回去一定好好约束管教那些调皮的捣蛋鬼了。”
    郎中见郭嘉无碍,就留下些药丸,道:“你每天给他吃一颗,三日后基本就没什么问题。”教书先生窘迫道:“我慌张地出来,没赶得及带银子,先生跟我到颍川公学去取钱吧。”郎中一边拉着回头看的小女孩前行一边道:“日行一善,极少成多。为他而来、为他而去,乃势所为。”教书先生听着这七拼八凑的话,感觉是一疯癫道人,不似郎中。但看郭嘉好了许多,又以为有些道行,就先给他吃一颗药吧。然后带回颍川公学,对那些调皮熊孩子很是一番说教,但并未真心惩罚。即便如此郭嘉也成了他们眼中的另类了。彻底成了一个大家不敢碰触的瓷娃娃,而郭嘉依然沉浸在书籍里。这是他的第一个九年。
    颍川公学内,最熟悉郭嘉的就是荀晴,慢慢相处的几年中,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近咯。陈群自从发现在荀晴的问题被郭嘉算计了后,郭嘉从那时就成了他挥之不去的阴影。陈群把结束颍川公学生涯的最后考评,看成战胜郭嘉、赢得荀晴的最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