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9章---张角四哥的悲哀,谁家仙女绣花
    翌日,郭嘉醒来,感觉屋里残留了一丝异香,难道昨天真的有个女人来这屋子里。正思索,张角派人邀请郭嘉宴饮。郭嘉今天才看到,原来还有一个小院与此相通,一时不知道这宅子到底有多大了。问那院子是谁住的,也没人开口回答,似是不知的表情。张角一脸笑容地迎来:“小兄弟,快来坐,今天我请你喝翡翠杜康。”
    郭嘉大喜,这酒他是听说的。就道:“翡翠杜康,听说此酒碧绿盈透,丰满诱人,入口甘甜,清香经久不散,更适合热饮,非常适合这季节啊。可就是金贵的很那。”
    张角笑眯眯地道:“好酒待贵客,小兄弟也是董酒之人,很好,来先喝一杯先暖暖肚,很舒服的。”
    郭嘉接过杯子,轻轻地咂了一口,在灌入喉中,暖流慢慢席卷全身,通泰畅快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很好地表达,就是自然而舒坦。一杯入口就感觉香气凝结在腹中,不自觉道:“好酒,果然是名不虚传。”
    喝酒间,张角又旧事重提:“昨日之事,先生考虑得如何?”
    郭嘉悠悠道:“大天师,可听说过鹬蚌之争?”
    张角嗯了一声后,道:“那谁为渔翁?”
    郭嘉自然的道:“自然是加入的第三方势力,你认为会帮助谁那,刘汉虽枯,毕竟在位,自董仲舒独尊儒家之后,刘汉天授神权绑经营多年,百官和将士不会轻易放手的这个世道,他们辛苦爬上来为得是什么?”
    张角虽然没想到明确的第三方势力是什么,但一下子如撒了气的气球,蔫咯!更想到马元义已经在京城谋划,约定起义!各地大方、小方将军也着手计划,真的能收手吗?这盘棋的控制权显然已经不在自己手里。这种集体主导的趋势,若不顺从,恐怕自己也将会毫不留情地被吞噬。
    郭嘉看着这个昨天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天师,今天仿佛如病危的老者,心情也不免悲伤。此刻,一曲清雅的琴声从不远处传来,仿佛一股清流洗涤了人间的悲伤。
    张角慢慢地恢复平静!胜为他人做嫁衣,败则死无葬身之地。想明白了,什么都看得淡然了,有点遗憾的是,郭嘉告诉他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继而与郭嘉畅饮,也不再追问那第三方的渔翁是谁了?也不问自己究竟被谁算计谋划啦。仿佛这一切都是该走的道路。
    郭嘉见张角恢复了常态,便问道:“此琴声清丽脱俗,弹琴者必不凡也,不知天师可引见一面?”
    张角微笑道:“弹琴的人乃是我师叔的女儿,住在隔壁雅苑,你们有缘会见的,今天要与老弟好好喝酒,希望将来老弟能记得我这个师哥?”
    这说不出来的凄凉味道让郭嘉很不是滋味,犹如读到那“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滋味。但也让他诧异地道:“师哥?”
    张角忙改口,道:“四哥,我在家排行老四,给面子的朋友都叫我一声‘四哥’,你介意吗?”
    郭嘉自是不忍心再给他添悲伤,暖暖地喊了声“四哥”,按年纪来说张角当他四叔了都足足有余,这声四哥当是喊得不亏。
    听得这声甜甜的四哥,张角对待郭嘉更为亲切,说道,“明天就派人送他回去”。郭嘉说“一个人已经习惯”,张角也不再说什么了。
    人生本就是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愁来明日忧。少年颇为习惯如此的生活,如火的青春不是酒水可以浇灭的,而更加熊熊燃烧。四哥怎么不派给一个女婢来伺候自己,而自己又不好张口,郭嘉如此想着。
    酒罢回房,想那昨日的幽香,想那今日的俊俏侍女,亢奋的心情如小鹿顶撞,青春的气息弥漫整个房间。忽而觉得香气更浓,本想探访雅苑一番,但又怕四哥反悔一时不敢造次,清洗了脸,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何时入睡。
    昏昏然,觉得那人又袭上心头。一路追去,一席米紫色的长裙摇曳多姿,仅仅背影都是万般风韵旖旎,三步并二地急忙追了上去,挡在前面。哎呦,我去,一面米色丝巾笼罩了脸庞,只留下一副大而明亮的双眸,不说它是风情万种,但它仿佛会笑又像会说话一般,有一种让人走不出来也不想走出来的迷恋,仅仅一双眼睛就如此之美,如此多变。一副秋波眉,让人心神荡漾而陶醉。光洁的额头上慵懒地躺着两缕细碎的青丝,耳垂上挂着艳情青玉蛇,头上斜插一只三段多情钗。郭嘉看得心潮澎湃,小腹难耐。不自觉地伸手想掀开面纱,那美人抬手来挡,看那红色内袖逃出外袖来,看那春还在不在?郭嘉趁机捉住白色葇夷,柔弱无骨,嫩滑如羊脂,顿时浑身麻酥如触电,这种体验少年都该经历过的,那就是春心乍动。那女的趁机抽走被握的手,碎了一句:“大胆,登徒浪子”。转身就要离开。
    郭嘉着急,扑了上去,再也不能错失机会,让她走开,但未能抱着美人。哐当一声着了地,他不觉得疼,只觉得手与心都是空空地,那美人无奈地回头,眼里一丝疼惜,胳膊微微有力却又不知为何,要放在哪里?在他犹豫回头驻足间,郭嘉一个蛙跳,双手透过裙摆捉住了美人的一只脚,两手用力拽着。
    美人一边想着不回头也至于如此狼狈,一边心中喊着“无赖,不值得心软”。这时,郭嘉道:“我今天就要看看你什么俊俏模样。”
    美人忙道:“你弄疼人家啦,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谁要喜欢你。”
    郭嘉稍稍松开了些力,就这稍稍大意,女子好似仙子般挣脱了,郭嘉来不及想别的,手本能地迅速追了上去,抓住了鞋子,但还是美人挣脱身体。
    美人扬手道:“你休要得意。”
    郭嘉把鞋子抱在怀里,全身迅速卷起来,成了一个球,美人却笑着而去,郭嘉这才拿出来,那是一只粉红色的绣花鞋。想着若是不受美人的欺骗,今天抱在怀里的恐怕不是这双鞋,而是鞋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