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10章---童年的梦
    郭嘉从梦里惊醒,悔恨不已,为没看到美人的面目还在遗憾,但总觉得那女孩仿佛就在身边一样,屋子里还真的有如那女子熟悉的味道。一时间在不大的屋子里四处查找,甚至跪下探床,突然间笑了起来,自己真的是魔怔了,怀里的粉红绣花鞋软软的很是可爱,那美人真的存在。不禁想要赶快娶个媳妇咯!是哪柔情似水、温顺可人的荀晴,还是这绣花鞋的主人?胡思乱想起来。
    翌日,起来准备告别,可院子异常的平静,仿佛根本没人来过一样,也不见四哥大天师等人的踪迹,不禁怀疑自己是否为鬼魅所惑,怎么都觉得一切想梦一样。
    走到阳光,他掏出那只绣花鞋,真真的还在,觉得又不是梦,但还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应早早离开。
    这时,琴声响起,郭嘉好奇,追随琴声不知不觉地到了雅苑拱门前。雅苑内,有一奴婢迅速跑到屋里去报告主人,道:“小姐,来咯,人儿来咯。”
    郭嘉在院外扬声道:“雅苑的主人,不知道能否进去听一曲完整的琴声。”
    片刻,丫鬟出来,让郭嘉进去,并在石凳上给他准备了清茶,此茶略略有股药香,而且甜中有丝酸酸的味道。感兴趣地问道:“请问,这是什么茶水?甚是酸甜可口。”
    屋子里婉转道:“这是益气五味子茶,对身体很好,喜欢便送你一些就是。”
    说着,主人让丫鬟拿出好似早已准备好的茶包给郭嘉。
    尽管喜欢,初次相谈,连面都未见,郭嘉还是推辞一番。
    里面那女的说到:“既然喜欢,你拿了便是,又不是什么金贵东西,还要讲究那些俗礼客套。”
    郭嘉不再推辞,继续问道:“听姑娘琴音悦耳,想必对乐曲深有造诣。”
    女主人道:“略有所知,研究还谈不上,你有什么就直接说。”
    郭嘉边回忆边道:“今日听姑娘之音,让我回忆起童年之事,想到一首曲子但吹奏不全,请姑娘指教一二。”
    不待女子回答,郭嘉就开始自顾自的吹奏起来。
    熟悉的旋律响起,伴随脑海的时而是畅快地奔跑,时而是低头羞涩的温柔,时而是四目相对的酸爽,时而是往事的思念和忧伤。郭嘉感觉从来没有像今天吹奏这首曲子利落自然。猛然醒悟:原来情感和乐曲是密不可分的。有心的人处处能从生活中得到警示。聪明的郭嘉悟性自是不用说。
    女子微微的道:“你所奏的类似是竹马谣中的一部分,我感觉比竹马谣还好听些,你又加入了自己的曲子。我认为一首曲子,技巧、线谱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情感。想来你和这首曲子必有一段故事。”
    此话引起郭嘉的共鸣,郭嘉轻松地道出了儿时往事,就连那块胎记也一同道出。但郭嘉从中一个“又”字,感觉此人即便不是多年前的她,也必定和那人有莫大的关系,他脸上的笑意非常明显了。
    女子听着那美好的故事,仿佛如昨日再现。痴痴的道:“她如此丑陋,你的心里还一直没有忘记过她?天下美女如此之多,何必留恋一个疤女。”
    郭嘉忘我地道:“嘉少不知情为何物,但知开心舒服就是最美的享受,这就是我现在的想要说的。为何拘泥于琐碎,拘泥于世俗,弯月比满月更好看不是吗?还有好听的名字月牙儿。”
    女子只是淡淡地道:“世事沧桑,人生易变。或许今日之她已非昨日之她,先生喜欢的当是心中一个无比美好的念想。非人也。”
    郭嘉更加喜欢与她交谈了,如同知己般的存在。而此刻他的声音如此的熟悉,好似昨天梦里的佳人,郭嘉决计装病进屋一睹女子芳容,想茶水都能做药,自是懂得些医术,好心的人至少应该让他进屋吧,先装病态再说。搭话间,一阵咳咳,面色泛白不装自现。
    果不其然,女子心急地让丫鬟赶快扶他入了房间,把脉间,郭嘉猛然睁开双眼,果然是昨天梦里女子的装扮,逐道:“果然是你!不要躲咯。”
    女子丢他的脉搏,道:“无赖,装病欺我!”
    郭嘉直视女子道:“和姑娘比,差的远那,让我撩开你的庐山真面目。”
    郭嘉说话间前身一探,这次他不会再像上次那般愚蠢,在那女子未起身挪开前,撩开那米色面纱,略圆的脸蛋饱满而不臃肿,健康的肤色显得更加紧致而干净,顺势下看,长短适中的脖子下面,一对丰山小丘傲然挺立在眼前,颇为得意。
    虽然很美,郭嘉还是有点诧异,感觉那熟悉的味道也只有左钰雅才能给予他的,对着他的眼睛,嬉笑诈道:“你的小豆子,何时被人从脸上拿掉的,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女子看着郭嘉不言不语,那昨日的轻浮还好意思说没有忘记,自己能相信他的鬼话吗?
    郭嘉道:“就是那儿时的匆匆一见,我至今都不曾忘记那段竹马谣的故事,我并不多喜欢乐曲,只是那存在心间的声音总在我耳边回响,我多么渴望能再次聆听它,也许想想这一生都是奢望,尽管未来的路不知有多长,我心里无数次祈求上天给我点希望,让我找到那个声音。那时我们都不懂得什么是爱,尽管现在也未必懂得,但我心底里总是想起那个叫左钰雅的女孩,她为我吹过一曲《竹马谣》,让感受到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享受到快乐,她离开后,我才知道快乐是多么的奢侈,我还在面对着冰冷的眼神和指指点点,我可以装得不在乎,但我的心也一直渴望温暖,渴望再次骑着竹马绕她而转,看见她灿烂的笑模样。她已经和我得到心勾结在一起,见到别的女孩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抱着幻想,是否她又和她的父亲再次来到这里,也像我一样心里想着过去的往事快乐,是否改变了模样。但我心中的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也没有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