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11章---小姐姐雅妹儿
    女孩激动而又热烈的心再不作丝毫掩饰,即使跟着父亲游荡多年,心里都不曾放下那个儿时的他,那竹马摇之乐也时刻温暖着她的心,未搭话来先抚琴,随着这琴声郭嘉越来越熟悉,随着她不经意的素手高抬,革带手链露出来。琴罢,然后转悲为喜地道:
    “嘉哥哥,这一年多,我都在颍川,都在你的身边,偷偷地看着你学习,直到你被四哥带到这里,我才来这雅苑……”
    “雅妹儿,真的是你,我总能感觉是你,这两天梦境也好似真实,你这些年都去那里啦,过的好吗?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说着就又去拉左钰雅hua嫩嫩的小手。
    左钰雅没有闪避,温顺的地道:“嘉哥哥,在回阳翟的车里,咱们慢慢说吧,伯母和郭氏长辈估计都要等急了,虽然我已经派人给他们捎信说你会耽搁一点时间回去,可老人家终究会担心的嘛,再说你如今取得如此好的成绩,族里都等着要给你庆祝,咱们快些回去。”
    回阳翟前,左钰雅让那奴婢回去告诉父亲,她现在很幸福。
    郭嘉火辣辣地盯着左钰雅的脸,那种热切好似情人的味道,左钰雅不禁慢慢地低下头来,尽显女儿特有的羞涩。郭嘉回过神来,借口道:“雅妹儿,我刚才在找它,那小豆豆真的不见了,还有些不习惯,和记忆冲突。”
    左钰雅轻轻地哼了一声,道:“雅儿在嘉哥哥眼里只有豆儿吗?你是介意还是不介意那疤呢?”
    郭嘉急了说:“那更是熟悉的味道,那也是没有任何遮掩的你,我喜欢你自然的样子。”自己都感觉有些牵强吧。
    虽然是一个人过去和现在,但女人的爱情里,永远是两个人自己,就看她自己更在意哪个自己?
    左钰雅答了声“好吧”,随手在脸上一抹。那颗豆子确实没有了,但一朵红艳艳的梅花惊艳了郭嘉。这风景,郭嘉怎么看都是热痒难耐,不自觉地贴近左钰雅。无奈…..
    左钰雅好不容易把郭嘉哄上早已在门外待命的马车。车内,郭嘉还是一脸无赖的欺压过来,好似左钰雅早就是他的媳妇儿一般。左钰雅佯嗔道:“在这样无赖地粘着我,你就要喊我姐姐的。”
    郭嘉厚着脸皮的爽快地叫道:“小姐姐好。”
    左钰雅哎了一声,郭嘉趁机把怀里的绣花拿出来摇啊摇,笑道:“娘子鞋。”
    左钰雅似是答应似是无奈。冤家情孽生前定,今生只因缘相聚。
    就这样两人谈着彼此离开后的情形,一路颠簸,不堪辛苦的郭嘉慢慢地在左钰雅的腿根上闭起了沉重的眼睛,左钰雅不觉得郭嘉无礼,反而认为郭嘉在她的面前此刻是真实的,是最放松的,只有把她当成至亲好友才能如此大睡。
    他那脸上流露着孩子应有的天真烂漫的笑容,左钰雅百看不厌,此刻她再度观看这个男人。一张似饱不满的白皙瓜子脸,嘴角一抹随意的笑,倒八字眉,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无须痕。在那个年代以方脸浓须为美,世人皆以荀彧、关羽等人为美男子。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审美观不同,唐肥宋瘦各不同。尽管如此,左钰雅还依然满满的都是爱,就连她的腿被郭嘉枕得麻木了,心依然是快乐的。
    待到郭嘉醒来,并未立刻起身,而是在那睡过的地方嗅了嗅,此乃温柔乡,但愿长睡不复醒。左钰雅“额”了一声,慢慢揉着大腿。
    郭嘉心里有一丝歉意,嘴上却道:“是小生的错,让小生帮小姐姐揉揉,来减免我内心的罪过。”
    左钰雅格挡而去,道:“快到郭氏大院了,你准备准备回去吧,我去找一客栈住下,改天再胡闹,乖哈,听话。”
    郭嘉执拗,不忍分开,把左钰雅抱入胸怀,认真地道:“雅妹儿,你待嫁,我未婚,让我们结为夫妻吧,我是一刻也不想分开啦,恨不得就这样抱着你,把你抱到我心里去。”
    左钰雅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面对这种强烈的拥抱,一松一紧,全身变得发烫,好想不顾一切地跟着嘉哥哥去干坏事去,就这样把自己都交给他。可听到郭嘉说夫妻,左钰雅的心亮了,不能这样。她的内心里不止千百次地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有想到郭嘉如此狂野:三书六礼可以不要,但不能媾和而嫁。
    左钰雅也不忍心直接地拒绝他,用半清醒的头脑说着意乱情迷的话,喘息着道:“我们来日方长,你若有情,又何必在乎这一时之欢。”
    左钰雅在郭嘉的怀里如一炉炭火,但他们两人甘愿被燃烧,死死地拥抱着快乐,谁也不愿松开手,就如小孩子打架时一样谁都不想第一个撒手,说什么都是多余的,青春的血液在身体里奔跑、冲撞,最后直击头顶,郭嘉头一甩直直的,然后用最原始的方法,探下头去,把嘴堵了上去,“缠绵、甘甜”统统没有想法?只觉得两人火热的气息以嘴为火山口通道,融入了对方的身体,火辣辣灼烧的冲撞让两个感觉如坠落般快感,那种独特的美妙不想停下来,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那种无法控制的妙感。
    有如清晨的阳光初照大地,有如带露的花慢慢地开,当一切都慢下来的时候,心儿还有一半在火山口期待。
    郭嘉轻轻地碰触左钰雅,柔柔地道:“跟我回去?”
    左钰雅软绵绵地响应,有气无力地挣扎道:“哦,不。”
    郭嘉再次把嘴贴了上去,左钰雅不自觉地去迎合,半眯着的双眼闭了起来,什么也不要去想啦,就这样两人一次次湿润了对方的唇、对方的舌,最终软绵绵如无骨一般的沦陷了。
    情欲高涨的少男少女,什么话都消失了,因为它们已不复存在了。忘情于最美的刹那,触及了原始的本能,交融于和谐之光。
    一切过后,它们将怎么面对郭氏宗族和郭母。它们会是最终的伴侣吗?以及郭嘉……我只能说,这才仅仅是冰山一角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