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14章---先妾后妻
    随着笛声婉转入耳,郭嘉提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一场以退为进的计划就要开始。饭过之后,宗老们依既定计划兵分两路,二宗老一伙去做左钰雅的工作,希望她能知难而退,另一边大宗老则说服郭嘉娶荀晴为妻。撤掉饭桌之后,大宗老让郭嘉靠近来,温和地道:“嘉儿,一表人才,待到举孝廉,建功名,何愁无妻!至于男女的事,你也到了年龄,府内有的是丫头,可随意挑去,就说梅寒那丫头,模样多俊俏,水灵,心气还高,独独对你充满柔情,暖个被窝还是可以的嘛!都看不上的话,你二爷爷说了,让人在外面给你弄个歌姬拜拜少年的火,也不是不可以的,你莫要辜负老人家的一片热心。”
    郭嘉忙道:“男女之事嘉儿甚是喜欢,但只有和她才能促膝而谈,大爷爷你也理解嘉儿。”
    大宗老继续耐心地道:“你看她那一脸妩媚之相,梅花多情如画,而你身体单薄,这对你来说是致命的啊,她只是喜欢你,而爷爷是真的疼爱你,孩子,咱们之间连着是血液之情。”
    郭嘉一脸为难的表情,道:“生命是我所爱惜的,爱情更是我向往的,她还很会照顾人的,认识之前还给我送了益气茶,不是爷爷说的那种人,让我们大家一起试着好好相处,这是嘉儿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刑罚习惯的大宗老,再没耐心了,大嗓门地道:“反正只要左钰雅不做你的妻子怎么都成,你看着办,这就是我们郭氏宗门共同的决定。”
    郭嘉故意坏笑地道:“大爷爷还和嘉儿玩游戏,我可不是小时候那么好骗了,二爷爷都告诉过我,您越是大声,越是打心底里赞成。这招已经作废失效了,嘉儿已经被你们百炼成钢了。”
    大宗老权威被挑衅了,道:“郭嘉你小子听好咯,就是我说的,只要左钰雅不做你的妻子怎么都成,看咱们郭氏谁敢反对。”
    郭嘉想一定把话敲死,憋着坏道:“看吧,和上次比少了个反正。”
    大宗老怒道:“你小子是来气我的是吧,要不要我给你写上反正左钰雅不做你郭嘉的妻子怎么都成。”
    郭嘉幸幸地道:“那倒不用,大爷爷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反悔的。”
    大宗老激动地道:“我反悔什么,都是为了你,你还来气我,将来长大了,你会明白我的用心。”
    郭嘉撒娇顺着宗老的胡子道:“您看胡子都翘起来了,让我给你倒杯茶顺顺心。”
    大宗老不瞅地道:“你答应我就喝啊?”
    郭嘉乐呵呵地道:“答应、答应我嘛。喝点吧,训我训的口都干了!多喝点补补水再接着教训呗。”
    大宗老一边喝水,一边还不忘记一口一个坏小子。
    待大宗老心情平复下来,郭嘉快速地说:“我不娶她做妻子,谁让她惹您老生气了呢,就罚她给我当个小妾,让我天天使唤他,给您出气。别激动不能反悔的哟。”
    郭嘉害怕大宗老激动得咳嗽而昏厥,随时准备拍后背。
    大宗老无奈地起身,道:“你小子蔫儿坏,连我老头儿都算计,讨她做妾给我出气?”话锋一转,继而道:“你小子也别高兴,什么时候娶荀晴?”
    郭嘉眼珠一转,道:“《周礼》有云: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韩非子》说男子二十而室,女子十五而嫁;我才14岁娶妻还早,荀晴、陈菲、钟灵不都会去颍川书院嘛?大宗老爷爷再给我几年时间呗,看看谁更合我脾气,你也不想孙儿娶个不喜欢的吧?”
    郭嘉颍川公学所读之书,这里是信手拈来,大宗老也不能反驳大贤,只要郭嘉妻子名分未定,一切都可谈,绳子还是不能抓得太紧。心想这颍川三大世家哪家的都成,只要郭嘉愿意,都是高攀啊。虽然让郭嘉取巧过关,并未一直气气不忿。相反对这孩子的未来是满心期待,以后可以随心所欲地要求他步向功名仕途为郭氏族效力。高兴地闲话家常,等待着二宗老他们归来,还是期望他们能从左钰雅那里突破,暂时托着郭嘉,若左钰雅退缩了,郭嘉挣来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二宗老先从身世说起,郭家颍川名门大族(这时还有点夸大,汉末颍川郭氏不起眼的),郭嘉颍川翘楚,郭氏宗皆指望郭嘉能把郭氏带进豪门巨族,老话重谈无非是说,门不当户不对。铺排过后,言语一转:“姑娘无非是要寻找个好人家,只要离开嘉儿,我们郭氏愿在金钱和地位上支持你的婚姻,如此不是两美吗?”
    左钰雅慢慢地道:“妾恨无家世,自知高门难入,爱慕之心绝非是名利可以相比的。若公子不弃,我如磐石,若公子弃之,我则空身离开。只要郭嘉公子对我说,比什么钱财地位都有效,宗老爷爷何必舍近求远那。”
    二宗老威胁道:“嘉儿是不可能背负不孝之名,离开郭氏的。你要一份不被长辈亲友看好的婚姻,可想到以后……也许以后嘉儿遇到更美更适合的真爱,你当如何?”
    左钰雅道:“宗老爷爷是不看好郭嘉的品行吗?虽不及郭嘉的脚步,但我会一直朝着那个方向而努力,即使匍匐而行,也无畏惧,只为当他驻足欣赏的时候,或许我就能走到了他的眼前,成为一道风景。”
    二宗老也颇为感动,叹息上天为何不能再给她一个名门身世,哪怕稍微差点,也愿促成他们的爱情,此刻左右为难!
    左钰雅适时地说:“宗老爷爷何须与小女子做鸡肋之谈,妾心意已明,当问您家孙儿何意?”
    二宗老悠悠的道:“如此罢了!”
    宗老们相聚后,只要郭嘉妻子的席位保留,以后变数颇大,不失一种策略。但同时要求出郭氏大院后必须以奴才称,这是底线,要左钰雅手书做约,违背则以妾制可随意休了。妾本就是奴才,多此一举。且挑明有官位才有妾的资格,否则左钰雅这个妾是没有意义的。言下之意,郭嘉必须有官位,左钰雅才能出门为妾,左钰雅想要得到认可的妾,首先要把郭嘉的前程放在第一位,这些老头也不弱,在败中求胜,尽量给郭嘉把路铺好,让未来的颍川郭氏大放异彩。
    郭嘉和左钰雅同时认为以退为进,先结了婚才是真的,至于是妾是妻可以变的吗?也很乐意。两人不约而同地给宗老们跪拜,笑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