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16章---颍川学院难郭图
    看到左钰雅收起梅花妆,卸下朱钗,一身质朴的下人服。郭嘉好不郁闷道:“小奴才,过来爷要教教你。”
    左钰雅如作唯唯诺诺状:“请少爷疼惜,奴才一定好好服侍您。”
    郭嘉舒坦道:“听话好,那别站着啦,来让爷亲一个”说着探身而去。
    左钰雅闪身躲开道:“难道少爷还有龙阳之癖。”
    郭嘉道:“得此一佳人,龙阳可挂身,小姐姐那里逃。”
    左钰雅纵起鼻子,眼睛瞪的溜圆。郭嘉脑海中忽然浮起一个愤怒的小狗影像,好似被逗恼了一样,汪汪的样子。感觉很贴切,不禁自个自的乐起来。爱的时候一切皆是美,没有再做无礼的要求,左钰雅帮郭嘉整理好必备品就一起出去了。
    宗老们看到左钰雅毫不起眼的奴才装扮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而看那郭嘉越来越变得放荡而另类,不似当初的文静少年,宗老们又地不禁摇摇头。
    郭嘉尽可能规矩地给宗老们拜别,就道:“天气还是很冷,宗老爷爷们要照顾好自己身体,回吧,我们也出发去颍川学院。”
    大宗老嘱咐它们道:“左钰雅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好好照顾嘉儿。”又补充道:“嘉儿莫要胡闹,我已写信告诉郭图,你若敢胡来,他就会代我们这些老头教育你,手可比爷爷们的要狠,你一定要听话。还要搞好与荀、陈、鈡之间的关系,我们都生活在颍川的土地上。你们路上小心,去吧。”
    所有的离别都是伤感的,虽然不舍得,但只有放出去历练才能成长,大宗老转身回去。
    郭嘉他们小年轻可没那么多伤感,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仿佛天下才是他们的家。
    郭嘉想和左钰雅亲昵些,左钰雅仿佛已经进入奴才的角色,一一给回拒。
    颠簸之后,又到了熟悉荟萃山山脚,花费了大半天时间才到凌云峰。俯瞰脚下鳞次栉比的小山包如众星揽月般围绕着他,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凌云峰山顶方圆大约有百余亩地。颍川书院居中间,外面则依次围绕书院形成一个商业圈,各地美食飘香,酒馆醉香,茶社清香,飘香阁则是个温柔乡。极尽繁华,留待以后观看吧,郭嘉它们先去颍川书院。
    颍川书院外是磨砂大石砌成的百米广场,十三台阶彰显此门难入。门前,两旁的朱漆柱上写道:“起于颍川,始于四方”,黑色的横匾上雕刻着青色的“颍川书院”四字,苍遒有力。
    广场上热闹非凡,迎接、参观新生才子的男女比比皆是。此刻有一人迎来,生的怒眉柔眼,阔口方鼻,八字胡、山羊须。深青色谋士冠、学子服,俨然整齐。看到郭嘉等人,疯狂地摇着手道:“嘉弟弟,这里,这里!一路辛苦,哥我早在这里等你们了。”
    接着又说:“你人未到书院,可名字已在院里传开,德操先生甚是器重你,陈光院长也很关注你。”
    郭图还是那般亲切,郭嘉却道:“文则兄,更是辛苦,一人在外为郭氏奔波,过年都不得休息,宗老们都非常挂念你。”
    听说郭嘉到了,一时很多双眼睛围过来,都想是玉树临风,哪晓得是病痨鬼白面青衫客。有些失望。还不及随后而来的陈群,身躯笔直,端庄有度,还不如荀晴的清灵脱俗,还不如那瓜子脸、妖小腰、嫩黄头发的女子。郭嘉的人很快地就被遗忘在人群,太多的帅哥美女,新人如流水般地拥挤百米广场。郭图很快地把郭嘉等人带离那里。
    郭图一边开路一边给郭嘉说:“嘉弟弟,几年不见,给哥哥生分了,文则是给别人叫的,你我是兄弟。与我这熟悉的哥哥,更想了解这陌生的颍川书院吧,我来给你介绍。这颍川书院是主院,你看那四周的山峰上都有名家执教。凌云峰虽然最大,但也容纳不了所有求学之徒。占地凌云峰四分之一的书院也只能安排一些名族豪门,奇人异士。颍川书院和颍川公学不同,这里就类似游学了,你想学什么就去什么,如果专攻某种学术,也可以入住其他山头。通学的话凌云峰则是最佳地,因为主教都会在凌云峰讲书,凌云峰距四周最近嘛。”
    校内七拐八拐之后,到一角落处,看见“郭氏院”仨字标志,郭嘉等有一种宾至如归的熟悉味道。郭图道:“这里就是我们阳翟郭氏的居所。别嫌弃小啊!这里可是真说得上寸土寸金,而且未必有钱就能买到住处。这些将来你都会明白的。”
    然后又道:“你就和我住在一起吧,将来我离开后,你也可以独居单间,它们新来的人,就要郭氏先来求学的师姐师哥们共宿了。”郭图明知道郭嘉纳妾了,也知道左钰雅随从,面生者当是左小妾,却故意不提。
    郭嘉拉着左钰雅恭敬地对郭图道:“文则兄还不知吧,今年小弟有幸婚娶,让我给您介绍下,这就是你的弟媳左钰雅,雅儿快给大哥问安,请他手下留情莫要棒打鸳鸯令人唏嘘其高雅之名。”
    左钰雅恭敬的道:“大伯好,有我来照顾嘉少爷,他会给您少添些麻烦。”
    郭图心思郭嘉这些年变得真是变得狡猾多了,其实他自己倒是在在意郭嘉他们同居,但宗老交代的在那,也身不由己,便一口气滔滔而来:“郭嘉你小子可够有福气的,未有功名先有妾,令人羡慕!可也不要随便给我戴帽子。颍川公学的成绩在颍川书院什么都不是,你也看到各地精英群集荟萃,又有多少人注意你啦。你不思进取,一来就琢磨那些莺莺燕燕。我要不帮你们给宗老求情,让你们去学院外同居?可不要让这里的人都无心学习,坏我颍川郭氏名声。”
    感觉还未说完又激动地道:“宗老对你已是客气,带下人前来可是贵族式的待遇,看看有多少人在院外徘徊寄宿,你刚来真不知道房间金贵,这次我是可以原谅的,多余的话就不要再说啦!”
    郭嘉看到郭图态度如此坚硬,说的颇有气势道理才知颍川书院之深,想那先冷后热的感情牌失效也不再奇怪,郭图也不是当初的那个简单的郭图了,就道:“兄长教训的是,嘉受教了,还望兄长抬爱,给雅儿好生安排,嘉弟拜谢了”
    随着另类独特的郭嘉重重地说着拜谢,仰天举手准备弯身下拜。
    郭图看着郭嘉这情种举手,慌了心神,未让他弯腰就挡上来,咬牙道:“你啊你,让她和郭彩两人一室,可以了吧,满足了吧,给哥哥笑个。”其实还有一句话憋在他心里,不明白宗老为什么厚待这情种。
    如郭嘉所料,郭图看着生气,做事情还是很有分寸的,这拜礼他是不敢接也不能接的,因为同辈只有揖礼这种事情那敢拜接,而郭图有意让郭嘉将来做颍川学院郭氏接班人,不能接他的这个理由的拜礼那是有损郭嘉的威望。
    郭图略作思考也明白了,郭嘉这是在扰乱他的思绪,乱中取胜。自己的情绪被郭嘉算计了,其实郭嘉也许只是行揖礼,如半拜之姿势。到最后郭嘉什么也没做,自己就多分出一间房子。只有削减其他郭氏族男徒的房间,真不适合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啊。
    盛世中女人是被欣赏的,乱世中女人同样要为宗族国家贡献,她们不仅仅是要联姻的对象,对琴棋书画也要很高,只有乱世方能容易打破一些常规,才有这多姿多彩的景象在颍川书院,更多的女子名流等待上场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