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22章---飘香阁红莲
    原来徐福说的小妖精,是飘香阁一个叫红莲的女子。此人不仅貌美,还有一双电眼、一副勾人唇,舞跳的是及其艳情。不仅戏志才、钟繇之徒,就连荀彧也是徘徊其裙下。
    戏志才本是寒门中人,四处借钱只为能近眼一观。听徐福粗略介绍,郭嘉不禁皱眉。其他人也都好说,荀彧,名门中的标兵楷模,为何也能被勾引去,很是不解。不禁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何能耐。
    以前的飘香阁并非多大气派,而自从红莲接管了之后,却成了最拥挤、最抢眼地方。更有意思的是此女三天才见客一次。入门之资就要万钱。
    郭嘉三人付钱进去,那女子尚未出来,徐福则四处寻找戏志才。良久,红莲一身亮粉色长裙套着锦色上衣,缓步走出来,胸间趴着一只蝴蝶结。这都不是重点。看那泛着火焰的双唇,爆发诱惑地美,一脸的期待,郎啊郎你还不靠近过来,看那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有颗星星在对着人静静微笑,半张半合地倾诉,郎啊郎你再靠近一些。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风情与妩媚,让人动弹不得。眼巴巴地似一种等待的渴望,如痴如醉仿佛着了魔一样。空气如之冻结,四周鸦雀无声,仿佛出口气都会把这种意境的美给吹跑了一样。再看那红莲瞬间扯掉外裙,一身亮白色的下衣,白衣下面的丝穗抚摸着小蛮腰,偶尔又招惹着肚脐。摇曳醉舞,仿佛三两步就不胜娇羞,媚态十足,下身是修长的白裤罩着玉腿微微打弯,紧裤儿抱着腰。在东汉良家是根本看不到女人腰身以下的,多少男人为之好奇。郭嘉也如同喝了美酒一样醉在其中,左钰雅都差点意乱情迷。
    片刻清醒后的左钰雅,轻轻地摇了摇郭嘉。郭嘉方才清醒过来,看看四周一片醉态,感觉这女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红莲开始曼妙起舞,红色舞台顿时春光明媚。
    左钰雅似乎发现了什么,道:“嘉哥哥喜欢这类舞,要不要我回去给你露一手。”
    郭嘉也感觉要回去了,笑道:“雅妹儿,还会这些,还有什么惊喜给我,走出找个没人的角落咱们单独说去。”
    红莲妙目略过,发现了那个没受魅惑的青衫白皙学子,心里默默地记下了他的模样。
    待郭嘉、左钰雅转身准备悄悄离去。
    那舞台传来了一句媚酥酥的声音,道:“公子是嫌弃奴家长的不美,还是跳的不妙,为何这般匆匆而去?”
    郭嘉忙道:“姑娘美艳之极,世间少有,姑娘的舞蹈,足可魅惑众生,今日已经欣赏过了,美艳已经留在我心中,这已经够了。”
    此刻众人看着另立特行的郭嘉,如此清高,如此厌恶,好像世间就他能逃脱梦境,我等娇子都在梦中,也有人认为郭嘉有别于他们无非是做秀博得出众,或许更是为了引起红莲的注意,大阴谋家。
    立刻有人冒出来讥讽他,道:“这位公子莫不是闻到美酒香,就如同吃过美酒了;闻到饭香就如同吃过饭了;看见水清就如同喝过水了。敢问公子何以当活在世上。”此话一出,众人颇为解气,一时间哄堂大笑。
    郭嘉戏谑地反击,道:“兄台,你眼中的红莲姑娘不过等同于美酒,饭菜,水等寻常之物,大家认为这些可以红莲小姐的美艳同日而语吗?兄台,看来你的美这如此而已罢了。”
    众人一时又是争相与先前那人撇开关系,大赞红莲的美貌。看谁的声音之大,仿佛更能引起红莲的注意。一亲芳泽或许不能,但讨好之情随心流露不已。
    戏志才着急地道:“小兄弟如此通明,你可以离去。莫在此处,耽搁我们大家的好时光。”
    坐在雅座的一美公子也起身道:“公子浅尝就能辄止,一席话让我辈自叹不如,我代大家问下公子高姓大名,好让我等来日拜访高论。”
    郭嘉看到此人略短而美好的脸上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深邃的眼睛之中有一丝阴鸷。而此刻,他让今天在场所有的人都会记得他郭嘉。记得他今天给大家带来的伤害。
    面对此刻的情景,一切解释都是多余的,甚至适得其反。初次交手,郭嘉就切切实实挨了他一重击。
    坐在那人身旁,一张更为帅气的大叔,大笑道:“莫不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吧。”
    郭嘉在颍川公学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颍川学院,虽然听过他们的名字但没见过他们的人,而左钰雅在颍川公学外,对凌云峰上颍川学院的风云人物也是有关注的。
    就在郭嘉思考的时候,左钰雅走向前,不弱地道:“莫要以众人之势,欺压我家公子。你若打算在飘香阁笑谈,那我也很想知道你的香囊和飘香阁那个会更香?。”
    在荀彧的激将后,初来乍到的郭嘉还是在意气之争和郭氏的荣誉地位两者中还是选择示弱,左钰雅认为郭嘉在保护两人得之不易的爱情,但她不会让荀彧就这样得逞,欺负她的嘉哥哥。荀彧也不会鱼死网破,在飘香阁留下笑柄,为天下人笑。爱惜羽毛的他,自是有所顾忌。他们都明白烟花之地,还不是少年书生该去的地。
    荀彧也不想刚刚成年就留下话柄,说:“罢了,今天的事情,我等不再追问。这白面青衫病猫客,不用我说,今日大家都会熟记于心的,哈哈。”
    左钰雅不甘示弱,硬气地道:“与青衫想比,大家更想知道的何不是那形影不离的颍阴香囊,斗艳飘香阁。”
    荀彧思付,这个奴才厉害,这是两伤啊,不能如此争斗下去,毕竟自己在颍川书院学生中已是风云人物,而这位青衫学子默默无名、奴才也是越来越入骨,怎可与自己相提并论,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靴的,一对无赖啊!最关键还是那飘香阁与人争艳将不利于以后的仕途,而且有损荀家声誉。
    红莲也未在沸油之上加火一把,因为她也有自己的打算。今天他不过让郭嘉明白,她在颍川书院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就道:“今天到这里来的都是我红莲的贵客,大家图得是个乐,以和为贵。给我红莲面子的,咱们接着听曲赏舞、逍遥快乐。”
    红莲的一声号召,大家又回到莺歌燕舞之中,都是花钱买快乐的人,谁还在乎那讨人厌的白面书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