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26章---蔡文姬滞留颍川
    汉末才女蔡文姬,又叫蔡琰。文姬二八年华嫁于河东世家卫仲道,新婚不久,卫仲道就死翘翘了。嗯哼,这是很值得思量的事情。克夫的她被弃归娘家陈留,百无聊赖的生活啊,云雨之后的少妇自是不甘乡村的寂寞,要外出游玩散心。这其实还有和其父举家发配并州五原郡有关,那里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五原郡是汉朝防守匈奴的桥头堡要塞。最是接近匈奴之地,民风自然不难想象掺杂匈奴习俗,这是地域边缘性的必然结果。匈奴人的爱情除了征服之外就是两情相悦的自然gou合,类似现代的人彼此钟情,就可以率性开房一样。这对于书香世家的女人是如此的诱惑,新颖而有魔力,对豆蔻年华的蔡文姬更不用说。正是这个时候,蔡邕把他女儿嫁给河东世家卫仲道。当五原郡有灾时,人多逃难于富饶的河东,甚至历史上有过朝廷组织迁移难民。而更为巧合的是蔡文姬嫁过去不到一年,丈夫就吐血而死。不禁让我们想起蔡文姬卫仲道先效仿匈奴之风gou合,继而寻求一见钟情的爱情,抑或蔡文姬本身乃强欲之人,后来在匈奴生有两个孩子可见爱爱频繁。
    话说到此时,为何匈奴人趁火打劫洛阳时,那么巧合地看到蔡文姬,并视之重于珍宝。是因为其名先前就闻名于匈奴,还是曾经的旧相识。14、15岁,情窦初开的孩子,恋爱中的男女,青春中的冲动,一切皆有可能。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回到正题,话说蔡文姬居家就听闻颍川多才俊,颍川学院更是汇聚全国风流人物,一探那传说中的才子圣地,寻得一位放荡不羁的公子而梅开二度。颇有恃才掳风流之意,若能站在云端又有几人不会疯狂呢。
    命运多舛的蔡文姬,赶到颍川学院的时候,还未待她展示才华,一场具有时代意义的战争就开始。那就是张角的黄巾起义。由于弟子唐周的告发,起义于公元184年二月提前爆发。书香世家的蔡文姬却认为它是农民暴动,野蛮而不可理喻。只有待在山上,等待战争结束。
    颍川书院贴出消息后,一片哗然。有人表现愤怒,有人示之狂热,有人看到机会,有人感觉怕怕,哭笑、疯癫、谩骂、称赞不绝于耳。
    想着与郭嘉谈起的那份神文,郭图立刻派人去司马徽处找回郭嘉,追问道:“这场暴乱会很快的过去吗?”
    郭嘉道:“这场战争如告示所说是全国性的八州并起,而颍川最甚。可是主导权不会是百姓的,应该看朝廷如何应对。战争只不过是百姓对朝廷失望和愤怒的终极表达。当没有活的资本,就不会畏惧死亡。我认为你当下还是考虑好我们书院郭氏的粮食问题,战乱起,粮食必定紧俏。现在贵并不可怕,后面估计是没得吃了,其他问题都可以以后再说。先赶快去收粮吧。”
    郭图不再问其他,赶忙吩咐下去,抓紧时间分散买粮,不问涨多少。
    即便战乱初起,没有胆识的人也不敢下山,粮食一日倍涨。很多人裹足不前,有人甚至以为,稍稍缓解之后也许会回落些。唯有郭家胆大私下备之。
    黄阿楚有一双从不离开郭嘉的眼睛,此刻也被召回储备酒、粮等。荀彧岂是不明白之理,虽然不知被郭氏抢先,联合士族集体囤粮。久不露脸的陈群抢掠了肉脯之类。而后知后觉者依然看不到危机的到来。
    司马徽见到这犹如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决定先授四徒奇门遁甲,八门金锁阵,以备不时之需,召集四人到来。
    司马徽讲解道:“八门金锁阵来源于兵圣孙子的古阵法,而经由我道家奇士改进以石易人成为遁甲防御之奇阵。先说八门指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此八门三吉三伤两亡……”
    今天先讲这些理论和图形,你们回去一下消化一下。几天后,我会带你们布设八门金锁阵。
    郭嘉等人议论这是不是有封山的打算,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争会有持续到什么时候,这伙悍匪会不会攻山。
    郭嘉把推测有封山的意图告诉了郭图,然而话锋一转道:“这场战争结束后,可能就是兄长下山的时候了”
    郭图诧异的道:“有那么快吗?”
    郭嘉道:“如你所说有那么多粮食,藏好了!我想应该能换取到你个人的声望和书院的推荐,让大家紧着点肚子,兄台也当积极谋之,而不是等待。”
    郭图道:“我们郭家那么多人,要把大把的粮食分给大家吃,有点舍不得,万一战争久了,我们恐怕也会支撑不下去,功名没有族人的命重要啊。”
    郭嘉看着郭图,感觉每每遇见大事郭图总是难以明断,逐分析道:“众人不得食,你独食之,且没有什么势力可依靠的,只有招来横祸呀。何不捐给颍川书院换取推荐之名那,这不是战争给我们的机遇吗?平常时候,这好处怎么能轮到我们阳翟郭氏,而且对你以后举孝廉也是有莫大的帮助,这不是哥哥你一生的梦想嘛?”
    郭图更没主张地道:“什么时候捐?”
    郭嘉无奈地道:“在荀氏联盟之前,且大多数人没食物吃的时候。”
    郭图现在更感觉囤粮真乃先见之明,看似郭嘉不闻不问,实际不知不觉中他什么都给自己考虑到了,也给郭氏考虑到了,这还是那个小时候的弟弟嘛,但他们之间的亲情没有变,还是那个亲亲的弟弟。
    郭图感动之余,色眯眯地悄声耳语道:“我有嘉弟,真乃幸运之至,当何以报!趁现在还有气力,我奖励你与弟妹两个时辰,你自己把握吧。”郭图背起手,笑着往门外走。
    郭嘉确实没想,高兴喊着道:“这个我喜欢,可我还有一个要求,能给我多一人份餐?”
    郭图非常信任这个弟弟的眼光。头也不回地道:“只要嘉弟说的,我自当办到。嘉弟千金时光,两个时辰很快就没了,我依然是宗老眼里的那个郭图。”一人份,这是要救济谁啊,如此舍得,看来必是值得救的人。
    左钰雅刚才见他们耳语就感觉不对,如此听郭图大声说,耳根羞红,低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郭嘉乘机抱起失神娇羞的左钰雅进入房中。
    (略200字)
    挥洒过青春的血液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郭嘉看着这个有着千姿百态的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尤物,每次征程都如新的历程。左钰雅看着郭嘉单薄的身躯,翻身心疼地搂郭嘉入怀里,他此刻仿佛如兔子般的温柔,脸儿卧在左钰雅胸间。左钰雅总能给他最舒服的感觉,而自己又可以给她什么,却又没勇气问出口。谁是谁依赖,一旦发现不在,就会缺少点什么似的。外面的风光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有人不想看看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