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27章---红莲是个难以读懂的个体
    美好过后,左钰雅起身给郭嘉冲了碗益气药茶,郭嘉很是享受左钰雅伺候自己穿衣的时刻。又忍不住了咬了一口那专心不语的左钰雅。左钰雅妙目一瞪,道:“给我老实点!”看着她重新专注整理的神情,自然地伸开双臂配合着,通体舒泰。
    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喊道:“请问郭嘉先生在吗?”
    左钰雅再次看看自己下人的装扮,整理妥当,示意郭嘉整理好面容等下再出去。
    左钰雅出门道:“请问你找郭嘉有什么事情?”
    那奴仆打扮的人说:“我家红莲小姐想邀请郭嘉先生一叙,不知先生在不?这是请柬。”
    左钰雅道:“你先回去,待郭嘉少爷回来,我会告诉他的。”
    待那人离开后,左钰雅说,郭嘉也无法揣摩什么事情。看请柬只言:有意来访,却担心有损先生声誉,于是相邀。递给左钰雅。似是让她决定去抑或是不去。
    左钰雅看了看芳香的请柬,道:“你已有注意,还怕我在意?如果你真的喜欢所谓媚术,就不用舍近求远了,看着我的眼睛就是了。”
    郭嘉很新奇,向左钰雅的眼睛看去,黑色的瞳孔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取而待之如一颗夜空中的星星,泛起片片温柔。那温柔如又如荡漾的秋水,层层的涟漪。涟漪的中央好似有着一个吹弹可破的美娇娘轻轻撩动湖水,一抬一扬间流出的不是娇羞就是慵懒,清清的水珠从白色玉颈上滑落好似憨态可掬的猫儿四肢紧紧地抱着光滑溜溜的树干,在滑落中瘙痒、戏耍、不舍。
    左钰雅看着郭嘉的沉迷,不禁摇摇头。轻轻推醒郭嘉。问道:“你喜欢吗?”
    郭嘉又一次中招,按说第二次应该能有些抵抗力,怎么还是轻易的中招了,看来女人的眼睛是对男人有着巨大的杀伤力,可又想到左钰雅仅仅用了眼睛,而红莲却是用了很多辅助,难道……她如此小的年龄,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和惊喜,不禁又看了看左钰雅。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幸运。甚至感觉自己有点配不上她,在他的感觉里,她是如此地专情,而自己却总是有种不自觉地游离。
    郭嘉如实地道:“身在其中时感觉很是美好,但出来后在回想那种欲罢不能的被人摆布,让人心情又很不爽。”
    左钰雅笑笑道:“你们男人的本性。你只要记得眼睛是媚术之魂,耳鼻为辅,不要看眼睛,红莲对你的效果不大,我还是跟着你去吧。”其实左钰雅也想去证明一个心中的怀疑。
    郭嘉似乎觉得有左钰雅在,就是一种安心,点头欣然作答。
    街道上已没有食摊,酒肆食府也是零星几人,飘香阁已不见往日的繁华。
    下人把郭嘉带到红莲的房间,屋内不像想象的浮华。可以说较为精简,精简得让人诧异。
    红莲看到郭嘉闪现的眼神,解释道:“身在青楼为妓不得以,我个人对生活要求很低。要不我先为公子抚琴一曲,然后再听我说说自己的故事。”
    郭嘉谨慎地道:“红莲小姐的才艺,已经在郭嘉心中,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红莲看了一眼左钰雅,笑笑道:“今天我是有求于你,自是不敢放肆的。这位姑娘应该是你的红颜知己吧,那妆扮遮掩不了他的美丽。”
    左钰雅一怔,没想到隐藏那么好,还被她发现了,但默而不语。
    郭嘉颇不耐烦地道:“姑娘是要来打听我的私事吗?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红莲忙解释道:“郭公子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如果是,就一起来听听奴家的心事无妨;如果只是一下人,我不想她知道我的秘密。公子可以理解吗?”
    郭嘉淡淡地道:“说吧,她的嘴闭上后,就如同我的一样。”
    红莲似是确定了她的身份,然后打开回忆的匣子,道:“奴家本出生在忻州富裕人家,自幼就有一仰慕对象。无奈祈福的路上被强盗抢劫转卖外地青楼为妓。被迫失贞,远离爱郎。自知无法回头,刻苦学习舞蹈、琴艺取悦客人,希望今生还有机会见爱郎一面。我日夜祈求,或许上天垂怜,让我偶遇高人,教我学习媚术、房中术、驻颜养生术。有了这些本领,我甚至有了奢望,想正大光明地和爱郎生活的想法。”
    苦笑一下继续道:“当听说颍川多谋士俊杰,于是我来此寻找能帮助我的人,我是不能找那些喜欢我的人,因为我已经心有所爱。直到遇见能不受媚术所惑的你,我才发现一丝希望,私下认定你就是可以实现我愿望的奇士贵人。虽然我从侧面打听到的都是你不好的消息,但当我发现你身边皆是能人志士,就感到他们欺骗了我。希望你能帮我出谋划策,在我有生之年得以实现愿望,让我干净地嫁给我的郎。”
    郭嘉听到这被她说得如此复杂的问题,而且并州、忻州距离豫州颍川可谓遥远的很。为什么要找他,很不方便筹划操作吗?是因为避嫌难道冲着左钰雅的来的?基于媚术?
    郭嘉思忖,你所倾慕,称为爱郎,人家就要娶你,感觉可笑。找我不是病急乱投医吗?
    但见那急切的表情,还是问道:“你对现在的他,有多少了解?”
    红莲忙道:“我已派人去打听了,谁知道现在又兵荒马乱,能否带回他最新消息。不过战争对他倒是好事,他武艺高强,堪称举世无双。生在武官世家,父亲和爷爷都曾是校尉出身,他一定不会止步于此的。”
    郭嘉见她说得越来越神采飞扬,但他自己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梦,于是开导道:“戏志才、荀彧等都非常喜欢你,你为何执着那远方没有边际的梦想。”
    红莲沉沉地道:“歌姬脱离青楼本是不易,我今生若能清白地和他在一起,哪怕一天也甘愿付出所有代价,若不能我宁愿一个人就这样死去,保留我心中的圣洁于他。对于其他人,我已心如死灰,这就是我找先生帮忙的原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郭嘉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听着她奇怪的故事,现在这样的一个问题让他解决,无疑是天方夜谭。或许她所需要仅仅是一种执念,一种说服他自己活下去的勇气。不过看着她可怜的身世,好似勾起自己童年的不幸,怜悯之心慢慢燃起。
    郭嘉和左钰雅对视一眼道:“待姑娘把消息打听了再谈吧,我简单说下你的想法你看对不。你需要一个非常体面的身份,干净高贵地出现在他面前,做到瞒天过海,了无痕迹。不过,你不认为我的能力有限吗?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颍川书院。”
    红莲低声道:“如做一个一般的小家碧玉的话恐被轻视,甚至可能会被发现过去的污秽。我自知自己是没法办到这样精密的谋划,而你是我看到的唯一的希望,我苦苦的追寻,好疲惫,好疲惫。公子帮帮我,我愿竭力回报您的恩情。”
    郭嘉看着这个可怜而又偏执的女人,除了答应之外,什么安慰都是多余的。人生百态吧!至少这个女人对爱情的偏执还是感染到了他。纯粹的爱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要么得到,要么死去,不允许有第三种选择。
    如果说报恩,郭嘉可能得到更多的是士子们的讨厌与记恨,可现在已经被荀彧盯上的他,又有多少在乎那,他不是一个众人朝南去他就要向南走的人。
    郭嘉道:“我多少能理解了你的心情,我可以答应你的,可你要明白这不是一件可以着急的事情,或许时间很长很长,你要保护好你的容颜,耐心地等待,你这份真情,一定要让他看到。”
    红莲很是开心,看来师傅说的没错,能够谋划她爱情的那个人可能世间只有他了,她此刻犹如待嫁的闺中少女就等着郭嘉这个媒婆向她的情郎去提亲,幸福的脸儿如花儿一样绽放,尽管时间或许久些,五年、十年,只要有希望她都愿意等。平凡的人生,不如刹那芳华而有吸引力,她已经做好扑火的准备,不问化为灰烬还是涅槃重生。
    郭嘉看到这女子即使没用媚术自然的笑也是一样吸引人的,不禁想起身边的左钰雅或许就是以那份特有的本真对待自己,虽然没有大的波澜却很舒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