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28章---挑拨
    郭嘉问左钰雅是否能理解红莲的行为。左钰雅自然地道:“或许是过去的不幸,改变了她正常的成长轨迹,思想颇为偏执。正是这个所谓的执着爱情还在支撑着她的灵魂,我认为同时也这造就了她的行为更为偏执疯狂。她所认为对的那将是很难改变,在正常人眼里,恐怕要被视为疯子的,因为只有她这样执着的人,才能做出足够疯狂的行为,她所谓的媚术恐怕也没学多少时间,就很有模有样了,可见一斑!”
    郭嘉看了看左钰雅,如实地说道:“很精辟啊,你在情感方面看的比我透彻,我很认同你的观点,她的不幸确实勾动了我的童年往事。哦,你的媚术似乎要比她高明许多。”
    左钰雅下小下决心,道:“你不想问问其他吗,只要嘉哥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毫不保留地告诉你的。”
    郭嘉小眼睛一眯,坏味十足地道:“我认为你好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一下子如扒光衣服般地一览无余,就如美人的衣服慢慢地一层层地扯下才更有味道、才更有情趣。”
    左钰雅呀了一声,无奈地道:“你怎么整天净想那些东西啊。”
    一双阴暗中的眼睛盯着郭嘉,还有一双眼睛阴暗地盯着飘香阁。
    拥有后一双眼睛的他,时刻想给郭嘉以沉重而彻底地打击,更想得到红莲那颠倒众生的肉体。
    前双眼睛的主人是黄阿楚,她未曾想到飘香阁中的红莲竟然还是不知死活地靠近郭嘉,这个已经被她视为猎物、盖上私有印记的人,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的,更不用说染指了,为此她甚至不惜在荀家的地盘上,把荀晴生生地给气吐血,表达着拥有郭嘉这块土地的绝对主权。稍稍安心的是郭嘉带个下人去的,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红莲已从常人中被其划分到不友好队列中去了。红莲是一个被士子争相取悦的对象,相比荀晴而言或许有着更大的反噬性,因为红莲是一个光着脚走路的低下艳妓。她必须搞清楚,不会轻易贸然下手的,不喜欢只是不喜欢而已,这点理性黄阿楚还是有的。
    她分析过后,一石二鸟之计拥上心头。把消息透露给大师兄戏志才,让这个红莲的追求者去约束或者教训郭嘉。无论是戏志才和郭嘉关系产生裂痕,还是红莲和郭嘉划清界限,她自己都是坐收渔利最大的受益者。一为推进荆州计划,一为守护自己的情感。心中的不悦很快地就被自己的筹谋给打扫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是舒心,她是不容别人有侵犯之心的小魔女。
    黄阿楚把郭嘉红莲相会的消息传开,聪明的大师兄或许会看透计谋,但未必能逃过他的情感,她准备利用戏志才对红莲的那份痴情
    让人引开徐福后,黄阿楚换了一身普通的浅色装扮,第一次悄悄地去拜访了大师兄戏志才,这个寒门翘楚混居在颍川书院外的大杂院里,按照下人提供的消息很容易找到了戏志才的家。她一见到戏志才就一脸委屈欲哭的可怜模样,求保护地道:“大师兄,你管不管你那个郭嘉小师弟,他不好好研习八门金锁阵,还跑去私会红莲,外面已经是议论纷纷,作为大师兄你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不能再让他泥足深陷,荒废了学业,大师兄,你帮帮他,帮帮我,好嘛?”
    戏志才一时愤怒心头生,郭嘉明明知道他这个大师兄,天天盼着红莲如蛤蟆看着天鹅肉,那是望眼欲穿、馋涎欲滴,而他竟然还是把手伸到她那里去了。真不把自己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但仍竭力平静自己的情绪,说道:“小师妹,你不觉得这事情应该告诉师父吗?让他老人家教训他不是更好吗?”
    黄阿楚红着脸道:“大师兄啊,师傅就是有名的老好人一个,问是不问还不好说;如果问了,我也担心师傅万一重锤敲响鼓,下手太狠了呢,你说那?”
    戏志才也不难发现黄阿楚对郭嘉的喜爱。可他对自己就看不太清楚了,顺从地道:“师妹说的是,师兄就替你教训教训他便是啦。”不知道他是替自己解气还是替黄阿楚出气。
    黄阿楚又似求情地道:“师兄千万不要下手太重,轻轻地一巴掌,让他知错回头就好。”
    戏志才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黄阿楚如不提醒,或许戏志才只会用文人方士来处理,有了这种引导,好像给他了更多的勇气和信心。毕竟动手打脸才是最解气的。
    黄阿楚见目的已经达到,不宜久留,又说大师兄太辛苦,孝敬点钱财什么的,戏志才那傲骨,怎么会拿女人的钱。黄阿楚虽假意地让了让,其实送钱不如带点礼品,她本就是想做事不留痕迹,如同调开徐庶一样。让这件事情看起来,没有她的参与一样,她不想再引起郭嘉的一丝反感。
    临走的时候,黄阿楚又再次央求戏志才,把戏志才带入那愤怒的思绪中去。她才见好就收地走了。
    戏志才虽然自己不是注重礼数之人,但对这个出众地有点让人嫉妒的小师弟先是赢得红莲好感进而又接近红莲的行为,感觉是异常气愤,别有用心的挑衅。爱情是无私的,偏偏用那阴谋手段攫取,那就是对爱情的亵渎,对红莲的侮辱,不能让他这小人伤害了自己心中的女神。尤其对这要抢他女人的心机男,此刻是如此厌恶、恶心、呕吐。是别人抢了也就罢了,就偏偏不能是自己的小师弟。这是一种对自己的侮辱,赤裸裸的彻底的侮辱。
    愤怒的情绪带走了戏志才的脑袋,让他由慢步到疾走最后飞奔去找那个他认为欺骗了红莲情感的败类郭嘉。他要用自己的智慧鞭笞得郭嘉体无完肤,要让众人清楚郭嘉那丑陋的嘴脸。自己虽然没有高门背景,但自持雄才伟略一直藐视天下,莫说小小年纪的郭嘉,就是荀彧、钟繇之流,何为惧哉!数风流人物,当今天下非戏志才无二。本就是楚人狂徒一名,此刻的愤怒让戏志才更加自大,勇往直前。
    而郭嘉还不知道和红莲见面后,危险来的那么快,那么狂热,他更没想到是他的大师兄戏志才第一个站出来找事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