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30章---八门金锁阵
    一切平静之后,郭嘉开始研习老师所说的八门金锁阵。左钰雅看着郭嘉摆弄着奇门遁甲,尚未通晓,逐道:“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有些枯燥无趣?”
    郭嘉如实地道:“以前不怎么关心这些东西,还是蛮有难度的。”
    左钰雅兴趣地道:“我以前跟着父亲接触过这些的,让我来给你炫耀一下。所谓八门金锁阵,你不要被它的繁杂所感染。就如你处理事情大处着眼,提纲挈领它无非就是一个八卦阵。然后放上阵型,再加上运动规律。是不是所有的变化都简单明了在你心中了。”
    郭嘉是一点即通,一个大阵法,就这样三言两语被她点开了,这是需要相当的功底才能看透的,简单地说,无非是再一个规则中加注内容而已。从小左钰雅对这些就是耳濡目染的,那是当然了。
    左钰雅又道:“其实这八门金锁阵是九门八阵演化而来的:所谓九门是指的九宫图,而九门放八阵必余一空门。此空门,为阵之入口。如此,九门金锁阵法则可以变化万千,规律更是难以捉摸,即使熟悉八门金锁阵的人也一时难以破解。八阵是指天覆阵、地载阵、风扬阵、云垂阵、龙飞阵、虎翼阵、鸟翔阵、蛇蟠阵……”
    郭嘉听着这些名字,不禁联想翩翩,最后说道:“世间神奇,难道还真有如飞天遁地之术?那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左钰雅不答反问道:“若真有飞仙之术,与现在相比,你会更喜欢哪个?”
    郭嘉不假思索地道:“没想过,那于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的我都身不由己,何时能自由之后,再说吧!”
    左钰雅不再追问,也许人这一生,来世上就是如同还债一样,每个人都有着不自觉的使命。自由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汇,问问能有几人是在做自由的事情。
    司马徽通知郭嘉等人到荟萃山巨石阵去练习布阵。戏志才变得客气而更少语了,徐福总是无话找话地缓解尴尬的气氛。小师姐黄阿楚对郭嘉的关注是眼睛滴溜溜地不离其身。司马徽演示一遍阵法之后,丢入一块小石子启动阵法,忽而阵内狂风大气,遮天蔽日,乱石飞舞,天地玄学之力让人叹为观止。司马徽然后道:“且看为师如何破此阵法。”接着走进阵法对徒弟们道:“看我先找到生门,然后经此由开门入景门,破!”随着司马徽大喊一声众石归位。这就所谓,会的不难、难的不会,说起来轻松的很,要找到生门没有相当的功底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待司马徽带上徒弟走了一遭,才让他们自己个去琢磨体会。
    四人进入阵中,发现和老师带着自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懵。有人原本想着依照老师的路走上一遭就出来了,谁知道阵法每次开启都如新的一样。徐福大叫:“师傅,阵法怎么变了,生门不是原来的生门了。”只听司马徽教训弟子道:“临阵而不能学以致用,何堪大用?”
    四人相识了一眼。郭嘉先开口道:“大师兄,看来大家是要齐心协力了,老师这次真的在考验我们啊。”戏志才没有反对,其他两人都是赞同。
    四人商量后,只要找到生门,就等于迎刃而解,因为生门意味着东北方向。而天不见日,不免让人泄气如何来找。郭嘉安慰着大家静下心来,方向无非和太阳有关,太阳有光,光则有向背。郭嘉好似心中得到了方法,等待着大家的思路。良久,见他们还在情绪慌张,就与之分享道:“我们先分别查看下贴着泥土的石头,潮湿的的则为北,干松的则为南。”戏志才思忖,在这凌乱的时刻还是郭嘉最稳定。基本的道理,说出来谁都明白,可为什么就不能更快的联系起来,早上小师弟一步。只要再多给戏志才会时间,只要他的心情冷静下来,想起来也是早晚的事情。如果等到和郭嘉一起入世,将来不是要死死地压制着他这个大师兄。最为牵挂还是红莲的事情,郭嘉挡在那里,他又怎么能跨他去而一亲芳泽,这更是难题。
    四人出来之后,唯有戏志才面无表情。其他三人皆是欢喜。黄阿楚更是夸赞郭嘉同学的聪敏。
    司马徽让他们自行摆阵熟悉,背向他们,捋着胡子欣慰地离开。
    戏志才还是兴趣不高,徐福悄悄地和黄阿楚商议,一人负责一个来调和他们的师门情谊。黄阿楚立刻点头,并自告奋勇地负责郭嘉。徐福看着她跑的那个急,仿佛害怕这个师哥要和他抢了小师弟一般。摇摇头,一副学着师父扮相,装作老成的样子。
    黄阿楚很快就忘记了她的目的,或者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她的目标之是郭嘉,眼里也只有郭嘉。至于和那谁谁的关系,呵呵。郭嘉和颍川的关系都搞坏了才好那,那就更容易拐带到荆州啦。黄阿楚看郭嘉不停地变换着手里的石块,感觉颇为怪异,问道:“这是八门金锁阵?”郭嘉微笑道:“小师姐且看像与不像?”
    黄阿楚快速地对比着,然后道:“我看倒像八门颠倒金锁阵。那就叫八门颠倒金锁阵如何?”
    郭嘉说了句,“好一个八门颠倒金锁阵”,似很是赞同,不走寻常路的人总喜欢有点邪的感觉,邪的词汇。
    黄阿楚畅想道:“我以后就拿这个阵法给我们看家护院,除了你我谁人进去也无法轻易走出来。”
    郭嘉没太在意她的话,摆弄着阵法,答非所问地道:“你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咫尺天涯不见的拒绝。”
    黄阿楚亲昵地说:“郭哥哥,你不是可以进去吗,谁说拒人千里了,你要进出随时都可以哟。”
    郭嘉怔了下,颇不习惯,然后说道:“怎么不是小师弟,一下又变成了郭哥哥,你要给做我的小师妹?”
    黄阿楚噘嘴,道:“我就是想叫你郭哥哥啦,但你还是我的小师弟。我就要做你的小师姐,谁让你慢我一步拜师呢。郭哥哥,郭哥哥,我滴郭哥哥!”
    她见郭嘉未理,泱泱地道:“你怎么都不回答,快说嘛,快答应我啦。”
    郭嘉被摇晃着,手里的石子胡乱地甩出去,顺着她嗯了声,感觉她似乎还是一个未长大小妹妹一样,调皮、可爱还有些无赖。
    黄阿楚还是不放心地道:“这个可是我们一起的杰作,不许忘记我的功劳。”
    郭嘉本就不太喜欢阵法,此刻玩弄这些,只是如玩游戏一般,然后说:“知道了,不就是八门颠倒金锁阵吗?”
    那年头又没什么版权,不知道黄阿楚打的什么主意,或许仅仅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纪念,或许是对百年好合的期盼,也或许是别的。但八门颠倒金锁阵拿来看家护院真是不错的主意,小魔女黄阿楚想想父亲也一定会因它而另眼相看她的郭哥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