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鬼道军师之势者天语 > 第31章---文姬风流与恬静之力
    184年二月中旬,从山下运来了最后一匹粮食后,颍川书院决定布设八门金锁阵封山。
    想一观颍川书院才子的最佳时机,莫过于八门金锁阵布置的时刻,颍川书院的学子几乎是倾巢而出。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有个人却对此机会望眼欲穿。听说书院才子要结队而出布阵,思维敏捷的她吩咐随从去烧开水,以待她借机送茶近距离找寻佳人。此人就是来颍川书院已有半月的文姬小姐,骚动之情再也无法掩饰下去,恬静的心已经不在。真实的性情复归,身着轻装向外小跑而去。
    蔡文姬寻一方便之处,踮起脚一手遮阳而望。看那四队人马分别是郭嘉和荀彧领头的颍川士族;其次是黄阿楚率领的四方游学之士;接着是戏志才带领的天下寒门;最后是徐福领衔的豪杰志士与众杂役。
    蔡文姬望去:那龙头男子是一白皙少年,有一对颇为有神的眼睛,白的俊艳,但不是她的菜,再也不想承受爱慕后的生死离别。他身后是一装扮豪华的伟岸公子,俨然一个帅哥哥,心里是颇为喜欢;怎么这领队里还有一黄毛丫头,甚是讨厌,去去去;待到撒眼第三队,虽然没有不屑的眼神,但外貌实在太寒酸,略过;第四对多是威武大汉,强壮的身躯让人心荡神漾,一个个的细细把看。果然有一美男子怎么是如此好看,饱满的脸蛋,飒爽的英姿,真是让人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仿佛雄性之气敲击着她的心脏,咚咚作响。
    蔡文姬一个个的在心里品尝了个遍,那所谓好看的美男子也就是郭嘉的贴身奴仆左钰雅。至于为什么会分配到徐福那里去了。只看队列就会明白,俨然是有着高低贵贱之分,郭嘉之后紧挨着都不是郭图而是荀彧、钟繇。
    蔡文姬就这样时不时地偷看着左钰雅,等待着他们的间歇,等待着送水的时机。
    待众学子休憩时,蔡文姬克制住激动的心情,竭力平稳地向左钰雅走去。尽管内心是如此渴望,她并未选择两者之间最短的直线,而是顺着众人踏出的小路向那个遥望远方有着静态美感的俊俏公子走去。接过下人递来的水碗,然后十指隆起,轻蹲身,柔声蜜语喊地说道:“公子,喝口水儿润一润,缓解下那一身的疲劳。”
    左钰雅收回放在远方的眼神,忙道谢。一手托碗底,一手扶碗口,还是不小心触及了那根玉葱般的手指,但她的心不在这儿,依旧是在远处的郭嘉那儿。
    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触动了文姬风流,在她眼中就就是一片诗章。不仅仅颤酥酥的感觉更是心里的无限遐想,激荡出塞北的豪情,荡漾着卫仲道曾经的缠绵,那种幸福与痛苦的杂糅在一起,润湿了双眼。
    左钰雅还碗给送水人的时候,才发现她那一副出神之态。十指还悬在半空中,眼睛正对着自己,眼神有着娇羞、春情。她这才细看眼前那女人。
    暖风吹乱了她耳边的一丝青发,可爱的脸蛋上,一副略略带有讨喜的表情,横眉如画,凤眼含春,狮子狗鼻,流畅顺滑的下巴上托着一副肉嘟嘟的嘴唇。两道细长的项链在脖子下勾勒出月牙儿般轮廓,月牙儿内侧悬着项链上琐碎装饰,外侧柔滑。弯月与小山丘相迎成画,天蓝紫纱罩上一层朦胧的美,如诗如画醉人间。
    左钰雅看到这种静态之美,是荀晴赶不上的温柔,她就仅仅是站在那里,都会让人有不自觉地向她靠近的欲望,实在太美了,就好像收藏家眼里的珍品字画一般。
    不仅仅是左钰雅一人如此,四周的人也在这恬静之力下入画了。远处的叽叽喳喳,扰醒了众人的美梦,停止的时间恢复过来。蔡文姬的文姬风流与形态之美中暗含的恬静之力,有静默人间的神奇。
    一首打油诗最能形象贴切地表达此刻的蔡文姬的内心。“春叫猫儿猫叫春,听它越叫越精神,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醒过来的蔡文姬,内心的风流狂野又被束缚起来,回归那个恬静的可人态。
    送水之后,她再也没有做出超越她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身份之外的行为,刹那间的美好仿佛已经补充了内心的缺失,她如一道行走的风景,慢慢地消失在众人眼中。
    八门金锁阵完成后,一般的悍匪即使有上山的心思,也是进不来的。大家算是稍稍安心下来。
    郭嘉这组八门金锁阵,虽然名义上是郭嘉领队,但实际指挥权基本都牢牢地把握在荀彧的手里。荀彧一向善御人和之力,先得士子心的他是不会给郭嘉机会进入他的领域,孤立郭嘉是他压制郭嘉的一项利器,就如当初取代钟繇类似。随性的郭嘉这方面远远不及荀彧,他乐得轻松。
    而相对于和郭嘉的私人恩怨,荀彧还是把颍川书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颍川书院的既得利益中郭嘉远远不及他荀彧的获得,他不会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错误。与郭嘉的恩怨,他不急于一时。在公众面前,他以大义安抚人心、赢得美名,这就是儒家名士之首荀彧。
    正当荀彧想再次借郭嘉红莲间的闲话说事时,让队中为数不多的那几个士子都远离他,未想到黄阿楚也赶到这里。看着这个当初让戏志才和郭嘉心生间隙的女人。荀彧暗自讥笑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同时也感觉到了黄阿楚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手段狠毒,若为男儿身当是莫大的敌手,而对戏志才这个寒门巨子以后也不能再过度排挤了。敌人之敌人就是朋友,这点浅显的道理是谁都明白的。该拉拢的拉拢,荀彧在拉帮结派上做得是相当漂亮,颍川书院士族的核心荀彧认第二,绝对没人能做第一。他想着红莲那小妖精真不懂时势,有朝一天一定要她后悔来求自己。虽然他自己对那种魔性之美也是无法抵挡的,这个有着深厚底蕴的他知道如何来藏,如何来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