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妖神 > 4.第四章:强势斩杀
    第三式狂风漫天讲的是用剑身感受风的流动,然后运用灵力和风相结合,达到身法剑法合一,最后一股气将这股力量倾泄出去,达到对敌的作用,这已经是剑道三大境界中的身随剑动的意境了。
    深吸一口气,秦尘开始了单调枯燥的修炼。
    感悟,踏步,舞剑……
    一天下来,秦尘也只堪堪触摸到狂风漫天的门槛,至于其他两式则是没有任何头绪。
    不过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也肯定会大吃一惊,要知道秦尘练的这个飓风九剑少了最重要的心法,就连那些长老想要入门都无从下手,秦尘只练了一天便已经有所成就,这种天赋实在是让人骇然。
    院子里,一人一剑伫立原地。
    一阵狂风吹过,院子里的树叶簌簌飞落,这时秦尘动了,人未至,剑先到!
    空气中寒芒闪烁,席卷着狂风,疯狂的绞碎着空气中的树叶。
    唰!唰!唰……
    剑影夹杂着狂风,向着院子里的巨树狠狠撞去,轰!巨树仿佛纸片一样被瞬间绞碎,徒留原地一堆木屑。
    看着地上的木屑,秦尘笑了,自己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秦尘收剑而立。
    这飓风九剑不愧为地阶低级武技,修炼难度绝不是清风剑法可以比拟的。仅仅是这残缺的一式威力就不下于清风剑法的第三式狂风骤雨了,甚至威力更尤胜之。
    要知道这还是只残缺的剑法,真不知若是完整的飓风九剑威力会是何等惊人。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秦尘打算睡觉了。
    秦尘住的地方简单至极,一张石床,上面一床被褥,墙上挂着一把断剑,这就是秦尘的全部家当了。
    把精钢剑放在一边,秦尘取下墙上挂着的断剑。
    这把断剑,通体漆黑,由剑身三尺处断裂开来,秦尘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只从剑身上一个苍劲的秦字秦尘把其命名为定秦剑。
    而且更奇特的是在秦广触摸这把断剑的时候他丹田中的九天剑碎片会有波动,虽然波动很小但还是被秦尘注意到了,这也是秦尘选择断剑的另一个原因。
    说起来,这把断剑还是秦尘从秦家带来的,当时秦尘要来隐剑宗,秦尘的父亲便是让秦尘去秦家宝库选一把趁手的兵器,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秦尘就选了这本断剑。
    摇了摇头,又把断剑重新挂回墙上,秦尘一头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是秦尘没想到的是,在他睡着后,定秦竟然和他丹田内的九天剑碎片发生了共鸣……
    隔日,秦尘再次来到小院,先是把基础剑法练了十几遍才开始修习起飓风九剑。
    在秦尘看来,基础是重中之重,高楼大厦平地起,关键在于打好地基,修炼也是一样,你的基础没有打好,纵然房子建的再高再大,也保不准一日倒塌。
    和往日不同的是,一套剑招练下来,秦尘只觉自己头脑通透,对飓风九剑的理解更上一层楼,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畅快感。
    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剑招上似乎有了某些东西的雏形。
    近两个月的时间飞快流逝。
    云雾缭绕,狂风不息,一小院里端坐着一束发白袍少年,在少年面前的地面上插着一把黑色宝剑。
    穆然,少年拔起地上的黑色宝剑,腾空而起,剑光闪闪,这才看出少年手中所持竟是一柄断剑。
    不知是不是错觉,少年身上透露出一股锋锐之气,偶然间的目光流转暗含黄金百战穿金甲的杀伐之意,整个人仿佛征战数十载沙场的将侯一般。
    “狂风漫天!”少年轻喝一声。
    身形猛然跃起,手中断剑仿佛扑杀猎物的鹰隼化身一点寒芒。
    “呼!”一声风啸从少年手中断剑传出,然后就是一道巨大的龙形飓风猛然直下!吞没沿途一切事物,最后把那云海都生生撕裂了一道口子。
    把断剑重新挂会腰间,少年自言自语道:“不愧是飓风九剑,威力如此之大,要不是我的修为太低,这一式只怕能彻底撕裂云海。”
    少年自然就是秦尘了,这两个月来秦尘苦心钻研飓风九剑,终于达到能熟练运用前两式的地步了,就连第三式也已经有了些门道。
    一身修为也是达到了炼气七层,两个月接连突破了两个小境界,再加上学会了飓风九剑,就连秦尘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现在的实力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秦尘的那把精钢剑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支撑不住秦尘的高强度使用彻底断裂了。
    之后秦尘偶然发现自己的那把断剑竟然比精钢剑还要坚韧,至于强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所以现在也是一直用的断剑。
    “该去归还秘籍了。”想起守阁长老和自己说的,秦尘不敢怠慢。
    来到武技阁。
    守阁长老抬头就看见了秦尘,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怎么,小子知道这飓风九剑的难练了吧!现在去选取其他武技还来的及,人有自信是好事,只是也要用到点子上。”
    “飓风九剑的确难练,我也是花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才堪堪学会。”秦尘淡淡一笑。
    “对啊!这武技的确难练。”守阁长老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一脸愕然,“你说什么?你是说你练成这飓风九剑了?”
    “差不多吧!”秦尘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含糊道。
    “小子,你可莫要诳骗老夫,你当真是练成这飓风九剑了?”守阁长老还是一脸不信的看着秦尘道。
    没有说话,秦尘从腰间抽出定秦,一身白袍无风自起,整个人仿佛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周身气势翻腾,抬剑就是一道霸道卷风向着守阁长老打去,“小子得罪了!”
    守阁长老自然不是一般人,伸手一捻卷风就被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只是那一张嘴却是张的老大,“这难道就是飓风九剑?”
    “不错,这正是飓风九剑第四式风卷残云。”收剑伫立,秦尘不卑不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