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妖神 > 13.第十三章大赛前夕
    因为当时修炼的时候实力还差一线的缘故,尽管秦尘对于这招已经有了一些理解,却始终无法完全施展开来。但是现在不同了,实力提升了,他也终于有机会尝试一下使用这技能了。
    灵力缓慢地沿着他的手臂传送到断剑之上,秦尘身旁的风声波动每强上一点,他都能感受到自己对技能的领悟更精确了一些,直到他不需要睁开眼睛,当当凭借风的律动就可以感受到刘蟒的位置的时候,他终于放松了下来。
    睁开眼睛,果真一眼就看到林静在刘蟒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但是碍于他先前说的话还在苦苦的支撑着。
    “林静师姐,多谢了。”
    听到秦尘淡淡地声音,林静苍白的脸色之上终于是浮现出一丝笑容,她也不知道为何刚刚在秦尘说出帮他拖延一下时间的时候就选择了相信他,或许是因为他之前展示出来的实力太过于惊人了吧。
    林静这么想到,灵力包裹在脚上,往旁边撤开来。
    “让女人挡在你前面,你还真是有本事呀。”
    因为林静一直选择和自己躲闪和限制的缘故,刘蟒并没有在这段时间内对秦尘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攻击,在感受到秦尘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的时候,他此时面色也是相当不好看。
    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认为一个一个不过炼气十层的人能够打败他,就算是他的技能和实力比真正显示出来的要强很多也绝对不可能。
    “你也很荣幸,这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技能。”
    秦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依然带着淡淡地笑容,就好像无时无刻都是胜券在握一样。
    刘蟒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低头,震惊地看到自己的脚下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漩涡。
    “风,从,龙,卷!”
    一字一段,秦尘断剑扬起,在空中虚幻一砍,不知何时,刘蟒的周身已经被狂风包围了,那断剑,只是一个引物,在它劈砍的瞬间,漩涡就变得狂暴了起来,甚至是周身的尘土都是被扬起,发出可怕的声音。
    “什么东西!”刘蟒此时完全变了脸色,他甚至都不知道秦尘是在什么时候将这个技能施展到自己的脚下的,可是当漩涡刮起的时候,他已经是无处可逃了。
    灵力护住自己的身子,刘蟒面色凝重地闭上眼睛。
    蓝色的漩涡包裹住他整个人,秦尘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他被风从龙卷困着不能动弹,仿佛将自己站成了一个雕塑。
    “啊!”
    漩涡内,渗人的惨叫声响起,就好像他在那么一瞬间受到千刀万剐了一样。周围观看着的人都是一阵脸色发白,尤其是刘蟒这边的人,面面相觑,似乎已经心生退意。
    很快,众人可以感受到,那风的劲头好像减弱了一些,秦尘自然是第一个感受到的,终于从刚才似乎是沉思的状态中苏醒过来,迈开步子,就那么平静地朝着刘蟒的方向缓缓走去,断剑抬起。
    就在漩涡散开的一瞬间,精准地架在了头晕目眩的刘蟒脖子上。
    “那么,你输了。”
    刘蟒被蓝色漩涡弄得几乎摸不着头脑了,在那漩涡之中,他的感官几乎被完全地剥夺了,只能感受到飓风不断地伴随着灵力在自己身上滑下一道又一道的伤口,尽管都不是致命地伤害,但是光是对心里防线上的摧残,就足以让他逐渐崩溃了。
    当下飓风散开的时候,看到秦尘精准无比地将断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只感觉一阵腿软,明明只是炼气十层的小子,但是……但是为什么会给他这么可怕的感觉?
    刘蟒瘫坐在地上,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尽管他还有一些余力没有使用,但是如此,他已经战意全无,却是已经失败了。
    在战斗中,为战斗的一方赢得胜利的,有时候也不只是实力,更多的,是心性。不灭的战斗意志,也是胜利的必备条件。
    秦尘见刘蟒嘴巴张合着,竟是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也是无奈,就伸手朝他的怀中掏去,在对方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就轻而易举地将之前他们宗门先找到的那颗四阶妖兽的内丹拿出来。
    随后又回头去看向金光门剩下的其他弟子,“我说,好戏看完了,请回吧。”
    说罢,伸手做了一个请他们离开的动作,眼神又瞬间变得阴狠,“还是说,诸位也想和秦某较量一下呢?”手中的灵力就在同时暴涌而出,覆盖到断剑之上,颇有些风卷残云的气势。
    金光门的弟子一看情况不对,心中都是暗想出现的这个小子到底在隐剑宗中是何等的地位和实力,怎么会先前完全没有听说过呢?
    但是此时,显然不是他们犹豫的时候了,由先前那名干瘦男子指挥,抬着还有些迷茫的刘蟒,飞快地转身离开了,那架势,用秦尘上一世的话来说,就叫做“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了”。
    “哈哈哈,过瘾,给劲!”先前跟在林静身后的魁梧壮汉此时满脸通红,待到金光门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就冲到了秦尘的面前,重重地拍着后者的肩膀,爽朗的声音响起,“小兄弟好实力呀!今天可算是给我们夺回一些面子了,可不然平时咱们都是被金光门欺负的劲,不知道你是内门哪个长老名下的弟子呀?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魁梧大汉说的话完全是随心的,甚至听起来都有些杂乱无章,秦尘被他拍的那几下弄得龇牙咧嘴地,险些一个腿软瘫坐在地上,但还是如实回答道,“这位兄弟,我不过是个外门弟子罢了。”
    此话一出,就连林静都是一个挑眉,显然秦尘的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一些普通的内门弟子了,没想到……
    “外门弟子。”魁梧壮汉也是愣住了,旋即便是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光头,“小兄弟,你这话说得可就让我惭愧了,我一个内门弟子,就你刚刚那一招,我也是自认为接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