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杜黄皮 > 第41章 龙战于室 4
    云帆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自己应了她没有。过一会儿,他觉得天上好像下雨了,热热的雨水一滴滴地落在自己头上……热热的?他睁眼一看,原来是苏放的泪水。
    她紧咬着嘴唇,大滴的眼泪从深灰蓝色的眼睛里流起来,顺着面颊积聚在下巴上,然后一颗颗滑落在他脸上,后面的眼泪不停把前面的推下去,她就这样不停地、又无声地痛哭着。
    云帆心里好难过,伸手去擦她的眼泪。苏放一时分心,脚下突然勾到野藤,身子重重摔了下去。她急忙拧转身子让背先着地,云帆就砸在她身上,再爬起来时脸上被树枝划了道血口。
    云帆揽住她:“别走了,三个时辰我们上哪里去找能治好我的名医……我们还是坐一会吧,让我好好看看你……”苏放道:“名医是现成的,你忘了薛成贾吗?”赵云帆肃然而惊,她竟然打这个主意,他大声道:“你疯了,我们才跑出来!”
    苏放道:“有来有回很正常,去他家用不了三个时辰,我们快走。”她又抱起赵云帆,云帆挣扎起来:“回去是送死,他根本不会救我!”
    苏放抱紧他快步走,云帆叫:“你糊涂了,这样我只有死得更快,你也会一起……放下我!你、你要死自己死,别连累我……你这个笨蛋,我才不想和你一起死!”他开始骂起来。
    可随他怎么叫苏放都不理,他看这招不灵又叫:“放!你听我说……我跟你说真的。打伤我的人戴着红木面具,我从来没见过武功那么高强的人……他就突然出现在西园门口,很可能就是一笑魔君。”他喘一口气道,“他完全可以打死我,可他没有,你想是为什么?”
    苏放道:“因为我躲起来他找不到,薛成贾为了引我出来。”云帆摇头:“不,不是薛成贾,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那个人打伤我就放在路上,薛成贾看见还很吃惊呢。我故意装成没事的样子跑……他、他也没察觉,还以为是自己抓住我……所以我说他可以利用……”
    苏放叫道:“你干嘛要装成没事的样子?你为什么不让他治?”赵云帆道:“我想我可以拖到天亮你眼睛好……那时大家都在抢你的藏宝图,可一笑魔君一定知道自己没宝藏,他明知你的图是假的,为什么……还、还要打伤我,他是要引你出来啊!他不在乎那些武林人士。他、他的目标是你,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你、你可别辜负我的努力。”
    苏放咬牙问:“你去西园?你准备好退路了是不是?要是我不在今天闹起来你就可以安全走了是不是?要是我不争强好胜你就不会被人发现是不是?我没把藏宝图给他们,还可以换薛成贾给你治病,他不知道是假的……我、我他妈的都干了些什么!”她使劲捶了身边树一下。
    云帆道:“别这样,一笑魔君一定有个大阴谋,你或许能挽救一场武林浩劫……”苏放大吼:“武林去他娘!我管他一哭一笑!全死光了也不干我的事!我只管你,一定要回去让薛成贾给你治!一定要!”
    赵云帆吼道:“你听不懂吗?回去那是一起死!你要让我这一番辛苦都白费,到头来你还是落入别人圈套……”这几句话一气说出来,他一时没了力气再续。苏放道:“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呸!我想不了那么多,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云帆,快告诉我还有多久上官道?”
    赵云帆急得要命,苏放犯了牛劲根本不听他的话。但听得她这样问突然有了主意,于是道:“好,我听你的,我们回去薛家!”苏放很高兴:“对!无论如何我们都别失望!云帆,我们一定会有机会的。”他们上了官道,苏放站在黄土道旁问:“云帆,哪边是去薛家的方向?”赵云帆轻声说:“左边……”苏放提一口气,向薛家相反的方向跑去。
    苏放眼睛的颜色又深了一些,可这又有何用?依然是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自己错得多厉害,也看不见赵云帆看着她那样爱怜横溢、又万分难舍的表情……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拂起苏放额头汗湿的头发。苏放腾地站住了,她道:“薛家在西北,现在是冬天,风向也该是西北,那应该吹到我后脑才对。云帆,你骗我!”赵云帆撒谎不眨眼:“那是你跑动带起来的风,当然吹在面前……”苏放道:“不行,我输不起了!”
    她把云帆放下,自己走到路中间,挽起袖子伸到空中,用手臂上的皮肤仔细感受风向。多亏是夜里,否则别人看见一定以为天上要掉钱下来了。
    风儿迟迟不来,苏放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耐心,终于又有一阵微风吹过,她高兴地叫了声:“这边!云帆,别和我算计了。老实和我走吧!”
    这高兴只有一下,她跑回去摸索时地上空无一物,赵云帆已经趁她专心感受风向爬开了一些。
    苏放真急了,她大叫:“云帆?你在哪里?云帆!快出来!云帆!云——帆!”云帆离她并不远,但她越摸索越远了。他在一旁看着她瞎子一样急急地呼叫、看着她脸上那样无助的表情,看着她手忙脚乱地爬着在地上摸索……他心里难过地要炸开了。
    苏放终于放声大哭:“云帆!你出来啊……我求求你!以前我打死过一个人,他死时说只想看他儿子一眼,就看一眼……难道这就是报应么?我也求求你,你让我看一眼,让我能看你一眼!云——帆!让我看——上一眼吧!”赵云帆要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才能不哭出声来,她看起来那样绝望。
    苏放突然停住哭声,她直起身子道:“云帆,你一点声音也没有那一定是死了!”她掏出一把匕首,“不如我们一起走吧……”然后她用力刺向自己的小腹,赵云帆忍不住“啊”了一声。
    声音还没消失,他已经又回到苏放手臂里了,苏放眼睛又深了一些,而且开始发光,她含着泪笑:“你还躲吗?”赵云帆对着她的脸,也是满眼泪:“不躲了!我们去!”那样庞大的暖流充斥着他们的整个身心。这两个人从来就是这样,不需要说一句话就能听懂彼此的呼吸,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样两个顽强的生命。在这种暖流的保护下,又有什么能伤害到他们呢?
    两个人紧紧相拥,然后苏放就向着正确的方向大踏步奔跑。她眼前还是黑的,可在黑暗中多少有了一点儿光的感觉。她便奔着这光明而去。
    眼看薛家已经在望,赵云帆经过大半夜的颠簸,血脉流通,背上有了知觉。越来越痛,后来只觉得有无数小刀子在背上戳来戳去。他咬着牙,冷汗大滴地滴在苏放手上。苏放十分着急,大步走到正门门前。她一手扶住赵云帆,另一只手用力砸门。片刻,两个家人走出来开门,一个道:“深更半夜你干什么?我家老爷最近有事,不给人治病了。”
    苏放道:“我是苏放,你们老爷要找的就是我,快去通报!”那家人吃了一惊,上下打量她。此刻苏放穿的是粗劣的女装,他已认不出这就是把家里闹得底朝天的人了。他白了一眼:“神经病!”重重关门。
    苏放大急,一只脚****门缝阻住关门,另一只脚提起猛踹过去。她踢得歪了,踢中门框,那门框经不住她这样大力,“轰”地整扇门倒下去。苏放就这样踩着门板出现在夜色里,像个威风凛凛的战神!
    她一把抓住开门的家人,道:“你给我大声喊,苏放来了!”那家人面如土色,哆嗦着道:“小人不敢,姑娘你要干什么请自便,我、我不会告诉人的。”苏放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眼看赵云帆气息渐弱,哪还有空和他啰唆,自己叫起来:“薛成贾,苏放来了!”她的声音中气十足,远远地传出去:“苏放来了……来了……”
    叫了几声以后内宅开始骚动,她把云帆送到另一个吓得说不出话的家人手中:“你扶着!”然后拿出玉箫放到赵云帆怀里:“记得一定要让我看到你!”云帆伸手拉住她,犹豫一下才道:“内园最南边的小红楼是薛成贾独生女儿住的地方,他对这个女儿爱若性命……”苏放眉毛一扬:“那就好办了,你怎么不早说啊。这下我多了很多把握!”她的眼睛开始能蒙眬地感受到光了,可还是看不见云帆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忧郁。
    片刻薛成贾就带人赶到了,许多好手还埋伏在庄子外面堵截苏放,所以他身边家人居多。他一时不敢靠近,远远吩咐众人:“小心行事!快叫外面的人都回来……尤其是钱先生,苏放你……你想干什么……”
    他推蓝大力上前,蓝大力哆哆嗦嗦道:“你现在进攻是……胜之不武……”赵云帆感到好笑,同时也不由为苏放骄傲,轻轻道:“看清楚点,苏放不在这儿,过来吧!”
    薛成贾这才看到一直扶着赵云帆动也不动的是自己的家人,而他不动也主要是被吓得不能动了。他大怒:“你扶着这个人干什么?苏放在哪里?”那家人诺诺道:“她走了,说留下赵公子给老爷看看病……治好了让你给她送……送回去。”薛成贾大吼:“看病!我宰了他!苏放往哪跑了,快让人追,追上她立刻打死!”
    家人结结巴巴道:“等等,老爷我……苏姑娘说这个给你做诊金。”薛成贾一把抢过,见上面几个大字:
    想保无事,拿出本事!若有无常,李代桃僵!
    他看不懂,道:“什么意思?”家人道:“老爷……她抓住阿福带她去小红楼了!”薛成贾大叫一声:“阿雪!”转身欲往小红楼跑。便在此时,一个丫头飞跑过来——她轻功也是不弱,此刻沉声道:“不好了,小姐不见了!”是薛雪的丫头秦书云。她自幼就卖身进薛府,薛成贾见她姿质极好,便让她练武保护女儿,那是薛雪身边第一亲近的人。
    薛成贾道:“怎么回事?书云,你不是和阿雪在一起的吗?”书云道:“我只看到一个人影,那人留下这个。”她递过一张纸,上面还是“想保无事,拿出本事!若有无常,李代桃僵”几个字。她接着道:“她还说要是老爷医术不高就赶紧苦练,看能不能把砍成八块的人接回去。”薛成贾手发抖:“她的意思是……”
    扶着云帆的家人道:“她是说如果赵公子死了,就把小姐砍成八块!”薛成贾一巴掌打过去:“胡说!”家人吃了这一下向左就倒,云帆失了依靠也要摔倒,薛成贾急忙扶住他。
    书云含泪道:“我仔细找了所有地方,一点痕迹都没有,老爷,书云失职,实在难辞其咎,可你一定要救小姐啊!”薛成贾泪眼婆娑:“阿雪!爹连累你了。”书云道:“老爷,有这个人在小姐不会有事的,您还是先救活他吧。以后我们好好布置,总有机会让那苏放上钩。”薛成贾点头,他又道:“阿雪!你叫爹爹怎么放心你啊。”看来这个女儿还真是他的心头宝贝。书云道:“老爷,你快救这个人吧!他要死了小姐一定没命活着!”
    薛成贾道:“啊,是,快、快扶他去药室。快去密室拿我的九转续命丹……全拿来……把石乳都给他喝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