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二流谋士 > 第78章 洛河之水
    管亥和张饶的第二梯队终于在华雄支撑了近两个时辰之后赶到,六百勇士损耗近半,人人挂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管亥在虎牢关被徐荣突袭,张饶更是失去了亲弟弟,两人合力共击徐荣。徐荣心知战机已失,果断地收拾起千余残部,退往荥阳。张饶如何肯舍,点起本部青州营,紧追三十里;管亥趁势拿下宜阳,留下一半士兵协助华雄休整,匆匆赶去接应。
    徐荣的军事才能还是被低估了,他也准备了接应的后队,副将许岩在轻骑出动之后,带着三千精锐步兵,守候在宜阳与荥阳之间的密林中;徐荣败军转过山坡,沿着洛水河岸而走,张饶不熟地形,一心要为弟弟张青报仇,渐渐与后队拉开了距离。
    陡然间号角声起,密林中伏兵齐出;徐荣立即回兵掩杀。张饶措手不及,密林与河岸之间狭小的空间中,青州营被切成数段,首尾难以兼顾,应接不暇。徐荣在乱军中远远觑见张饶,拈弓搭箭,张饶应声落马,徐荣策马赶去,一刀砍下张饶的头颅,高喝,“张饶首级在此,降者免死!”
    张青张饶先后阵亡,群龙无首,青州营顿时炸开了锅;然而青州营将士的血性却被彻底激起,仇忾的情绪竟象是一剂强心针,刺激着每个战士疯狂地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许岩的部下渐渐抵挡不住。
    管亥听得前方传来张饶阵亡的消息,登时又惊又怒,立即率领后队直接从密林中冲杀过来,劈面正撞上许岩。管亥手起刀落,将许岩拦腰斩为两段,荥阳军军势一弱;徐荣亲自断后,引军退回荥阳。管亥抢回张饶尸体,黯然下令停止追击。
    郑纶听说又折了张饶,不禁恼怒,手下众人也都对徐荣恨得咬牙切齿。郑纶刚想从宜阳直接从背后攻击荥阳,不料又被徐荣察觉,竟先降了曹操;曹仁、满宠两处原拟偷袭的军马,立即转到明处,与徐荣互为犄角相援,作为投降的诚意,徐荣将虎牢关拱手让给曹操。曹军一占虎牢,马上就对洛阳构成了严重威胁,郑纶无奈,只得由宜阳准备渡洛水返回洛阳。
    洛水河边,郑纶没有丝毫欣赏美景的兴致,尽管洛水神女的传说被曹植转移到了甄宓身上,尽管此时的甄宓就在身边,连连失利的阴影使破虏军失去了往日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斗志。郑纶将青州营残部都划归管亥统帅,撤消了北青州的番号,青州士卒也锐减到了不足五千人;前锋营和突击营的损失更让郑纶倍感痛心,阵亡一百八十五人,重伤两百多,勉强还能战斗的不到一百人!
    洛水是黄河的一条重要的支流,蜿蜒绕过洛阳城,连接护城河,并于虎牢关西北汇入黄河。此时正值秋季汛期,然而洛水的水位相对竟比往年浅了许多,且有大片河床裸露在外,河心地段马匹可以轻易地趟过河去,大大地便捷了郑纶军的移动。可是郑纶总觉得心绪不宁,虽然年逢干旱少雨,但是相对来说,其它河流的水位都没有洛水这么浅,因此郑纶迟迟没有下令全军渡河。
    显然,郭嘉也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带着一位当地的老农,匆匆赶来,“伯纯,暂停渡河命令!”
    郑纶忙问其详,郭嘉一指老农,“半月以来,洛水的水位还没有这么浅,这位老伯就住在洛水边,蝗灾毁了收成,原打算在洛水里钓鱼度日,不料洛水越来越浅,只需近河岸打捞便可。”
    郑纶心中大疑,忙问老农,“请问,在这洛水上游,是否有水库?”
    “水库?”老农不解。
    “噢,就是有大的湖泊或者洛水本身河道是否有一段非常曲折狭小的地段?”
    “有!宜阳上游对岸便是永宁,在永宁河段的河面宽阔,一路往下有一段叫回水河的,河道非常狭窄,直到这宜阳段才又宽了起来。”
    郑纶和郭嘉不禁神色大变,如果在上游筑坝蓄水,等大军渡河之时,骤然开坝,那么这两万人将被彻底淹没!
    “他妈的这个徐荣真是太可恶了!”郑纶忍不住便咒骂了起来,差不多用上了他所知道的所有粗口,“快让子义马上带他的骑兵往上游查看,一旦发现敌军蓄水,立即格杀,占领坝口!还有,沿途必有敌军斥候窥测,务必及时剪除!”
    郭嘉立即让所有准备渡河的车马撤出河床,到岸边待命。
    果不其然,在永宁驻守着千余人,奉了徐荣将令,在河道最狭窄的地方开筑了接连三道河坝,河坝上的水渐渐满溢流到下游。太史慈立即引军杀去,不料守军戒备极其森严,远远望见下游有军杀来,竟立刻开坝,滔滔河水顿时倾泄而下,看得下游岸边的军士们心惊肉跳。太史慈选择一处河道最窄仅有十余丈的地方,全力抢渡,一举拿下永宁,并且在河道上重新堆补堤坝,水势立缓。
    郭嘉唤过典韦,“下游水涨,徐荣必有察觉,定会出兵来攻,你可带上三千人,便于东北密林中,放他杀来,截其归路!”
    “小郭先生,你就等着瞧好吧,若不宰了那狗头,俺老典便是对不起张家兄弟!”典韦怒气冲冲地点起一路人马,匆匆赶去密林。
    郭嘉又派华雄带人从密林狭道正面阻击,务必与典韦联手将徐荣逼在狭道中。
    徐荣料定郑纶北归洛阳心切,安排下永宁这支军马,因此撤回荥阳后,派人时刻监视河流水位,一旦出现水位升高,随时准备出击。但是徐荣留了个心眼,在士兵向自己报告之后,再三确定,河流中有没有衣甲或者物资冲下;郭嘉自然不会留下这个破绽,为了赚徐荣来攻,特意让人往河中投了许多旗帜、破碎衣甲。徐荣自以为得计,立即派了侄子徐阊引一千骑兵在前,自己率大军在后,杀奔宜阳,然而徐荣一路并没有放弃对河道的观察,见河道中的物事远比预期的要少了许多,心中疑惑,刚想让人去拦徐阊,哪知徐阊立功心切,早闯入密林。
    典韦、华雄两军一齐杀出,徐阊措手不及,被典韦一戟砸死,一千骑兵瞬间被斩杀殆尽;华雄于乱军中寻找不见徐荣,不禁暗呼可惜,忙分一部分士兵缴获数百战马撤退,自己与典韦合兵一处。徐荣军到,双方混战一场,徐荣心知对方有准备,不敢恋战,退回荥阳。
    郑纶全军抵达永宁,兀自心有余悸。永宁到洛阳已不足百里,且一路平坦,郑纶这才算完全放心,索性弃了永宁,全军回师洛阳;洛阳的俞涉、刘虞得到消息,忙出城迎接,彼此相见各自唏嘘。
    张燕一听郑纶回到洛阳,慌忙连夜撤离河东,并且带走了能带走的一切,留下了一座空城;河内被袁绍借机接管,此时袁绍与公孙瓒正在交战,却也不得不及时让出河内;弘农倒是安定,张济张绣叔侄一直屯兵武关相安无事。
    元气大伤之下,郑纶必须转变以往的战略,在这个混乱的时期,即使拥有最强大的军队,也不是想打谁就打谁的,而四面树敌的结果,只能导致败亡。郑纶突然萌生了一个算不上新鲜的念头,如果把土地和军功相结合,建立起小规模的城邦制度,也许可以刺激一下低迷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