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二流谋士 > 第106章 灵鸟之助
    郑纶回到李芊儿的房间,女孩已经醒了,从她略显慵懒的模样来看,应该是刚醒不久。郑纶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毕竟郭嘉最后提醒的那句牺牲,着实让郑纶背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心理包袱,按照郑纶一贯的作风,纯粹利用感情去让女人办事,显然不可接受。
    郑纶的踯躅却被李芊儿当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致歉,女孩没来由地神色一黯,“你有话对我说吗?”
    “是。”郑纶的回答完全是下意识的。
    可是在女孩看来,竟是坐实了她的猜测,幽幽道,“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你不必要为此感觉歉疚,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来要挟你什么……都是我自愿的。”
    郑纶愕然,苦笑道,“你误会我了,我没那个意思。”
    “那你为、为什么醒来之后,一声不响就走了?还有,那现在你来又是做什么?”李芊儿差点就哭出声来。
    郑纶慌了手脚,忙解释道,“奉孝差人请我过去,有要事相商,我见你还睡得很香,所以没舍得叫醒你。”
    “真的?”
    “那是当然,我若骗你……”若论赌咒发誓,郑纶绝对算得上一把好手。
    情网深陷中的女孩,对心爱的男人永远都存在着矛盾的心理,既不希望男人用极其恶毒的咒誓来表达他的诚恳,同时也喜欢见到男人说出誓言那一刻流露的,也许本人都很难想像的郑重和真诚。郑纶的咒誓没有丝毫停顿地脱口而出,女孩几乎来不及阻止,然而就是这份温馨已经足够,“不要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郑纶突然觉得,这一次赌咒发誓有着一种很奇怪的责任感,或者说他更愿意把这样的赌咒发誓完全当成是一种承诺,现在面临的这个世界,信誉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自己原本的概念。
    “我听说你豢养过一种可以传递信函的鹰鹞,是吗?”
    “怎么?我们匈奴人中,有很多人都懂得驯养的,你怎么问起我这个?”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想求你帮我使鹰鹞送到九原,通知我在九原的兄弟。”
    “啊?你要反击了?”
    “……”郑纶没想到李芊儿的反应这么快,而且一语中的,郑纶有些失措了。郑纶竟忽略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李芊儿是否真的可以委托如此重任,或者说,对鹰鹞的控制其实是完全脱离了郑纶本人控制范围的,因此当李芊儿察觉到郑纶意图的时候,郑纶感到了紧张。
    李芊儿沉默了,但是她的目光始终都关注着郑纶的神情变化,郑纶在经历了颇为尴尬的迟疑之后,无奈地点了点头,“你很聪明。”
    李芊儿嫣然一笑,“那你还打算找我帮你传递这么重要的军令吗?”
    郑纶一怔,“为什么不?我本来就是要找你帮忙的,如果你愿意自然最好,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大不了就让子龙辛苦一趟。”
    “子龙?可是姓赵?”
    “你认识子龙吗?”
    “不认识,但是我听说过,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英雄!是汉人中极少被我们匈奴的勇士称赞敬佩的英雄。我相信,如果他冲出重围去送信,应该足以完成使命,但是他面临的危险实在太大,我可不愿意见到这样的英雄遭遇什么意外,况且他是你手下最得力的将军……”李芊儿最后一句话,或许才是她真正想要表达的。
    郑纶终于可以长舒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了郭嘉早已准备好的竹简,交给了李芊儿。
    李芊儿很轻易就可以看清楚上面书写的内容,不禁也有点茫然,“这个竹简是你写的?”
    “是奉孝写的,怎么了?”郑纶忙问道。
    “我真的很好奇,听你说,是奉孝让你来找我送信;可是他为什么肯定我可以帮你,而且他居然不怕被我看到竹简上写的字,难道真的不怕我把这个消息泄露给单于吗?”李芊儿其实心里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自己与郑纶的情愫,可是最不能理解的是,那个叫奉孝的人似乎比郑纶更清楚自己心思。
    郑纶也无法解释,郭嘉这小子凭什么就敢这么轻信于李芊儿,可是此时却无法跟女孩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这个我也不知道,以后你见到他,你可以自己问他,或者我马上喊他来问?”
    “那倒不必了,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奉孝,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李芊儿带着郑纶,上了城楼,找了一处相对比较开阔的高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皮袋,倒出了一些含有特殊气味的谷物。
    郑纶凑近嗅了嗅,近乎血腥的味道。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天空中出现了一对雪白羽毛的大鸟,盘旋在城头好一会儿。
    “那士兵们撤下吧,它们是我的宝贝,以前都是与我单独相处,现在一下子见到那么多人,不敢下来了。”李芊儿伸手向天空招呼着,“青儿、紫儿,快下来吧!”
    郑纶忙遣散了周围的士兵,就连自己也不禁后退了好几步。
    李芊儿咯咯娇笑,“傻瓜,你怎么也后退了?快来,我介绍我的宝贝给你认识!”
    郑纶望着李芊儿就象看着一个充满着神秘的怪物,“就是那些特殊的谷物把它们招引来了?有那么神奇吗?”
    李芊儿不理他,只是跟那两只大鸟亲昵地嘀咕着。
    郑纶顿时起了兴趣,“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呢!它们能听懂你说的话?”
    李芊儿傲然挺起高耸的胸脯,“那当然。青儿、紫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它们当然能听懂我的话,不信?我让它们啄你!”
    郑纶还真象是被唬住了,夸张地瞪大了眼睛,逗得女孩娇笑不已,“有那么邪乎?你给他们吃的什么?它们难道长了狗的鼻子?”
    “哼,你不知道,那是千里香的种子,是青儿紫儿最喜欢的食物,而且还加了一种特殊的味道,那只属于我的气息。只要它们在草原上,不管我在哪里,只要一召唤,它们马上就会赶来。”
    “不会是你加了自己的血吧?”郑纶突然联想到了这样的可能,脱口问道。
    “看来不该叫你是傻瓜了。”李芊儿在说话之间,已经把竹简绑在了其中一只大鸟的身上,“青儿,拜托你了!”
    郑纶很难分辨出两只大鸟到底有什么样的区别,转眼之间青儿已经腾空而去,兀自停留在李芊儿身边的紫儿忍不住发出一声异常凄婉的叫声。
    “傻紫儿!青儿用不了一天就会回来,你急什么?”李芊儿笑骂着,轻轻拍了拍紫儿的脑袋,紫儿异常乖巧地拿头望女孩身上蹭,撒欢的情形却让郑纶不禁也有些跃跃欲试。
    女孩笑道,“你试着走近,如果紫儿觉得你是个好人,它就不会有敌意的。”
    “我当然是好人……”郑纶笑着走近,表示出了自以为极佳的友好,可是紫儿高傲地昂起了头,甩都没甩。
    李芊儿笑得不行,偷偷地握住郑纶的手,倚在郑纶身边,异常亲昵。
    紫儿竟象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目光不断地从李芊儿和郑纶之间来回逡巡,看得女孩俏脸飞上一道红霞,轻啐道,“看什么看?以后他也是你们的主人,明白吗?”
    郑纶诧异地望着紫儿,“它能听懂?”
    “现在它会很听话的,不信你摸摸它?”
    郑纶依言,果然紫儿立刻变得非常温顺,那光滑如丝般的羽毛,竟使郑纶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李芊儿的玉足。
    一件事情已经搞定,可是此时需要等待青儿的返回,另一件似乎更重要的事情,却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郑纶突然开始真正站在李芊儿的立场考虑,如果让李芊儿冒险返回匈奴大营,她能有什么办法营救蔡琰呢?一旦让单于察觉,匈奴人的一系列失败都与李芊儿的介入有关,这样的后果是郑纶连想都不敢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