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这是底牌吗
    陆遥被郑文娟一掌击中,整个人连连退后五六步才稳住身形,此时他也算是领教了怨气活傀儡的厉害。
    只不过,这点威力还不够对陆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一想到当初和水流云大战的时候水流云强逼着自己以肉身之力对抗,后来收获甚多,此番,陆遥觉得是一个好机会,没有急于召唤诛天剑,而是打算纯以肉体的力量来对抗二人。
    “哼,痴心妄想,我就不信你一个炼丹师的肉体能够强悍到什么程度!”白玉辉身为炼丹师,感知力自然是过人,他发觉了陆遥的意图,冷笑一声,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陆遥懒得多说,冷冷的说了一句,反倒是主动发起了进攻。
    既然陆遥决定要拿白玉辉和郑文娟作为自己实验的对象,自然是不会忘记尝试他从水流云那里领悟来的移形化影身法。
    招式一出,白玉辉傻眼了。
    “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幻化出分身的,难道他?”
    白玉辉看到陆遥一出手却是幻化出两个身影,而且两个身影都是那么的凝视,大惊失色。
    他自己是炼丹师,能够炼制出怨气傀儡,而且陆遥有一口说出了怨气傀儡这个称呼,下意识地认为陆遥幻化出的那另一个身影定然也是傀儡一般的存在。
    只是,他想不明白,陆遥到底是如何做到炼化出一个和自己张的一模一样的傀儡的。
    心中大骇,脚下却是丝毫不慢。
    白玉辉借助郑文娟的掩护,不断的变换方位,他在无法准确的判断出到底哪一个是陆遥真身的时候没打算拼尽全力。
    “砰!”
    白玉辉闪躲,陆遥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两个身影,分别从两个方向击中了白玉辉和郑文娟。
    白玉辉不敢恋战,借助陆遥的掌力,身体如同泥鳅一般滑开数步。
    同时,他有了一个很重要的发现。
    “原来如此!”
    白玉辉刚才被陆遥击中肩头的时候虽然闪开了,但是他却不忘感受陆遥掌间传来的力量,那是一种很凝实的力量打击,他首先判断了攻击自己的那个身影是有着攻击力的,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那一刻还捕捉到了郑文娟身上发生的事情。
    “哈哈,你的这个傀儡貌似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啊,哈哈!”白玉辉发现击中郑文娟身体的那个身影根本没有丝毫的攻击力,不仅如此,郑文娟还将那个身影给震退了两步。
    有此发现,白玉辉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
    原本以为双方是二比二平,但是现在看来,陆遥的傀儡根本没有丝毫的攻击力,只是个样子货,局面瞬间又回到了二比一。
    在他心里,胜利的天平再次想自己倾斜。
    白玉辉也是有着丰富战斗经验和强大感知力的,有了这一发现他自然不会错过,用神识锁定了那个攻击郑文娟的身影,终于是准备全力一击将那个没有丝毫攻击力的傀儡直接击毙。
    “看招!”
    白玉辉一声怒喝,如影随形般势大力沉的一掌朝着他认为的那个毫无攻击力的身影击去。“砰!”
    “噗!”
    可是,当白玉辉一掌眼看着就要击中那个毫无攻击力的身影之时,他心头突然毫无征兆的一紧。
    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可是,事到如今,他想要变招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和对方对了一掌。
    一声闷响传来,他整个人被震飞了,一口鲜血也是如同雨后的彩虹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血影。
    “聪明反被聪明误!”陆遥一掌击飞了白玉辉,反手又是一掌击退了郑文娟,看着双手紧紧捂住胸口的白玉辉冷冷的说道:“你若不在这么着急,或许我也不能这么轻松的伤到你,要恨就恨你自己的感知力太弱,竟然连分身还是傀儡都分辨不出来!”
    “分身?”白玉辉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怒视着陆遥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出窍境中期,怎么可能让分身如此凝实,你绝对是在骗我!”
    “爱信不信!”陆遥鄙夷的看了白玉辉一眼,道:“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若只是这点微末道行,今日你只能留在这里了!”
    白玉辉虽然受了伤,但是陆遥不相信白玉辉只有这点本事,出言讥讽道。
    陆遥通过几番交手,已经确定自己拥有着击杀白玉辉的实力,但是不却不想就这么轻易的让白玉辉去死,他要将白玉辉交给陆一谦来处置。
    而陆一谦的实力远远不及白玉辉,想要让白玉辉死在陆一谦的手下,他就需要做很多的前期工作。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摧毁白玉辉的武道之心。
    一个修仙者,一旦武道之心破碎,几乎可以看做是一个废人了。
    到了那个时候,陆一谦杀了白玉辉。
    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玉辉不足以解开陆一谦的心结。
    至少,陆遥是这么认为的。
    “给我去死吧!”
    白玉辉白陆遥如此挑衅,岂能忍得了,张嘴一道蓝光从嘴中射出,只取陆遥的眉心。
    “咻!”
    空气被那道蓝光劈成两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射来,但陆遥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直到那簇蓝光到了陆遥面前一米的位置,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身劈里啪啦的声音,一股同样淡蓝色的光芒绽放。
    下一刻,白玉辉傻眼了。
    陆遥嘴角却是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只见陆遥右手中指和食指将白玉辉射出的那簇蓝光给稳稳地夹住了。
    那是一根通体幽兰色的袖珍飞刀。
    通体幽兰,并不是因为刀的材质如此,而是因为白玉辉在刀身上淬了数十种剧毒,可谓是十分歹毒的暗器。
    如此剧毒的暗器从口中射出,心思更是比暗器更加的歹毒。
    没有人会认为一个人的口中可以藏着喂有剧毒的暗器,除非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但白玉辉做到了,这便是一个邪恶炼丹师的恐怖之处。
    只是,这一次,白玉辉的运气真的是差到了极点,因为他遇到了陆遥,而且是从林荫天下庄园返回的陆遥。
    如果是在陆遥去往林荫天下之前,白玉辉使出这一手,陆遥也不敢如此托大,但现在不同了,陆遥在水流云的压力之下将曾经渡雷劫是残留在体内的劫雷之力给炼化了。
    那团覆盖在陆遥右手表面淡蓝色的光芒正是劫雷之力。
    在劫雷之力面前,白玉辉的那点手段是不够看的。
    这一次,白玉辉陪了夫人又折兵。
    那暗器可不是一般的暗器,那是白玉辉用几十种剧毒之物足足祭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一件宝贝,如今,这件宝贝落到了陆遥的手中。
    “咔嚓!”
    白玉辉还在盘算着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自己的心爱之物夺回来,可他还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却见陆遥突然双指用力,轻轻一下便将那暗器给折断成了两截,很随意的丢在一旁。
    “你……”
    白玉辉已经愤怒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程度了。
    “白玉辉,你只有这点手段吗?”陆遥冷笑着说道:“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陆遥的一举一动落在白玉辉的眼中,撞击着他的内心,他直觉的自己的心头在嘶吼,在滴血。
    “哼,白玉辉,你还打算隐藏你祭炼的这尊怨气活傀儡的底牌到什么时候!”陆遥看着白玉辉,突然大声的质问了一句。
    这一声质问,直透白玉辉的灵魂深处。
    前面所有的失败在陆遥的这一声质问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到底是谁?
    他究竟还知道多少?
    白玉辉黑色面罩下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异常阴冷,死死的盯着陆遥。
    两人交手已经近十个回合了,丹药也比拼了,暗器也用了,自己也受了一些伤,可终究是看不透陆遥的来历,这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
    “好,既然你不亮底牌,那我打到你亮出底牌为止!”陆遥见白玉辉依旧在犹豫,也懒得在浪费时间,直接冲着郑文娟冲了过去。
    此时,郑文娟早已经不是之前在豪城购物中心看到的那个虚荣、嫉妒心极强的导购员了,她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自己意识,完全别白玉辉控制,而且还拥有了一丝白玉辉意识的怨气活傀儡。
    陆遥也不用因为对一个女人下手而感到内疚了。
    左手使出推云手,右手连上一招破体拳,双管齐下,直取郑文娟的面门。
    “噗!”
    这一次,并不是郑文娟被陆遥击中而口吐鲜血,而是郑文娟在陆遥的招式快要击中面门的时候突然主动张口,一股浓浓的白色雾气喷出,瞬间犹如附骨之蛆一般冲着陆遥的双手经脉之中钻。
    “不好!”
    陆遥暗道一声,连忙后退。
    可是,这一次,陆遥的确是小看了郑文娟口中吐出的这一团白雾,纵然他退的以及足够快了,但还是觉得双臂的经脉被那白色的雾气腐蚀的厉害,刚退了两三步,便觉得眼前的白玉辉和郑文娟的身影有些恍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