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杀念(1 / 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栾香花海旖色光,一层暮霭一层茫。欲迷鼓躁钻心痒,忆沦炎谷化柔肠。
  “莫组长,求你……求求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
  刚从地上站起身的上官洛颖,整理了一下,沾满血迹,又有些凌乱的军服上衣。粉面凄苦,双目低垂,向背冲着她,临风孑立,后襟上血迹斑斑的太史言,羞愧难当的轻声说道。
  “瞧您这话说得!您是大将军,我就是一个被借调来,临时帮忙的伙计。您说一句话,那就是命令,我敢不服从吗?”太史言的双眸,漠然平视着远方,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莫组长,刚才我一时情急,对您做出了那种事。既背叛了,咱们之间的友情,又是恩将仇报。可是,她……,你能听听我的解释吗?”上官洛颖抬眼望向,太史言的背影,一脸祈求的神情。
  “一时情急……解释……?呵呵……!有必要吗?您刻意放走了要犯,自有您的深谋远虑。您为了让她顺利逃走,怕我行事鲁莽横加阻拦,扰乱了您的部署,就连刺了我4剑,好在,您手下留情,我这条命也足够硬。
  只是,上官将军,下次再有这种谋划,您最好早点儿向我说明。如果,有什么不宣之秘?您就直接向我,下正式的命令好了。总不能闪烁其词的,就提前对我施以军法吧!”太史言没有回头,冷笑着说道。
  他这一席话,只说得上官洛颖,更加无地自容。刚才那4剑,她几乎都是奔着,太史言的要害出手的。而且当时,她的幻觉早就被解除了。
  可她明明清醒着,为什么还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忘恩负义的举动呢?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那个神秘的女孩儿,对上官洛颖的一切,几乎是了如指掌。
  再有,她所施展的致幻技能,对于目标心神的摧折,是作用于多方面的。
  而上官洛颖,个人取向的异常,并不是器质性病变造成的。实际上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心理障碍。
  她的心结所在,就在那个叫,“聂双柔”的女孩儿身上。
  可以说,她对这个女孩儿的情根深种,丝毫不亚于,太史言对宁碧珊的刻骨铭心。
  她想找蜜拉贝儿做伴侣,也不过是,把蜜拉贝儿当成了,聂双柔的替身。
  当时,就在上官洛颖,刚冲到距离太史言,在幻境中追击那女孩虚影的位置,还有300多米的距离时。却一眼看到了,为了她和她们的海誓山盟,早就以身殉情的聂双柔,竟然又死而复生了!
  毫无疑问,这是上官洛颖,也中了那小妖女,强大的即发性致幻技能,“噩痉马咒”!但,这其中的蹊跷,远没有那么简单。
  事实上,这位被那些面具人,称作“煜主”的女孩儿,在第一次对太史言,释放过同样的幻术后,她体内的“晦源力”,已经消耗了大半。
  老毒判断的没错,此时这位煜主,根本没心思,去顾及韩小智的死活。两人交手后,那小胖子,也早被她远远的扔到了一边。她现在唯一焦心的,就是自己该如何脱身。
  到了这步田地,这位煜主早就有些后悔了。这次的行动,她太过自信,过于托大了。她明知道这怪物,也到了彰贤市,并参与了这次军方的行动。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