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老高的难题(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今日没大朝,于是临近黎明时就散了。
  枢密院的每房每局每处、日常事务都很多。领兵驰骋的帅臣固然赢了后能集光辉于一身,但真正在保证国朝运转的,恰好就是这些微不足道又繁琐的日常的人和事。
  高若呐上任以来,除了整日被狄青刺激的抓墙,被皇帝在狄青问题上反复骚扰外,还被前一任枢密使庞籍留下的嫡系和裙带弄的头大。
  真正能让高枢密有存在感、且又能管得了的,也仅仅只剩这些保证国朝运转的日常小事。
  至于其他,譬如就狄青这德行,是否启用他出阵两广力挽狂澜,这是我老高能决定的?
  这是皇帝的锅好吧!
  老奸巨猾的皇帝,分明只是想借助我老高于保守派中的威望来奏请这议题,他做好人顺手通过。
  否定狄青的是文彦博和欧阳修两泰斗,这尼玛是我老高的威望镇得住的人?
  现在高若呐想明白了,只能消极应对当下的一切问题了。
  两广的问题已经成为了派系、文武、政治等多重纠葛的问题,不是军事问题。
  即使不做这枢密使,高若呐暂时也不想深入摊浑水了。
  就因被各种政治因素束缚,不得已下,哪怕不熟军伍的情况,不知指挥官的情况,也强行调遣武冈军和南安军南下端州协防。
  五千人就这么因死伤严重而溃散,致使了端州沦陷,没能走的老百姓苦受战火煎熬。
  这又该责怪谁?
  西南房承旨韩笑章明显是老庞这厮的嫡系,初来乍到的高若呐,暂时很难插手西南军政的具体事务。
  谁知道前阵子这些混蛋和地方官僚勾结了什么猫腻,致使了侬智高要投宋却被拒绝,恼羞成怒下就起兵反宋。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
  只是说这些不能去查,查也没用。永远不会有结果。
  “只能归结于侬智高的丧心病狂!”
  这是当前整个大宋的定调。
  毕竟,不论侬智高被广南官僚和韩笑章怎么忽悠,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和侬智高有仇的人是交阯。大宋只是拒绝了他的投靠。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