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城安顿下来之后,为人仗义的郑木匠,又开始想方设法的通过王秀军大伯娘给出的王家人在关内的地址跟王家人进行联系,结果还真的就联系上了,得到消息的王秀军大伯娘自然是欣喜万分,只不过她又愧疚于自己娘家对婆家所做的那些事情,也不清楚王家对自己到底又是怎么样的态度,所以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或者说是不敢让郑木匠向王家人提到自己的存在。
    她担心自己的身份问题可能会牵连到王家,更害怕自己的存在会被王家人厌恶,对于已经对于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失去了几乎所有血脉亲人的王秀军的大伯娘来说,婆家和女儿已经是她人生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牵挂了,重要到了她不敢做丝毫的尝试,只能借助着郑木匠跟王家进行通信,悄悄关注着王家这些年来的经历,关注自己女儿的消息。
    原本她是打算就这样一直当个透明人,一直就这样在背后悄悄地关注着王家直到自己老死,然而却是没想到接下来的两件事情却是影响到了她的打算,而这两件事全都与郑木匠有关。
    一个是郑木匠结婚,说起来郑木匠结婚这事儿,还是王秀军的大伯娘推动的,她觉得郑木匠一直孤零零一个人不好,于是暗地里花钱托人帮了忙,给郑木匠介绍了个对象,只是没想到婚事是成了,两口子却没什么感情,郑木匠的媳妇儿对自己这个‘大姑姐’更是敌意颇深。
    当然了,这敌意也并非是凭空产生的,除了女性的直觉让郑木匠的媳妇儿觉得自己丈夫和‘大姑姐’有事儿在瞒着自己,中间有隔阂不拿自己当自家人外,更多的还是因为郑木匠之前经常会拿出一部分工资去补贴自己的‘姐姐’,所以他媳妇儿就觉得这个‘大姑姐’跟个拖油瓶一样拖累了他们两口子,于是就很是反感丈夫和‘大姑姐’来往,哪怕后来王秀军的大伯娘其实已经不接受郑木匠的资助了,甚至还会经常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买些东西给两口子送去,但是‘拖油瓶’的印象已经产生了,却是很难再改变。
    其实一般人遇到这事儿,说两句软话,编个理由啥的解释解释也就糊弄过去了,可偏偏郑木匠又是个只讲究兄弟义气,不在乎儿女情长的粗野汉子,这种人当兄弟朋友自然是极好的,一但推心置腹,那是真真正正的生死交情,能做到托妻献子那种,王家当时把王秀军爷爷的坟茔托付给了郑木匠照看也是看中了其品行,包括后来郑木匠敢冒着天大的风险收留王秀军大伯娘,还照顾了那么多年,都是出于这种性格使然。
    可是同样的,这种人当亲人或者是丈夫就不一定会很好了,但凡情商稍微低一点儿都会很糟,郑木匠就是情商不怎么高的这种,脾气还比较暴躁,每次只要听到自己媳妇儿说上哪怕半句关于王秀军大伯娘的坏话,根本不带反驳解释的,直接就会翻脸发火,吵吵两句后还会直接动手,两口子为此没少打了架。
    作为每次争吵矛盾爆发点的王秀军大伯娘,自然更是不受郑木匠媳妇儿待见了,哪怕被郑木匠给揍惨了,还是会时不时会秃噜两句‘大姑姐’的坏话,郑木匠听到后又会发火打媳妇儿,就这样越说越打,越打越恨,越恨越说,如此循环往复,成了恶性循环。
    知道了这些事儿的王秀军大伯娘自然是心生愧疚,可惜没什么主见的她劝说了郑木匠几次都没起到什么效果,只能是主动减少了和郑木匠来往见面的次数,除了每次跟王家通信以外,都不再主动去联系郑木匠,正赶着那段时间工厂经常要求工人下乡指导支援农村公社生产建设,身为工人的郑木匠也经常一连几个星期下乡外出不在家,没察觉出什么异样的郑木匠和他媳妇儿两口子的感情虽然没什么改善,但是的争吵次数倒是实打实的变少了,只是需要借助郑木匠名头跟王家通信的王秀军大伯娘,跟王家通信的次数也不得不减少了,从最开始的两三个星期一封变成了两三个月一封。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郑木匠两口子感情仍旧是没什么改善,也一直都没有孩子,去医院查过也没查出什么毛病,觉的自己年纪又不小了的郑木匠,于是就产生了干脆收养个孩子留个香火的念头,男的女的无所谓了,有个后就成,为此还托了王秀军大伯娘帮自己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孩子,受郑木匠照顾颇多,正愁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的王秀军大伯娘自然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只当是郑木匠两口子都有这想法的她,很快就挑到了一个合适的女童领去给郑木匠两口子看了,却没想到粗心大意的郑木匠没跟他媳妇儿商量过,常年累积的矛盾,一下子彻底爆发了。
    在想要留个后的郑木匠眼里,这个孩子来的很及时也很满意,可是在本对就这个‘大姑姐’积怨颇多的郑木匠媳妇儿的眼中,这个孩子就是chiluo裸的讥讽与挑衅了,原本只是郑木匠的单纯的想要留个后的想法,也成了这个‘大姑姐’不怀好意的蹿腾,是挑拨他们夫妻关系的手段,任凭王秀军的大伯娘如何解释都没用。
    对于媳妇儿的不满,郑木匠只是秉持一贯的作风,爱听不听,不听就打,把媳妇儿打了一顿后就强硬的把孩子落在了自家户口上,却是根本没考虑过自己媳妇儿的想法,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她媳妇儿就不愿意去抚养这孩子,领回家了也没用,到头来吃苦的却是孩子,郑木匠的媳妇儿平日里根本就不带管的,甚至还动不动就拿孩子出气,哪怕被郑木匠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任何改变,或许单从犟这一点儿上来说,这两口子倒挺像是一家人的,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是王秀军的大伯娘出面把孩子领了回去自己抚养,因为这次事件,王秀军大伯娘和郑木匠媳妇儿关系降到了冰点,心中羞愧的她更不好意思和郑木匠联系了,跟王家的通信也从几个月一封,变成了一年一封。

章节目录

四合院之这不只是四合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御龙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龙七并收藏四合院之这不只是四合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