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29中文 > 我要做太孙 > 第573章 老朱教小朱 ……

第573章 老朱教小朱 ……

过年这几天,朱允熥几乎天天都陪着朱元章这位老人家。

越是在喜庆团圆的时候,老人越是感觉到孤单寂寞,这种孤寂的心情有时候是难以诉说的,外人也很难体会。

可能在别人看来,朱元章尽管年纪大,可仍然是开局一只碗,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登上皇帝的宝座,作文大明的江山的铁血人物!

再加上他对贪官污吏的严酷,和几次兴起大狱,给人一种冷血无情的印象。

或者在百姓眼中,这就是妥妥一个硬汉形象!

但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个有感情有情绪的老人家。

尤其是知心人马皇后不在了,又接连死了两个嫡子,再加上自己年事已高,不像年轻人所欲所求甚多,

老人家求的是什么?大多数来说可能就是心里的那份温情……

每逢佳节倍思亲,朱允熥多少能够体会他的心情,所以这些天就一直陪着。

当然了,也不是陪着尬聊,而是安排了很多节目。

大年初一朱允熥的各位小王叔,还有小姑姑要向朱元章祝贺行礼,也包括藩王在京的儿子们,还有外甥、外孙等人,也要进宫祝贺。

所以此时在大善殿里,一群几岁到十几岁的孩子们,在各位后妃的带领下向朱元章行礼叩拜,口中说着祝贺的佳话。

等他们都说完了,朱允熥站起来笑道:“各位王叔,各位兄弟,我大明是马上得来的天下,皇爷爷更是文韬武略,乃雄才大略之主,

后世子孙也应当以皇爷爷为榜样,技能上马安天下,又能为政一方造福百姓,所以接下来有两项奖励……”

那些年纪不大的小朋友们,眼巴巴的望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皇帝,热切的期待着,想从他口中听到究竟是什么奖励。

朱允熥笑道:“一项是弓马骑射,比的是箭法和马术,以及上阵杀敌的本事,

另一项就是文才,无论是精妙书法,还是锦绣文章,亦或是诗词歌赋都可以!

这两项每一项都决出五位胜者,赏白银一千两!”

他的话刚一出口就立刻引来了热烈响应,“哦,好好好,我要鄙视骑马射箭!”

“摔跤呢,摔跤行不行!我摔跤可厉害了!”

“就你还厉害,也不知道是谁总是被我摔成屁墩儿!”

“你你你……你是口喷人!那是我大意了,没有闪……”

看得出来,这位小王叔年纪轻轻就很有五连鞭马老的气质!

“我要写书法,我一直临摹柳公权的字,说书法我肯定赢!”

“你算了吧!就你的字写的跟狗爬爬似的,还没我写的好呢!光会写字算什么,有本事就写文章啊!”

“呵呵呵,一篇论语你都背不下来,还要写文章?忘了上次先生是怎么罚你的了?”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有本事就和我比一比写诗,看谁写的好!”

“比就比,谁怕谁呀……”

摆摆手,打断众人的热烈“讨论”,朱允熥看向旁边人群中的梅殷和王宁二人。

王宁因为上次被罚的事,现在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了,所以当皇帝的目光看上自己的时候,立刻就心虚了!

难道……又要责罚自己?

大过年的,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

这是要让自己尊严扫地啊……

尽管知道自己这段时间谨言慎行,没犯什么错,可还是忍不住的心中犯滴咕,脑袋里面飞速回想自己有什么过错……

朱允熥见王宁那明显躲闪,有些畏惧的眼神,一时间也有点不知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笑得春风和煦阳光灿烂,怎么他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模样?

朕有那么凶残吗?

咳了一声,开口说道:“梅殷,皇爷爷称赞你堪为儒宗,你的学问朕也是知道的,文才这一块儿就由你来主持吧。”

“是,微臣遵命!”梅殷赶紧躬身行礼,因为现在是“家庭聚会”,所以并没有跪地行礼。

朱允熥点点头,又道:“王宁,你弓马娴熟,擅长领兵打仗,一身的功夫也不错,就由你来带着他们弓马骑射,你看可好?”

“好……呃,是,是,微臣遵命!”

王宁被吓了一跳,立刻就想要跪地,可反应过来现在的气氛不是那回事,所以也学着梅殷躬身行礼,只是动作特别的僵硬。

在朱允熥一声招呼之下,大善殿内外顿时热闹了起来!

要写书法的,还有写诗词歌赋的,就在殿里的小桌子上铺开了笔墨,或是泼墨挥毫,

或是抬头望天,一副深思的模样,或者想到了什么精彩的词句,顿时喜上眉梢……

大善殿外,宫中侍卫取来了刀枪棍剑,也牵来了十几匹马,宫中那些“小小王叔”一般都有自己惯用的刀剑弓弩,也赶紧让人去拿过来,这样才用得称手嘛!

至于住在宫外,朱元章那些没有准备的外孙皇侄来说,就不那么便利了,不过他们也不敢说什么,热情度依然很高……

就这样,殿里殿外当真是满了热烈的氛围,一个个挖空了心思,挤破了脑袋,想要得着赏赐。

对于他们来说,可能赏赐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能在同辈当中露脸!这样的机会谁会拒绝?

男人嘛,为了别人说一句“你行,你厉害”,你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笑的荒唐事!

安排完这一切,朱允熥来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看着一帮孩子吭吭哧哧的鄙视,别提有多高兴了!

“皇爷爷,您看怎么样,这些小皇叔可真是认真呢!”

朱元章白了他一眼道:“文武各十位得胜者,一人一千两,那就是一万两的赏赐,就这么轻轻松松被你丢出去了!真是个败家子!”

“呵呵呵,这不是为了讨皇爷爷您开心吗,也让各位小皇叔乐呵乐呵,孙儿这也是一片好心,日月可鉴啊!”

“咱还不知道你!”

朱元章瞪了他一眼道:“你看吧,今天非得有两个被打的鼻青脸肿,到时候哭闹起来你去哄!”

“噗呲……”

朱允熥忍不住笑道,“您就放心吧,有王宁看着呢,不会的,再说了,谁的儿子谁哄,怎么轮也轮不到孙儿啊,这里面差着辈分呢……”

“臭小子!又拿咱寻开心!”

“没有没有,孙儿怎么敢呢!”

此时一个小女孩儿,不到两岁的模样,走路还有些不稳,一摇三晃的向朱元章走来。

在小女孩身后是她的生母张氏,此时站在后面满脸局促不安,她刚才正陪着其他太妃说话,一个没留神自己的女儿就跑了!

而且直直的向太上皇跑去!

先不说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跑到太上皇身前的,关键要是跌倒被摔坏了……

张氏不觉得自己的命硬过自己的女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