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识过盖亚年轻人的生活,民主不过是块遮羞布,这世界上只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柏拉图也一样。”他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
    “当然,你可是未来的盖亚之王,我保证你会掌握实权,这是对奋战过的勇士的奖赏。”
    “实权?还是一个被你们操纵的傀儡,戴着虚拟王冠的小丑……”
    正在两人还在唇枪舌剑之时,机库旁一道冲送门在闪光后开启。
    “……我不像璇玑,她为奢华的生活所迷惑,心甘情愿地趟了这道浑水……”
    璇玑带着自己的侍女安奴停下了脚步,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卡尔基在背后议论自己,如此令她揪心。
    两人回头看着突然站在身后的璇玑,一身流动水银般闪耀的光芒倾泻在她纤长而健美的身体之上,一对流光溢彩的流苏装饰物垂坠在脸颊两侧,宛如活生生的女神降临在凡人的面前。她开始有了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场,这让两位习惯于掌权之人也不由自主地收敛了态度。
    看到璇玑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卡尔基意识到她听到了这番话,看到了她眼睛中的一丝忿恨。
    卡尔基,你为什么要这样看轻我?如果我真的爱慕虚荣,就不会只身逃出,流浪星际,历尽艰辛,只是为了与你相遇……
    她强抑住脱口而出对他的反驳,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
    何美丽则和安奴交换了下眼色: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要去哪里?”她打破了僵局。
    “我……想试驾下这架新战机。”卡尔基有些尴尬地转身低头说道。
    “你不回来了吗?”
    “噢,不……”
    何美丽意识到,璇玑已在两人的关系中取得了取得了控制权,桀骜不驯如卡尔基,也臣服在女神的光辉之下。
    “我想飞行到耗能极限,看能飞多远,试飞一次……”
    卡尔基伸手抚摸变形战机的特质钢板,纤长的手指能在特殊的涂层上留下一道浅浅消散的晕痕,如五色光般梦幻地消散,他低垂的蓝眼睛中,灰色的瞳孔抖动放大着。
    “你会返航吗?”她声音温柔,但难掩质问的口气。
    卡尔基攥紧了拳头,保持沉默。
    “变形战机的单机飞行极限距离是500光年,新的战机会更远,我喜欢喜欢极限的距离,宇宙危机四伏,处处险境……”他说道。
    “这是你逃离控制的最佳机会,你不会再回来了。”她冷静地说道。
    他依旧沉默不语。
    “我以为,我们可以在一起开始新的生活,但你不情愿,所有的誓言都是依形势而发,就像当年一样。”璇玑努力地忍住心酸,忍住想哭的冲动,她不是卡尔基最重要的,承认这点依旧痛苦万分。
    “你生来高贵,无法忍受盖亚底层人的生活,如今,你已经得到了你梦想中的高位,一切可以顺意了。”他转过身来,“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宜的生活,那座大城令我恐慌,我从小在乡野长大,依照刻板古怪的教条生活,生活在盖亚会让我无所适从……”
    “你必须活在一个起床、吃饭、更衣……甚至***,都被安排好的世界里吗?你那么害怕自由吗?”
    “你觉得我跪在你面前,唯唯诺诺地发誓,这就是自由吗?”他不由自主地碰触自己肩膀上盖亚安全部队的肩章,抑制住扯下的冲动。
    璇玑不自觉地翕动嘴唇,咬紧牙关,争论陷入了尴尬的僵局中。
    “我爱大团长,我想我得到了最好的补偿,爱他胜过世上的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到头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她低下头,黑发上星辰石碎块如颤动着,闪耀令人心碎的光辉。
    “璇玑,我已经不年轻了,我不再是你初见的那个人。忘掉大团长,我只是一个忍受反复无常命运折磨的军人,不知道会死在哪里……”卡尔基无奈地仰起头,充满一种英雄落寞的悲凉,“前半生,我只是一个杀人机器,我不想后半生还这样过,我也是一个人,一颗心脏在我胸膛里活生生地跳动,人总是向往自由,厌恶被奴役。”
    “你一直是最完美的骑士,永远不会变,在我的心里……”她情不自禁地扑向了他,显得那么柔情而忧伤,“我害怕和你分离,这个世界太残忍,我一个人独自面对,充满恐惧……”
    “不,我们不会分离,只有用眼睛和身体相爱的人才会有分离,对于那些用心灵,用整个灵魂相爱的人而言,这个世界没有离别。”他伤感地说道,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就如她耀眼的青春,那么光滑,散发芬芳,“璇玑,你也不再是我初见的那个寻找父亲的女孩了,你已经足够强大,恐惧是你臆想出来,事实上,你无所畏惧。”
    她放开了他,望着他的面孔,卡尔基是变老了一些,眼角有了浅浅的皱纹,但脸上的每一根线条还是如此完美,岁月夺走了他阳光般的青涩,天使般的眼睛中镀上了尘世的忧伤,但他的灵魂变得更深沉,更有力量。
    “是的,我不会害怕,我一个人可以应对任何事……”她忍住了在所有人面前痛哭的冲动,“为自己束缚另一个人是卑鄙的,爱不应该是囚室和锁链。”
    “我也会争取自己的自由,绝不做一枚棋子,任人摆布。”他用低沉的嗓音坚定地说道,“‘去打仗吧,天狼星的儿子’……我会战斗到底。”
    “去吧,夫君。”她高傲地挺直身体,不再需要他的拥抱,“我是在你的数次抛弃和背叛中长大的,这让我懂得一个道理,唯有自我,才能屹立不动。”
    何美丽惊诧地睁大眼睛,璇玑身上有一种真正女王般的尊严感,浑然天成,不是她们灌输和教育的结果。她以为她会以小女人的软弱和可爱缠住卡尔基,但她竟如此刚强,不做任何低伏哀求的姿态。
    卡尔基也感慨万千,尾山书屋内那个梳着两条麻花辫的清纯女孩浮现在眼前,她为失去挚爱而歇斯底里,又哭又闹,毫无理智,要手刃负心汉,而如今,她已变成了如此坚强高贵的女人,如一颗明星,散发万丈光芒。
    “终点出发得再远,总会和起点相逢,璇玑,我们是一个人,永恒……”
    他头也不回地踏上飞升而起的浮动圆盘,一如既往的坚决和洒脱。

章节目录

密特拉之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特丽菲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特丽菲丝并收藏密特拉之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