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官家当众列举出王黼的主要罪行,把王黼吓得魂不附体。
    但是,他还想做最后的狡辩,他跪在地上,声音颤抖地辩解道:
    “臣王黼,忠君爱国,向来以国事为重,岂敢揽权敛财?
    臣王黼与邓之纲之妾张氏,亦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是张氏自愿的,臣王黼绝没抢夺邓之纲之妾张氏……
    邓之纲是因罪被流放到了岭南,绝非臣王黼之意,此乃国家对罪官的法度。
    官家圣明,请官家不要听信御史诬陷臣王黼的的谗言……”
    “哼!”赵吉冷哼一声。
    他从曹辅上书所弹劾十几位当朝大员的奏折里,挑出弹劾并列举出王黼罪证的奏折,高高举起,以示臣下,道:
    “王黼的罪状在此,是否属实,朕日理万机,无暇亲查。
    传朕旨意,将少宰王黼押赴大理寺。
    让大理寺的官员们,好好审一审吧!
    朕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位贤臣,
    朕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欺朕的奸佞!”
    赵吉的话,掷地有声,令群臣胆战心惊!
    曾经恩宠无双、升官速度最快的王少宰,如今被四名皇城司的亲从官给押走了。
    此时,群臣都吓得不敢抬头去看王黼,生怕因此受到牵连……
    若论在场的这些文官,绝大多数,皆有官场之上的“人情礼往”黑历史,即受贿行贿的行为。
    不过,这些六品以上的文官们,都是“人精”,也听出了赵官家话中的意思,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欺君的奸佞。他们认为自己不是奸佞之臣,自认为也没有欺过君。那么自己是否会逃过此劫呢?
    他们心里没底的,不过,如今面对着威严的赵官家,他们又能如何呢?
    只能希望,现在赵官家手中握着的十来封弹劾官员的奏折里,没有自己的名字而已。
    赵吉平静地看着心慌的群臣们,他缓缓地将曹辅上书的剩余弹劾奏折,都揣入怀中。
    “众爱卿,莫要惊慌。朕相信众爱卿,皆非高俅、王黼之流。”
    “陛下圣明啊!”群臣再次跪拜。
    群臣听到赵官家的话后,心神略安。也只是略发而已。
    赵吉没有学着小说《三国演义》里的曹操那样,像众烧掉投敌书信那样烧掉曹辅上书的弹劾奏折,他反而他把剩下的那十来封弹劾信都收了起来。
    赵吉觉得,所处情况不同,行事自然也要不同。
    这主要是因为,曹辅的奏折里,对高俅和王黼的罪行例举得证据确凿,可是对其他那些不像这二人那般嚣张高调地违法乱纪者,所举之罪证就显得无力了。
    今日,赵吉在来艮岳之前,在后宫内,已经把曹辅上疏的弹劾奏折,都看了一遍,比如他弹劾致仕的太师蔡京时,只写了蔡京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为政误国。
    赵吉知道,曹辅所弹劾蔡京的奏折,并不能参倒蔡京。
    毕竟,在蔡京当政时,所行之政,也都是经过赵吉这副身体的原主同意过的。
    蔡京生性凶狠狡诈,擅于舞弄权术,一贯以智驭人,专门窥伺原主宋徽宗的心意,以求固位专宠。
    蔡京还为赵吉这副身体的原主,找到奢靡享乐的正大光明的理由。
    蔡京引经据典找理由,总对皇帝说:不必拘泥流俗,应该竭尽四海九州的财力来贡奉天子享乐,这样就可以显示我大宋的富足,以此威振夷敌……
    赵吉还知道蔡京当政的这近二十年来,在朝中培植了众多个人势力,盘根错节,几乎是牢不可破的。
    这样的蔡京,不好对付啊!
    敌人的堡垒从外部不容易攻破,可是,从内部却容易攻破。
    赵吉用温柔的目光,看向蔡京的长子大学士蔡攸。
    蔡攸看到赵官家耐人寻味的目光后,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赵吉微笑地说道:“蔡爱卿忠直可嘉,游艮岳之后,请蔡爱卿入宫,朕有话要与爱卿详谈。”
    “谢主隆恩,臣蔡攸遵旨。”蔡攸受宠若惊,跪拜,又道:“臣愿捐献出家财的一半以充国库。”
    赵吉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蔡攸,你还是挺乖的。
    那么,朕就先留用你一段时日吧!
    好借你的手,攻破你父亲蔡京那坚固的‘堡垒’。
    毕竟,你们这对父子反目成仇才半年左右,别人不好收集到你爹蔡京为政误国、结党营私、贪污***的罪证,而你这位昔日太师府的蔡大公子,就不一样了。”
    蔡攸向赵官家主动示好,甘愿捐献出家财的一半。此举,可把在场的百余位文官们,愤得咬牙切齿。
    众文官皆知,蔡攸与其父蔡京反目后,搬出了太师府后,他的家财也没有多少了。
    他蔡攸敢捐出一半的家财,其实也就是万八千贯钱而已,就相当于破罐子破摔了,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可是,其他的文官们有家有业的。之前,他们在贪污枉法时,担惊受怕地积攒了数年的家当,可还真的不敢有蔡攸如此豪爽地说捐出一半家财就捐出来。
    即便让他们捐出十分之一的家财,也如股上割肉般心痛不已……
    但是,他们依然不敢反驳半句,毕竟,刚刚有一点儿忤逆赵官家之言的太尉高俅和少宰王黼,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押送去了大理寺受审。
    赵吉心情极好,笑吟吟地说道:“诸位爱卿勿惊,请继续入艮岳游玩。朕还有国事要处理,朕就不陪众爱卿了。
    对了,
    卿等,若是入艮岳游玩出来得早,可去往京城的刑场,还能看到妖道林灵素在午时三刻被问斩。”
    赵吉说完,转身便上了龙辇,由皇城司的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亲从军保护着,离开了艮岳大门前……
    留下久久发愣的群臣们。
    这时,也略微回过心神的大宦官杨戬,未免有点兔死狐悲,但是,他知道办不好心性大变的赵官家的差事,那么他也可能会步林灵素、高俅、王黼之流的后尘。
    “咳咳咳……”杨戬剧烈地咳嗽一阵,喘了几口气后,便提高了嗓门,高声喊道:
    “咱家奉官家旨意,恭迎诸位相公,入艮岳游玩。入艮岳大门前,请依次到咱家这里写出诸位相要为国库所捐钱款的数额,并签字画押……”
    若是没有之前赵官家当众把最为得宠的一文一“武”两位当时大员给押赴大大理寺受审,那么,依他们这群文人士大夫的性格,绝对敢拒绝捐出家财财的十分之一。
    可是,有了高俅和王黼这两人的前车之鉴,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依然走向艮岳入园的大门旁,在杨戬早已准备好的案几上,在名册之上提笔写下了自己认捐出的钱款数额,并签字画押……

章节目录

北宋:我成了赵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读史明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读史明智并收藏北宋:我成了赵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