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朕兵库内定国策
    此次视察,赵吉对兵库缺少兵器,是很不满意的。
    虽说大宋的禁军以及驻各州的厢军的兵丁,手里倒是有兵器的;
    但是,京城兵库的武备不足,各州的兵库里也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一旦与金国交战,兵器装备上,岂不是就先吃亏了吗?
    应该是打不过快马弯刀的金兵……
    这可能是自澶渊之盟后,北宋与(契丹)辽国至今已经有一百一十五年,没有大战的原因吧!
    虽说,大宋与西夏常有边境之战,但是,那是能用岁币摆平之事,大宋的皇帝和士大夫们,也都不将其看作能威胁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了。
    因此,到了赵吉这副身体原主宋徽宗朝的后期,对于武备,越来越忽视了。
    赵吉知道,早在距今八十年前的仁宗朝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宋夏战争爆发后,范仲淹与韩琦共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采取“屯田久守”的战略方针,巩固西北边防,逼得西夏与大宋议和……
    彼时,议各后,大宋的西北边事稍宁,仁宗召范仲淹回朝,授枢密副使,后拜参知政事,发起“庆历新政”,推行改革……
    庆历四年(1044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上疏仁宗,大宋应行四条国策:
    “一曰和,二曰守,三曰战,四曰备。”
    朝廷应该力行七事:
    一,密为经略;二,再议兵屯;三,专于遣将;
    四,急于教战;五,训练义勇;六,修京师外城;七,密定讨伐之谋。
    “庆历新政”推行起始,就开始改革吏治,裁汰冗员,安抚将帅,不久后,因新政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遭到很多大臣的抵制和上疏反对,仁宗也开始动摇了……
    “庆历新政”受挫,改革失败……
    恰逢彼时,边事再起,范仲淹请求外出巡守,仁宗任命他为陕西、河东宣抚使……
    赵吉感慨,先贤范仲淹在七八十年前所行的“庆历新政”,若能推行成功,到现在大宋不仅国富民强,军队应该也能成为这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强的吧?!
    不过,赵吉却看到了早在距今七十六年前的“庆历新政”,对于现在的北宋仍然可以借鉴。
    只不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时代不同,“庆历新政”时所提出的国策,“一曰和,二曰守,三曰战,四曰备”应该略作调整了。
    赵吉对着随行的侍从宦官,道:“给朕拿笔墨纸砚。”
    侍从宦官遵旨,立即取出了携带的御用笔墨纸砚,毕竟赵官家擅于书画还爱写诗填词的,御用笔墨纸砚随行的宦官必须常备。
    侍从宦官令兵库内的小吏,搬来桌案,擦了又擦,给赵官家铺好宣纸和镇纸龙雕玉石,他研好墨,双手举起御用狼毫于头顶。
    这兵库的守备,跪在因没有多少兵器而显得空旷的兵库内,战战兢兢,冷汗直流……
    他觉得,难道是赵官家视察兵库,发现缺少兵器、武备松弛,因圣怒而迁罪于吾吗?
    赵吉接过侍从宦官手里的毛笔,在宣纸之上,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知的“庆历新政”时,范仲淹所提出的国策是“一曰和,二曰守,三曰战,四曰备”。
    赵吉却没有用原主自创的瘦金体,而改用太祖的狂草,快速写下几行字:
    当今国策。
    一曰备,二曰守,三曰战!
    赵吉也略一考虑,要不要把“和”字定为最后的一条国策呢?
    不了!
    不再和了!
    大宋,绝对不能再与敌国议和了!
    有朕这个天命之子,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早就知道,无论北宋还是以后的南宋,与敌国议和,皆是受尽屈辱,最主要的是,议和只能屈辱地暂保,也终将因此而灭国。
    哪怕,天子死社稷!
    朕,也要博它一搏。
    何况,以朕这个穿越者,所掌握的历史知识和现代科学基础知识,任好贤臣武将,提前军备,训练士兵,尽量能在金攻宋之前研制出火枪、火炮,
    那么,我大宋,应该能实现对强金的反杀!
    …………
    【感谢两道题的打赏,感谢为本书投月票和推荐票的书友。】

章节目录

北宋:我成了赵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读史明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读史明智并收藏北宋:我成了赵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