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察哥在远处山坡,了望了一阵西京东城外的宋军营寨后,便率领护卫回营。
    农历八月十四夜,李察哥派出潜入西京城内的谋士和护卫,返回营中。
    “回禀晋王,在下从未被宋军袭扰的西京北城门入城,带着晋王的书信,已经面见西京留守翔庆军主帅,并将晋王所设的里应外合破敌之计,皆交待清楚了。”
    李察哥询问西平城内有多少翔庆军兵将,以及军心士气等情况。
    李察哥得知,由于正面战场的西夏各城纷纷告急,原本有五万人马的翔庆军,分兵出了三万人马,派去正面战场防御宋军郭成所部了。
    翔庆军的驻地,虽然是以西京西平府为主,但是其部还有很多驻扎在各县城及周边的关隘要道等地,故而此时的西京西平府城内的翔庆军只有区区的八千人马。
    也正因为如此,西京城内的翔庆军司,见到有数千人马的宋军出现在东城门外挑衅求战时,他们采取了死守西京城、紧闭城门不敢出城决战、等待援军之策……
    李察哥听着手下谋士的汇报,他问道:
    “如今本王来援西京,城内的翔庆军司可愿与本王里应外合夜袭宋军吗?”
    “回禀晋王,在下见到城内的翔庆军主帅后,其信誓旦旦,一定会按晋王密令行事!
    西京城中的翔庆军,会按约定,只要晋王大军进攻东城外的宋军大营,西京城会大开东城门,杀出五千精锐,配合晋王的铁鹞子军,里外夹击,一举歼灭宋敌!”
    李察哥微笑着,点了一下头,说道:
    “好!传本王军令,今夜营寨加强守卫,其余兵将饱餐战饭后,立即回营入睡,养足精神,下半夜听令而动!”
    传令兵将晋王李察哥的军令,传至各营……
    ……
    此时,宋军中军大帐内,主帅韩世忠与偏将岳飞借着烛光,一边看着军用地图,一边谈论着破敌之计……
    韩世忠将之前接到了数批宋军探马侦察到的铁鹞子军动向,挑着重点的内容,一一向岳飞道来……
    由于,赵官家给韩世忠部配发了数支望远镜,故此,宋军的探马在白天可以在较远的高山上,了望到铁鹞子军营内的情况。
    韩世忠道:“鹏举,吾派出的数批探马,侦察到的在今日白天,有数无能为力西夏探马曾到距我军两里地之外山城上,偷窥我军的营寨;吾却故意未派出击杀之。”
    岳飞赞赏道:“韩公以身为饵,来钓李察哥所部铁鹞子军来攻;韩公之壮举,飞甚是佩服!”
    “哈哈哈!”韩世忠大笑道:
    “若是以前,吾部在此为饵,来钓西夏战力最强的铁鹞子军,必然是九死一生。
    然则,如今不同了,吾手下不少军兵配备了赵官家研制出来的火药武器,那么对付铁鹞子军,自然是让他们九死一生了!”
    岳飞点头称是,并提醒道:“韩公小心,西京城内的翔庆军出城,与李察哥所部的铁鹞子军,夹击我军啊!”
    韩世忠微笑一笑道:“鹏举之虑,正是吾之虑。白天时,吾派出的探马回报:
    ‘从铁鹞子军营中,出来一股数十人的骑兵,从西京的北城门入城。’
    吾分析,西夏的铁鹞子军已经来到西京城外,却不进城,又不来急攻我部宋军;
    李察哥还派人进城,那必是他派出的使者,进城与留守在西平府城内的翔庆军主帅,谋划如何夹击我部。“
    岳飞问道:“韩公可有何对策?”
    韩世忠道:“皆按你我之前谋定之策,应对之……”
    岳飞道:“吾听闻西夏晋王李察哥在三年前曾打攻过咱们大宋的名将刘法所部,故近年来,李察哥甚至是骄横轻敌。
    吾观李察哥所部今日种种迹象,他极有可能会在今夜来劫韩公的大营啊!”
    韩世忠微笑着点头,用英雄相惜的目光看向岳飞,说道:
    “吾与鹏举想到一起去了!鹏举你来说,李察哥所部在夜里劫我军大营,会在何时?”
    岳飞道:“人在子时末,到寅时初之间,是睡得最沉之时。故此,李察哥所部若来劫营,极有可能会在子时末到寅时初之间。”
    韩世忠道:“吾也如此料想的。吾定会提前所要安排。时间不早了,鹏举回到你部,切记之前约定,你部为机动之军,等到约定的时机再出击敌军。
    李察哥所部的铁鹞子军,以及从西京城杀出的翔庆军的前几波进攻,皆由吾部利用赵官家赐给的火药武器对付!”
    岳飞郑重地点头,道:“飞遵守韩公军令,定会找准最佳时间,给予敌致使一击。”
    韩世忠与岳飞在中军大帐内议完事后,岳飞出营,回到自己军中。
    韩世忠则下令:全军加强戒备,防止敌军劫营。轮休下来的兵将,今夜要兵器在身边,铠甲不脱合衣而睡……
    韩世忠又在亥时初,亲自巡视各营,命令值夜的炮兵都打起精神……
    ……
    第二日,即宣和三年农历八月十五,丑时初,皓月当空。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李察哥,顶盔冠甲,亲自率三千身披重甲的铁鹞子军为前队,其后跟随的是从静州抽调来的那五千辅兵精锐,浩浩荡荡出营,悄然行至西京东城外的宋军韩世忠营寨后方约一里处,停止前进。
    李察哥扬起马鞭,一指月色下的韩世忠所部宋军的营盘,对跟随在他身边军队长,用党项语下令道:
    “妹勒启谟,率领第一队至第四队铁鹞子军一千二百骑,为左翼军;
    浪讹者埋,率领第五队至第八队铁鹞子军一千二百骑,为右翼军。
    细赏苍狼,率领第九队和第十队铁鹞子军八百骑,随本王督战静州军正面夜袭宋军大营。
    左、右两翼铁鹞子军,领令后,立即率本部人马,绕往向宋军大营的左右侧,等到正面交战后,宋军左右两肋必定空虚,你二人率部突袭之,则此战必胜矣!”
    “末将领命!”三员大将纷纷遵令而行。
    李察哥勒马驻足,借着月光,他望见妹勒启谟和浪讹者埋各率铁鹞子军一千二百骑,分左右两路绕路包抄向了宋军大营的两肋……
    李察哥对自己亲手训练出的这支西夏国第一精锐之师铁鹞子军,信心满满。
    这支铁鹞子军总数三千,分十队,皆由党项、羌贵族豪酋子弟和亲信组成,骑良马,着重甲。
    李察哥跟其先祖一样,在打造这支铁鹞子军时训练刻苦,骑兵和战马皆着重甲,与敌军交战时,被刺或被斫,基本不会受伤,故此战斗力极高。
    每逢大战时,铁鹞子军的十名队长和所有骑兵,都会提前用钩索把自己绞联于战马上,这样在与敌军交战时,或受伤或战死都不会坠落于马下落地,基本上也不可能被敌军抓到铁鹞子军的俘虏或捡到铁鹞子军的死尸。
    晋王李察哥并没有急着下令,让其部立即正面向前方约一里地远的宋军大营进攻,他反而下令道:
    “我部原地列阵,等待半刻钟,等到我部铁鹞子军两翼绕路包抄到位后,再发起进攻。
    静州兵将在前队,准备打头阵,第八和第九队铁鹞子军随本王督战。”
    此时,李察哥骑在战马上,借着月光望向左右两翼的铁鹞子军,按其军令迅速而动,少许后,那两路铁鹞子军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哈哈哈!”他满意对身边将领,改用汉语说道:“本王观麾下铁鹞子,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啊!”
    像细赏苍狼一样汉化程度不太高的数名党项族和羌族偏将,听晋王所言,一脸懵逼,不解其意。
    李察哥身边的汉人谋士,立即给众将解惑道:
    “在我汉家,处子指未出嫁之女子。晋王所言咱们铁鹞子军‘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就是赞扬咱们的铁鹞子军未行动时就像未出嫁的处子那样沉静,然而一旦行动就像逃脱的兔子那样敏捷。”
    汉化程度不太高的那样将领,方才恍然大悟。
    这个汉人谋士,还不忘记搜肠刮肚去赞扬晋王之词,好拍好晋王李察哥的马屁,他突然想起自己时常手不释卷的《孙子兵法》里的词句,他对众将道:
    “方才,咱们的晋王所言,是有出处自典故的。孙武在《孙子·九地》中曾言‘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晋王李察哥对自家军师引经据典的话,弄得很开心,他更加洋洋自得了。
    而细赏苍狼听得更加懵逼了,他用蹩脚的汉语问道:
    “军湿,何意?”
    这位汉人军师骑在战马上,左手抓紧缰绳,右手摇了两下折扇,以解惑为名,实则是想多拍几下晋王李察哥的马屁,他悠悠地开口道:
    “春秋孙子所言‘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之意,就是战争开始之时,军队要像处子一般庄重娴静,让敌军掉以轻心,没有防备;
    而战争打起来后,军队就要像脱兔一样风驰电闪般行动,让敌军来不及抵抗。
    我大夏国晋王智勇双全,晋王麾下铁鹞子军,便是如此!”
    听明白后的细赏苍狼,以及众将,皆用无比崇拜的目光望向满脸春风得意的晋王李察哥。
    ……
    半刻钟过后,李察哥估摸着他分兵出的两路铁鹞子军,应该能抵达预定地点,他又看到作为自己本部的辅兵——静州兵马精锐,已经列好了向前冲锋的头阵。
    他拨马前行,到达静州兵马大队面前,高声吼道:
    “众儿郎,保家卫国、建功立业的天赐良机,就摆在尔等面前;只要尔等随本王奋勇杀敌,此战大胜后,本王定会论功行赏!!!”
    夏军士气大振,振奋高呼,声浪此起彼伏。
    胸有成竹、意气风发的李察哥,骑在战马上,抽出弯刀,指向前方宋营高声道:“头阵——静州军,出战!”
    “杀啊!“
    …………

章节目录

北宋:我成了赵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读史明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读史明智并收藏北宋:我成了赵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