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29中文 > 华娱1997 > 638 遇到小作文,先让子弹飞一会

638 遇到小作文,先让子弹飞一会

曹轩并没有理会太多外面的嘈杂,开机仪式后,他就全心投入《狩猎》的拍摄中。

一个老旧但还算整洁的老房子里,曹轩穿着略显过时的毛衣,带着格子围裙,挤在略显狭小的厨房里做菜。

相比于以往的状态,此时曹轩头发自然放下,化妆师他的脸稍微涂黑涂暗,又弄出了几条皱纹,戴上一双厚重的粗框眼镜,让他比原来的模样苍老了好几岁,打扮也略显土气。

他在厨房做菜,饰演父亲的杜雨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这个镜头拍完,工作人员把曹轩没炒好的菜弄走,然后又弄来两盘菜,上面是热气腾腾的白菜炖豆腐和西红柿炒鸡蛋。

镜头重新调置,他端着两盘菜放到餐桌上,用围巾擦了擦手。

“爸,吃饭了。”

“来了。”

杜雨露放下报纸,坐在座位上,曹轩给他盛饭,杜雨露接过,然后父子俩默默的一起吃饭,长达两分钟的桥段,除了刚开始那句招呼,再没有一句台词。

只有一条黄色的土狗,围着桌子转悠,嘴里舔着地上的一点米汤。

如果是商业电影,观众早就骂街了,但文艺电影就讲究这种留白和意境。

沉默寡言的父子日常常态,结合剧情,能够有无数种解读和应用。

最常见的应用就是对比,正常的吃饭状态,遇到事件的状态,情绪激烈高潮的状态,能够形成很直观的镜头语言。

而这样的桥段,在文艺电影里比比皆是,而注重信息量和剧情节奏的商业电影,很难将其当成主菜。

曹、杜都是成熟的演员,直接一遍过,剧组置景开始折腾重新布置房间,然后等到晚上才第二场戏。

曹轩则没有过多掺和,与杜雨露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缩到角落沙发坐着,默默揣摩下一场戏的情绪。

虽然曹轩自认对每一部作品都算尽力,但也不可否认,碰上一些难度较高比较复杂的角色,他会比正常拍摄更用心,全身心投入到角色当中,一点点挖掘自己的潜力。

上一次曹轩如此状态,还是《让子弹飞》的黄四郎,再上一次是拿了金马影帝的《拯救吾先生》,再再上一次是拿了金像影帝的《新世界》。

这几部电影比较相似的就是商业属性相对没有那么高,文戏戏份极重,角色或者情绪相对复杂深度一些。

到了曹轩这个级别的演员,大部分的戏份对于他们来说如同喝水一样简单,没有一定的外部刺激,是很难让他们超水平发挥的。

要么角色好,要么剧本精彩,要么就是对手演员实力强劲,要么就是导演水平高………

只有这些情况,才能让曹轩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拿出个人最好的表现。

《狩猎》几乎容纳了所有的激发条件,曹轩自然也要全力以赴,希望借这部作品,让自己的演技或职业生涯荣誉履历更上一层楼。

商业电影方面,曹轩不说已经攀登顶峰,但能突破的地方确实不多了,后续主要看市场,以及天时地利人和。

但是在个人荣誉方面,他虽然拿了华语大满贯,但也不建议多拿几个奖杯,尤其是国际方面的影帝。

胡婧有个a类电影节的东京影后,平时可没少“鄙视”他,曹轩早就想拿个有些含金量的国际影帝重振夫纲。

等到了晚上,曹轩和杜雨露重新搭戏,这次是沙发的父子对话,儿子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并没有猥亵,父亲选择相信。

父子之间仍然没有太多的台词,甚至表情动作都很克制,很多情绪都是依靠眼神传递。

坦白说,这个角色最开始曹轩是想找自己师父李雪建的,但是后者最近身体条件有点不好,曹轩不敢犯险。

后来,老谋子和曹轩反复甄选了一下,才选了杜雨露。

在最开始,他们还有些滴咕,觉得老爷子演的电影比较少,会不会有影响,但事实证明,老戏骨就是老戏骨。

寥寥几场戏,就勾勒出一个沉默寡言,却对儿子有着信任和父爱的老父亲形象,与他对戏,曹轩也是倍感压力。

不过他也不是吃干饭的,在短暂的磨合后,双方都拿出了不错的表演。

………

今天的戏份结束,曹轩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和老谋子聊了聊计划。

虽然他这部戏专心想当演员,但毕竟还挂着监制的头衔,老谋子也不可能忽视他,很多事情还得商量着来。

尤其是《狩猎》这个剧本最开始的版本是国外,想完全改编成本土剧本,没有明显违和,还是要下不少功夫。

区别于曹轩印象里的原版电影,如今的《狩猎》更具一些国内的城乡气息。

这里的城乡气息并不是指粗制滥造或者是杀马特。而是背景人物和环境,都充斥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城镇风格。

如果说原版的城镇是冷冽,那么现在电影气质要更粗犷和残忍。

《狩猎》说得是一个有关谣言的故事,杀死人需要一把猎枪,但摧毁一颗心只需要一段谣言。

上世纪90年代,曹轩饰演的卢英是一个小学的体育老师,中年离异,孩子和前妻离开所在城市,他与退休干部父亲一起生活。

卢英是个非常开朗的人,课上和学生们打成一片,闲暇之余,喜欢约上几个好友去山上打野猪。

那时候国内还没有完全禁枪,他们所在的城镇早几年又野猪泛滥,一些人家家里常被猎枪,既可以防身,也能上山打猎,改善一下生活。

卢英玩的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是吴西(辛柏青饰演),镇上个体户,有一儿一女,还有个朋友是律师(王景春)饰演,不过时常出差。

所以卢英和吴西关系最好,吴西甚至自称可以通过卢英的眼睛就可以知道他撒谎与否。

吴西夫妻俩做生意忙,顾不上照顾儿女,再加上有一些重男轻女,儿子也是个不着调的,仗着家里宠爱,逃学玩耍,甚至还拿一些马赛克的书和录像回家,却不藏好,被自己的妹妹看到。

疏于管教,缺少关爱,又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干扰,让小女儿吴真真(张子风)的性格区别于正常孩子。

卢英是吴真真的老师,平时对这个侄女比较照顾。

有一次吴西夫妻俩不在家,儿子也没了踪影,吴真真一个人被锁在门外等到天黑,还是卢英看到,领回家里给做了饭,送回来时吴西夫妻根本不知道女儿不在家。

正是这样的环境下,吴真真对于卢英这个关爱照顾自己的叔叔很有好感。

出于早熟,亦或者是受那些马赛克的东西的影响,懵懵懂懂之下,吴真真亲了卢英,还送给他自己制作的爱心纸笺。

卢英吓了一跳,严肃的教育了吴真真,告诉她不应该如此。

而这种正确的做法,却深深伤害到了吴真真,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辜负了,然后生气的跑到学校角落哭泣。

这时,碰上了一位女老师(元泉),她上前询问,还在气头上的吴真真,说出了那些马赛克,并全都推在了卢英身上。

而正式这几句话,让卢英的人生落入了深渊。

女老师是个正义凛然的人,她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马上找来校长(杨新铭),两个人一起针对吴真真展开了问话。

这时吴珍珍已经感受到一些不对劲了,但是校长和女老师却认定她受到了伤害。

尤其是校长,他和卢英之前曾有矛盾,所以有意识的进行一些诱导性的询问。

长时间的问话,让吴真真有些不耐烦,看着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在操场愉快的玩耍,想着摆脱的她给出了校长和女老师想要的答桉。

女老师通知了家长,并把卢英痛骂了一顿,然后校长心满意足的将他开除。

刚刚与女朋友(余男)有进展的卢英,昨晚还在畅想开启一段新的婚姻,结果就碰上这么一个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懵了。

他去找吴真真对峙,却遭到了老友吴西夫妇的厌恶和驱赶。

哪怕吴真真亲口承认卢英什么也没做,却被这对突然爱女如命的夫妻俩认为是女儿胆小。

甚至女老师还大张旗鼓的询问其他学生,有近半数的学生,在家长和老师们的询问下,也懵懵懂懂的承认了卢英曾对他们进行过猥亵。

于是,卢英的名声在这个小城镇彻底臭了。

他被学校开除,朋友唾弃,邻居故意往他家里扔垃圾,去外面吃饭和买东西也被店主驱赶,甚至走在路上都有人故意向他扔石头。

所有人都将他视为恶心下流的流氓,连他的女友也在挣扎过后,选择离开。

只有老父亲选择坚持的相信他,却受同样受到连累,一生清名,晚节不保,活生生气的犯病住了院。

除此之外,还有赶回来的律师朋友,他也坚信卢英不会做这种事,并在警察将卢英带走后,寻找证据,积极奔走,最终使其无罪释放。

然而人虽然没罪,但人们的偏见仍然让卢英痛苦不堪。

卢英仍然被整个城镇排挤,他认为自己没错,不向环境屈服。但往往得到的是冰冷凶狠的驱逐甚至是殴打

终于,在一次学校的文艺汇演时,爆发的卢英闯了进来,悲愤的向吴西发出了质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