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动手(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划过步骘咽喉的,并非雷远时时随身的青釭剑,而是另外携带的一把缳首刀,就只军中标准配备,三十炼。今日难免要大杀特杀,青釭剑这样的利刃毕竟珍贵,还是留在关键时刻为好。
  这一刀挥出,雷远顿觉心情舒畅,仿佛接到诸葛亮书信以后的郁气散去很多。
  大体而言,交州是个好地方。但雷远也很清楚,既然身在交州,短期内怕是没有再度投身中原惊涛骇浪的机会了。这对依附庐江雷氏的数万军民来说,或许是好事,而雷远本人,又难免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
  更何况,玄德公要把庐江雷氏从宜都挪到交州,终究带了几分提防的意思。这种提防,只关乎雷氏宗族的实力,而无关雷远个人。政治就是如此,难免基于算计,有些冷酷。雷远本人对此早有清楚的认识,但身逢其事,难免生出点恚怒,有那么几分戾气。
  这股子隐约的戾气本来无处发泄。偏偏步骘施展欺诈手段,当雷远是傻的;偏偏步骘还敢语带威胁。如此奋勇,真是首当其冲。
  简直找死。
  雷远垂首看看在地面抽搐的步骘,心中有些快意。
  怎么算,步骘都可算是江东第一流人物了。在雷远越来越模糊的前世记忆里,此人好像还当过东吴的丞相,真正是吴侯的左膀右臂。哪怕现在,他也是吴侯身边的亲信,是江东阵营中,淮泗人的中坚力量。这样的人物被杀了,吴侯的怒火必定不可遏制,很有可能会在孙刘联盟之间生出又一阵冲突。
  江东人大概并没把扰动荆蛮叛乱当作大事。在他们眼里,荆蛮叛乱导致的死伤,更远不能与孙刘破盟的后果相比。所以他们在荆州肆无忌惮,在交州也肆无忌惮。
  步骘更相信,雷远不敢胡乱行事,所以乐得摆出姿态,与雷远折冲樽俎。哪怕雷远前几日已然不耐烦了,步骘始终都不认为雷远真敢杀他。
  步骘错了,雷远真敢。
  雷远也一点都不在乎步骘的高贵身份。在这个乱世中,没有谁是不能死的。自从江东人施展阴谋,荆蛮叛乱造成了多少死伤?交州蛮兵北来,又造成了交州的汉家百姓多少死伤?不少人就死在雷远的眼前,雷远认为,江东应该有人对此负责。
  再者,孙刘联盟是什么东西,雷远比任何人都清楚。当他来到荆州的第一天,玄德公就亲口说过,要依靠庐江雷氏压制江东,要雷远不必束手束脚。就算孙刘之间有什么抵梧,那该是诸葛亮操心的事。孔明总是这么智珠在握,深谋远虑,步骘的死对他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大问题。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孙刘联盟就此不存,结局难道会比雷远熟悉的历史更惨么?
  这许多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瞬息间事。
  雷远持刀转过身来,低声喝道:“动手!”
  孙桓就在步骘的下首坐着。
  当步骘被杀的时候,他的身躯被缳首刀带了翻了半个圈,正落在孙桓身边。
  这少年人眼睛瞪得铜铃般大,看着步骘临死前的抽搐,随即大吼道:“来人!来人!有刺客!”
  吼声中,他反手拔刀。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