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混杂入一种名为期待的情绪,它便会显得越发漫长。
    充满了对于霍格沃茨的憧憬,罗德每天都在翻看一年级教材的过程中度过。若非全新的魔咒和魔药学能够让罗德在实践中消遣时光,罗德自己都害怕自己已经疯了。
    8月31日。
    即便到了罗德要离开的时候,老希曼依旧未能如罗德的要求找来一个年轻的家养小精灵。
    心知自己即将无法全心全意为主人服务的老希曼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看着罗德开始就餐,便自言自语着开始对罗德的行李做最后的检查。
    对此罗德只能哭笑不得。
    “希曼,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找一个忠诚的小精灵过来。我可以向梅林发誓,这并不是要驱逐你。我想你可以做伊娜亚蒂庄园的大管家,而不是仆人。”
    然而老精灵已经眨巴着灰白色的眼睛置若罔闻,装傻在此时被他运用的淋漓尽致。
    看着罗德已经停下了用餐的动作,甚至自家主人习惯的老精灵打了一个响指,桌上的杯盘刀叉在一瞬间便消失无踪。而老希曼终于开口说话:
    “我尊敬的主人,我想,老希曼一个人能够守护好主人的一切,直到老希曼死去。”
    “哦,对了,我想这会儿主人您应该要启程了。前往霍格沃茨的车票您还没有买。”
    无奈地点点头,罗德已经习惯了老精灵的逞强。走到自己的书房,将早就收拾好的帆布包挎在左肩上,重新回到客厅的罗德向墙上一众画像弯腰鞠躬。
    “我敬爱的先祖们,今天我就要前往霍格沃茨学习了,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能够过得愉快。”
    而后,罗德便迎来了嘈杂的祝福和叮嘱。
    “小罗德,到了霍格沃茨好好玩玩。你有一个缺失的童年,需要在友谊中慢慢弥补。”
    “我亲爱的曾曾曾孙,我希望你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魁地奇运动员。过去这些年你完全没有任何属于巫师的运动,这样是不好的。”
    ……
    诸如此类,全都是叮嘱罗德到了学校放肆开心地玩耍的。不得不说,雷尔家族的画像们全都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家长。
    当然了,前提是罗德这些年一直沉迷在知识的海洋中,这些画像们都担心他就此成为一个书呆子。雷尔家族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家主。
    耐心听完了这些画像们的唠叨,罗德再度鞠躬,而后将右手按在胸口的家族徽记上。
    这是伊娜亚蒂庄园魔法防御的总控制枢纽,如今罗德要做的就是将庄园全部封禁,只留下老希曼一个人出入的权限。这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但这一次却意义重大——罗德从来没有带着老希曼离开庄园超过一天,而这次,罗德却需要足足半年时间不在庄园里。
    肉眼可见的宛如琉璃一样的魔力从伊娜亚蒂庄园地底涌动。随即按照一个半圆罩的规则向天空蔓延,直至在穹顶交汇。
    原本只是开启了混淆咒和麻瓜驱逐咒的庄园,瞬间连巫师都不可见。唯有获得罗德的允许,或者手持雷尔家族专属的家族徽记,才能看到真正的伊娜亚蒂庄园。
    做好了这一切,罗德将手搭在老希曼的肩膀上。
    幻影移形虽然罗德能够做到,但不是特别熟悉。此前擅自练习的时候除了点小问题,导致现在罗德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进行长途的移动。
    所以关键时刻,还是老希曼靠谱一点。
    家养小精灵似乎有着与巫师不同的魔法体系,而老希曼的魔力更是浑厚,带着人从庄园移动到国王十字车站,只不过是眨眼的事情。
    当然了,幻影移形的过程中,老希曼也不忘保护自己和罗德。无声的混淆咒让周围来往的麻瓜根本没有注意到忽然出现的他们。
    国王十字车站可不仅仅是通往霍格沃茨始发站,事实上,麻瓜才是这座车站的真正主角。
    往来的行人川流不息,每个人脸上或是伤感,或是喜悦,即便与罗德擦肩而过,也只是淡淡地看一眼。
    并没有人好奇为什么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会拎着个帆布包出现在这里,因为这样的孩子每天车站出入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当然,或许还有巫师可以让麻瓜自动忽略的体质。
    罗德是第一次来这里,前往霍格沃茨的车票在哪买他都不是很清楚。不过这可难不倒罗德。
    只是一个简单的小把戏,罗德便成功通过麻瓜的安全检查,来到站台。接下来自然就是寻找那个大名鼎鼎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
    红砖砌成的墙体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加上蒸汽机车经年久日煤烟的熏染,变成了惨白和灰黑的争夺战场。
    偶有露出的洁白无瑕,也是当初砌墙的石灰浆最近被哪个调皮的小孩子用尖利的指甲剥落掉最上边一层,让它裸露在空气之下。当然,在大自然的作用下,这些洁白也很快会泛黄,最终于煤烟同流合污。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显然今天要格外热闹一些。
    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巫师夫妻们带着孩子穿越那道墙体,罗德笑了笑,拎着自己的包十分潇洒地抬脚。
    只是觉得眼前一暗,随即光明重现,罗德的面前就出现了一辆十分具有喜庆色彩的火车。
    比起自己曾经乘坐过的复兴号,这种火车当然就是个老古董。不过想想这个班次的火车都是分了包厢,而且每个包厢只坐四个人,罗德也就释然了。
    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孩子跟自家父母依依不舍地道别,甚至有些小家伙还流着泪,罗德摇摇头,一直往前,开始寻找这趟火车的售票处。
    拥挤的站台上,罗德就像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您好,先生,虽然很抱歉打扰您跟这位同学的话别,但我想问一下,售票处在哪?”
    “哦,谢谢。”
    “是的,我没有家人来送。我家人都不在了,我想您应该知道什么原因。”
    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家长和孩子,罗德终于找到了售票处——居然在列车停靠的最尾部,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进来之后,这一路足足走了十分钟。
    若非来得早,罗德真感觉自己能不能上火车都很难说。
    一张用金粉印制的羊皮纸车票,那个会动的花纹便是它最直观的防伪标志。手持车票,剩下的事情对罗德而言简直就是日常操作。
    检票,上车。在列车员的指引下,罗德来到了一年级新生乘坐的区域。
    毕竟自己是经历过买票的人,所以到达这片区域的时候,罗德赫然发现,很多车厢都坐满了人。
    一间一间这样找过去,让罗德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是在罗恩这个家伙之后,第二个找上主角车厢的人。
    “不好意思,其他车厢都满了,不介意我也坐在里边吧。”
    背着个挎包,罗德可没有罗恩这家伙那么狼狈。见二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罗德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哈利·波特身边。
    与此同时,在罗恩诧异的眼神中,哈利·波特指着罗德,语气急促地说道:
    “你就是那个奥利凡德魔杖店门口跟我说话的人?”
    自从获悉哈利·波特救世主的身份,罗恩就知道此前一定有很多人跟自己一样,面对哈利的心情是异常激动的。但通过刚才的接触,他知道哈利这位救世主也就是跟自己一样的小男孩。
    然而看到罗德的时候,这位韦斯莱家最小的男孩却更加诧异。
    一来罗德并没有对哈利·波特表现出过分的惊讶,甚至他的表情还十分平静。罗恩可以保证之前罗德坐下的时候,一定看到了哈利额头上那块闪电状的伤疤。
    二来,就是罗恩那犀利的小眼神,在某一个时刻,不经意看到了罗德胸口那枚看起来有些普通的徽记。
    作为一个十一岁的男孩,罗恩显然还处于对一切都好奇的年龄。
    在哈利·波特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那块徽记的主人可是在魔法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自己父亲就在魔法部工作,而且还属于传说中的二十八纯血家族之一,但让罗恩到现在还有怨念的是,韦斯莱家居然没有资格得到雷尔家族继承仪式的邀请函。
    直至现在,自尊心极强的罗恩还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从报纸上看到罗德与福吉等人合影的时候,罗恩发誓一定要做出比报纸上这个家伙更出色的事情,来证明韦斯莱家值得拥有一份请柬。
    如今,他终于见到了正主。
    “没想到,雷尔家族的贵族老爷居然也有跟我们这些普通人同乘一个车厢的时候。”
    完全属于小孩子那种宣泄的口吻,罗德听到之后并没有觉得多刺耳。
    看着显然有些怒气上头让脸色跟发色一般显眼的罗恩,罗德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如果一位魔法界公认的救世主,与一个韦斯莱家的小孩,都能被称之为普通的话,我想韦斯莱先生应该把你带回家里,好好教一教什么叫做不普通。”
    对于韦斯莱一家,其实罗德并没有轻视的意思。
    韦斯莱先生是他也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辈,即便罗德与他从未谋面。他不仅是个好爸爸,好丈夫,同样也是个好职员,好巫师。
    与他一样出色的还有他们的长子查理·韦斯莱。
    这位优秀的年轻巫师为了分担孩子多带给家庭的压力,毕业之后选择去罗马养龙。
    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计,如果不是具备强大的实力,那些富有攻击性的龙早就把他撕成碎片了。
    不过无论年龄如何成长,环境如何变化,罗德一直不喜欢韦斯莱家的另外三个人——丝毫不知道如何教养的韦斯莱夫人、习惯于权力场见风使舵的珀西以及这位超级任性的罗恩。

章节目录

哈利波特之贵族荣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中文只为原作者帘秋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秋霁并收藏哈利波特之贵族荣耀最新章节